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光打在沈厌的身上,半张脸藏匿于阴影之下,消毒水的气味若隐若现

作者:大白天奶糖 更新:2022-10-17 13:30:27

sp;false\">

&n

sp; &n

sp; &n

sp; &n

sp;“吃点东西吧,我做了些粥。”

沈厌站直身子,视线从南祉的衣领处移开,面上看不出丝毫端倪。

南祉忙不迭的点头,在沈厌转身出门后就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跑到衣柜旁的落地镜前。

他紧抿着唇,手颤抖着解开最上面的几颗纽扣,把领口往下拉了拉。

瞳孔倏地一缩。

南祉白着一张脸从卧室走了出来,走到客厅的时候还被沙发绊了一下。

沈厌正站在餐桌旁整理餐具,听到动静后下意识的扭头望过去。

在看到南祉一副失魂落魄后皱了皱眉,沉声道,“怎么回事?”

南祉看着沈厌向自己走来时不自然的往上拉了拉自己的衣领。

沈厌注意到南祉的小动作,挑挑眉,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他走到饮水机旁弯腰接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南祉身边坐下。

南祉盘腿坐着,膝盖正抵着沈厌的大腿,温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南祉身上。

“家里很冷吗?”

南祉登时扭头看向沈厌,眼里满是惊慌,他听着沈厌继续说道,“我看你总是往上拉衣服。”

“我……”南祉被沈厌的话弄得心乱如麻,他不知道沈厌到底看没看见自己身上那个印记,支吾了半天最后索性闭上眼破罐子破摔,颤声道,“哥哥是不是都看见了?”

南祉低着头,只听见沈厌淡淡的“嗯”了一声,平静无波却又带着丝丝的哄诱,“阿祉愿意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了吗?”

“昨天晚上……”南祉一字一句说的艰难,“昨天晚上我被人欺负了。”

“他按着我的肩膀,说了很不好的话,还、还摸了我。”

沈厌眯起眼,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冷,“就在车库那里吗?”

南祉打了个冷颤,像是想起了什么害怕的事情,“他摸了我的脖子,说了很恶心的话。还摸我的手,我的腰,我的脸,最后我用力踹了他一脚。”

南祉还是隐瞒了他被那个男人强吻并且那样了的事情。

沈厌的视线随着南祉的话一寸一寸的扫过被那个男人触碰过的地方,南祉觉得自己被沈厌赤.裸的视线看的浑身发烫。

最终在南祉话音落下的时候,沈厌才抬起头,仍是那副沉着镇定的模样,可眼眶却有些红。

南祉被沈厌的模样吓了一跳,在他印象里沈厌一直是个内敛沉静的人,鲜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

“对不起,阿祉。”沈厌紧紧攥着南祉的手腕,颤声道,“让你这么害怕。”

南祉紧咬着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终于控制不住溢出眼眶。

沈厌低垂着眸,眼尾狭长,他看着南祉掉落在自己手上的眼泪,神色晦暗不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南祉算得上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

南祉的母亲是二婚,改嫁到了那个男人家里。可谁知道那个男人酗酒又家暴,终于有一天喝多了失足落水,南祉母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受不了逃跑了。

那个时候沈厌和他们是邻居,那天沈厌回家的时候看见门口蹲着一个小小的黑影,见有人来了,小南祉看上去很高兴,“哥、哥。”

自此以后沈厌的家里就多了一个人。他家里人本就对他不管不顾,沈厌也乐得清闲,养着个小崽子逗自己开心。

可谁知道一养就是这么多年。

今年他二十七岁,他的宝贝二十二岁。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朵玫瑰长大,却还是引来了恶魔的窥视与觊觎。

过了许久,沈厌才缓缓开口,声音干涩,“阿祉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去警察局。”

沈厌点点头,“有什么特征吗?”

南祉又往沈厌身边靠了靠,像是有些怕冷,声音有些抖,“他很高,声音很奇怪,带着橡胶手套。”

“有些难。”沈厌脸色难看了几分,“这些都不是什么明显的特征。”

“他身上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客厅吊灯暖白色的灯光打在沈厌的身上,他坐的位置有些偏,半边脸都匿于阴影之下。

沈厌没有说话。

南祉有些疑惑,抬头,出声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南祉刚刚好像在沈厌脸上察觉到一抹一闪而过的莫名的情绪。

只见沈厌低着头,垂眸掩盖住了眼里所有的情绪,南祉听到他的声音有点异样的沙哑。

“阿祉难道忘了吗,我是医生。”

“我身上也会有消毒水的味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