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隐疾

作者:梨涡浅笑 更新:2022-10-17 13:26:19

这次下江南,倒是颇有收获。

不过既然那位姑娘那么厉害……说不定对自己隐疾也有所办法。

俞念之从医馆老板那里得知,巡抚大人要找她看病,但话语间又有些支支吾吾,令俞念之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若是不想,我便找个理由推了。这就算是都城的官,下到江南来了,我也能忽悠过去。”老板委婉提醒道。

“不必,让大人三日后上山来找我。”俞念之下定决心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三日后,山上的屋子已经被俞念之收拾的井井有条,大宝在后院愉快的玩耍,听到外面有动静后,赶紧藏了起来。

“神医在这里吗?”顾南安出声道。

这次他来得极其低调,未带随从,随同的只有徐桉容一人。

“进来吧。”俞念之的声音在里屋响起。

徐桉容冷哼一声,满不在意便要踏入。

“只能大人一个人进来。”俞念之再度出声。

徐桉容甚是不悦,“你竟然敢拦我?”

“若是不愿,那二位请回吧。”俞念之不慌不忙道。

“你!”徐桉容脸色极其不悦。

一听到要请回,顾南安脸色骤冷:“容儿,你且在这里等我。”

“郎君,听她声音这么年轻,谁知道里面是不是个狐狸精,特意来勾引你呢,我是你的未婚妻,我自然得小心才是。”徐桉容娇声道。

“里面的人,倒是入不了我的眼,你且放心。”顾南安沉声道。

毕竟之前已经见过神医了,那一副丑陋的模样,自己倒是不会这般饥不择食。

“好吧,那你快些出来。”徐桉容妥协道。

顾南安便大步踏入,屋内陈设简单,却有一道屏风,隐约能瞧见神医的身影。

“神医此番,怕是诊治不了我吧?”顾南安拧起眉头。

这挡了个严严实实,像是见不得人似的。

“虽说神医样貌不佳,但既然见过,也无需再多此一举了。”顾南安说着,便要走入屏风之中。

“大人,有些病症无需望闻问切,只需要看你的气色,便已经心中有数。”俞念之缓声道。

“这般神奇?”顾南安更是不信,却还是落了座,“那你倒是说说,我所来何事?”

“若是大人前来看病,那么大人算是找对了人。瞧着大人气色蜡黄,肾脏亏空,舌苔发黄,又气血过旺。想来是无处发泄欲望,或许是……”俞念之顿了顿,“不举?”

她的话语极轻,外面的徐桉容伸长了脖子都听不清。

顾南安浑身一震,若说来此之前还有些将信将疑,但到了此刻,他已经彻底相信了面前这人可以医治好自己的隐疾。

“看来我说的没错。”俞念之轻声道,实际上先前给顾南安治疗瘟疫时,她便从脉象中瞧出了端倪。

“神医,那可有药方?”顾南安激动异常。

这困扰了他几年的病症,竟然被神医寥寥几句便诊断了出来。

现在无论神医说什么他都相信!

“大人的病还算有些繁杂,熟地黄、牛膝能治疗肾脏亏空。人参、狗脊也有强身健体之效。”俞念之幽幽道,“这些药材也不算太过名贵,相信大人自有法子买到。但这药方不过是辅佐罢了,若是想要彻底根除,还得大人的体魄跟上才行。”

“我该怎么做?”顾南安诚恳道。

“大人每日绕着江南城单腿跳一圈,坚持七日,方有成效。”俞念之道。

“单腿跳?”顾南安示范了一下,他抬起一只脚,蹦了蹦,还算轻松。但他常年养尊处优,就算是走一圈都吃力,跟别提单脚蹦一圈了,他面露苦涩,“可不可以换一种法子?比如旁人替我跳?”

“这身子骨还是自己的,大人若是叫旁人代替,便是不灵了。”俞念之道。

顾南安轻叹口气。

这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他现在对俞念之可是唯命是从,“神医还有何需要吩咐的?”

俞念之站起身来,站在窗前,远远的瞟了眼徐桉容,嘴角掠过一丝笑意:“我才想起,倒是还有个法子,若是夫妻同修,便能好的更快,这药方,夫人得同大人一起每日一副。今日得了闲,正巧煮了两碗。”

说着,俞念之便端出了两碗热汤。

顾南安对俞念之已然深信不疑,他咕噜咕噜将药汤喝下,便端着另一碗出了门。

徐桉容瞧见院子中的木桶里似乎有动静,便想过去瞧上几眼,正巧顾南安端着药汤走来。

“郎君,你终于出来了。”徐桉容扭着腰肢凑过去,拽着顾南安的臂膀。

“喝下这个。”顾南安冷声道。

“不要,郎君为何无缘无故的让我喝药?若是落得什么后遗症,可就得不偿失了。”徐桉容皱着眉头,这药汤的味道着实刺鼻,又混着某种腥臭,她实在是难以下口。

“既然你早晚要嫁进顾家,成为我的妻子,那么我说什么便是什么。”顾南安的语调毋庸置疑。

说罢,顾南安一把掐住徐桉容的下巴,将药汤灌了进去。

“不要!”徐桉容奋力挣扎,但哪里挣脱的开。

瞧着被灌药的徐桉容,顾南安只觉自己丹田燥热,他大喜过望,定是药汤发挥了作用!

俞念之的声音再度传出:“大人可得记得诊金。”

“自然少不了你的。”顾南安赶忙拖着徐桉容下了山,他要赶紧抓着徐桉容双修。

没过多久,便有人运来了几箱银钱。

大宝从木桶中钻出来,好奇问道:“娘亲,他们两人是谁啊,娘亲认得他们吗?”

“他们不是好人。”俞念之将大宝揽入怀中,尽量心平气和道。

但这些日子,她将记忆整理的愈发清晰,便越能感受到原主的恨意。

这笔帐,她一定得讨回来。

“娘亲,我们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呀?”大宝又问。

她本不是个好奇宝宝,但娘亲这些天的行为太过匪夷所思了。

她不太明白。

“有了钱我们就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再也不用去当乞丐了呀。”俞念之摸了摸大宝的头,笑着说道。

顾家财大气粗至此,倒是令人觉得荒谬。

不过,有了这些银钱,俞念之在这个世界便更有了底气。

至少她可以带着大宝,在任何地方都能活得很好。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