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多了个女儿

作者:梨涡浅笑 更新:2022-10-17 13:26:19

眼见顾南安将汤药一饮而尽,众人无不屏气凝神,等待着奇迹出现。

没过多久,顾南安脸上的痘痘瞬间爆裂,众人无不惊骇。

紧接着,顾南安脸上的皮肤肉眼可见的正在慢慢愈合。

这简直是神迹啊……

顾南安作为当事人,他体会得最为清楚,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充盈着力量,五脏六腑都焕发着生机……连同自己的隐疾,似乎都有好转的迹象。

他轻吐一口气,极其的舒坦。

“果真是药到病除,这……这是神医啊。”众人惊叹道。

“娘亲!”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娃娃从人群中跑了过来,抓着她的衣摆,胆怯的躲在俞念之身后,面色恐惧。

俞念之垂眸一看,与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大眼瞪小眼,这……这是谁?

刚刚来不及整理的记忆也在此刻又浮现了出来,原来这是原主未婚先孕的女儿大宝。

顾南安回过神来高傲的说道:“没想到你的确有几分本事,不过能医治我,也是你的福气。”

话落,便率领着一众人马离开了街道。

这不就是白嫖吗,连银钱都不给。

俞念之轻叹一声,感慨生活不易。

原主原本也是家世显赫,其父在都城是一品重臣,只是世事难料,被扣上了谋反的帽子,全家锒铛入狱。她被父亲保全至江南,却不慎失身还怀了孕,只得在江南沿街乞讨,浑噩度日。

想来自己这开局,也没谁了。

穿越成了一个乞丐……难怪自己身上臭烘烘的。

“娘亲……”许是感受到了俞念之的生疏,大宝闪着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惊慌。

既然穿越一遭,总不能再带着女儿去乞讨吧。

她握着大宝的手,踏入了方才抓药的医馆中。

医馆老板紧紧盯着她,方才她的妙手回春,令所有人皆是感到震撼。

“老板,跟你商量一件事。”俞念之沉声道。

老板露出了困惑的眼神说道:“什么事?”

“听闻城西爆发了瘟疫,方才你也见到我治好了巡抚大人的瘟疫,我可以把这个药方卖给你。”俞念之坦然道。

“卖给我?”老板大眼瞪小眼,此时的他还没察觉到其中的巨大商机。

俞念之走进一下压低声音道:“这城西住着的,不止平头百姓,还有许多达官显贵对吧?江南城别的不多,商贾最多,只要你能治好这瘟疫,那么向这些商贾要多少钱不都是你说了算吗?”

“这……”老板有所迟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个巨大的商机。

“更何况,方才我给巡抚大人治病之事已经沸沸扬扬,你根本不用宣传。”俞念之瞟了眼身边的娃娃,轻叹道,“我们这孤女寡母的,也就这浅薄的医术傍身,若是能换点银钱,便感激不尽了。”

说话间,老板瞧见外面不少百姓伸着脖子往里看,目光皆是落在俞念之身上。

这些日子瘟疫闹的人心惶惶,现在有了神药,自然每个人都想要一副,以备不时之需。

“好。”老板爽快道,“你要多少银子。”

“两套衣裳多少钱?”俞念之挑眉问道。

就这样,她领了一口袋的银钱,便去往老板告知的霓裳阁。

她们前脚刚踏出门口,便听到里面一声吆喝:“瘟疫的药包来了,只要一两银子!”

这老板也是商业鬼才,他并未定高价,而是走量。

毕竟江南城家家户户都是做小生意的,自然都有银钱,这一两银子咬咬牙是能抠出来的。人数摆在那里,比起专门做大商人的生意,不如这个法子来的轻松。

俞念之瞟了眼自己的钱袋子,暗道这个老板是个厚道人。

大宝目不转睛:“娘亲,刚才他们没有伤到你吧?”

她想到方才混乱的场景,还有些后怕,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嘟着小嘴。

俞念之蹲下身去,擦干她脸上灰扑扑的尘埃:“没有,娘亲赚了点钱,以后不会再让你乞讨了!”

她的女儿,自然得捧在手心里。

“只要跟着娘亲一起,我就一点都不担心。就算是睡在大街上,大宝也能睡得很香。”大宝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虽然原主并未对大宝有半点不好,但经济实力摆在那,五岁的大宝早早的就懂事了。

俞念之越看越欣喜,忍不住将大宝抱在怀里,母女两逗趣间便走到了霓裳阁。

“二位,方才医馆传了信,说你们二位随便挑,钱记医馆账上。”霓裳阁的小二走过来笑着说道。

他打量了两人一番,并未以貌取人,而是尽心尽责的帮忙挑料子。

“娘亲……我真的可以穿吗?”大宝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的小手触摸着料子上的花纹,难以置信。

“当然。”俞念之蹲下身去,捏了捏她的俏鼻。

“你们江南城连乞丐都能试衣裳?这衣裳还要不要了?”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个眉眼刁钻的女子踏入屋子,语气嚣张跋扈。

“这位客官若是不喜,便另寻家店吧。”小二脸上依然挂着笑。

“你不过是个小二也敢赶人走?”那姑娘挑眉不悦。

俞念之总觉得此人极其眼熟,她略微思索了一番,才想起原主曾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是都城司正官之女徐桉容,官阶七品,攀上了巡抚大人的高枝。俞念之骤然灵光一闪,她好像记起来了……那个巡抚大人,便是与原主订了婚约的顾家。

也正是顾家,检举原主父亲,才导致俞家上下满门含冤而终。

“我就知道你们这江南城地小人心恶,皇上就是惧怕你们这些刁民生事,才让巡抚大人前来治理你们。我可是巡抚大人的未婚妻,你们还敢对我不敬?”徐桉容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指着小二。

小二一时间被这头衔唬住了,似有为难之意。

俞念之骤然出声:“本就是民贵君轻,到你这却是君贵民轻了?都还未踏入巡抚大人的家门,便自视高人一等了?若是嫁进去了,怕是得翻天覆地了不成?”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