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瘟疫

作者:梨涡浅笑 更新:2022-10-17 13:26:19

“瘟疫!瘟疫!快跑啊!”

“大胆!巡抚大人怎么可能染上了瘟疫!”

“大人,听说城西爆发瘟疫,方才我们经过后……”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袭来,太监将发话的侍卫一脚踹在地上,扯着嗓子大喊:“大人乃金贵之躯,瘟疫又怎能近身!”

话音刚落,众人便瞧见巡抚大人的脸上又冒出了几个痘,整张脸逐渐通红。

众人慌忙逃窜。

“岂有此理!来人,将他们都给我抓起来!”顾南安五品大官,哪里体验过这种被人避之如蛇虫的感觉!

俞念之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方才自己还在研究古代偏方,结果却做了这样一个梦。她缓缓站定,看着仓皇逃离的人群从她身旁穿梭而过。

这个梦还蛮真实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感觉一把冰冷的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对,在梦里会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吗?

一股铺天盖地的现实感袭来,她的脑海里骤然涌入了陌生又熟悉的记忆,身体一下没站稳,剑刃瞬间划破了皮肤。

嘶!真疼啊!

她居然穿越了!!!

她猛地抬头,盯着眼前这人。

只见他脸上皮肤肉眼可见的通红,各种脓包以极快的速度遍布他的脸,他握剑的手微微颤抖,看似还有发热的迹象。

是天花!

“这可是皇上亲口御赐的巡抚大人,若是有什么不测,哀家让你们陪葬!”太监翘着兰花指,狗仗人势道。

“大人,我能治好。”俞念之高喊,她冷静下来,将那随时可能失手的剑刃稍稍掰过去。

来不及整理脑海中错乱的记忆,保命要紧。

太监狐疑的瞪着她:“你一个脏兮兮的农妇,怎么会懂医术?”

我本科五年规培三年读研三年,读书的日子比快抵得上你活的日子了!

俞念之暗中腹诽,但面上笑盈盈道:“实在是巧,祖上恰好流传了此种传染病的药方。”

“这病刚刚兴起,死了不少人呢,你祖上哪里的?这么刚好吗?”

“对啊,我听说每个死去的人都面目全非,相当可怖!”

周遭被侍卫抓来的百姓还不少,虽说倒霉被大人迁怒,但依然有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

“大人,你现在是不是浑身发热,神经紧绷?而且还时不时感觉到寒冷?四肢也突然十分的酸痛?”俞念之淡定问道。

她一股脑的问题抛来,顾南安脸色一变,竟都被她说中了。

“这的确是瘟疫,传染性极强,若是不尽早医治,怕是会感染整座城池。就算别人不信,大人也应当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俞念之镇定看向顾南安。

这好端端的,竟然咒巡抚大人去死?大逆不道!

“此女定是胡说八道,来人,把她压入大理寺。”太监眯着眼打量着她。

话音落下,侍卫便动了。

但顾南安抬手,让侍卫退下:“你真的能治?”

“大人而今初显症状,自是较好医治,沙参玉竹对脓痘皆有奇效,只要辅以降热药材,便能将药效发挥极致。”俞念之微微颔首。

“本大人要你药到病除,你可敢应?”顾南安挑眉问道。

“敢。”俞念之笃定道。

“好大的口气,你可知,若是欺骗我,可是不光光是要受牢狱之灾,你的家人也会受你牵连。”顾南安脸上万般不信,但方才俞念之所言句句对症。

俞念之的眉眼多了几分清冷,并未被吓到,顾南安看着眼前这人感觉似乎有几分熟悉。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俞念之应下了,那他就瞧瞧她到底有几分能耐。

太监冷哼道:“还不快谢大人不杀之恩?”

这平民百姓的就是不懂规矩。

俞念之没有理会他,环顾四周一番,便踏入最近的一家医馆,医馆内也无人敢拦,就这么盯着俞念之抓药。

她抓药的手飞快,手中似乎有个活称,药量精准,她只取了五味药材,又取了五杯水,亲自上了灶台煎药,不一会儿便有阵阵药香袭来。

顾南安也随后踏入了医馆,他的脸上越发瘙痒难耐,忍不住催道:“你快点。”

“大人,俗话说好事多磨,这药还得炖一个时辰呢。”俞念之用小火慢熬,又特意加多了一杯水,要将汤药浓缩成一碗,一个时辰指定不够。

“大人让你快点,你便快点,哪有那么多废话?”太监指着俞念之的鼻子大骂。

“差点忘了,还需要一味药引。”俞念之眸光一凛。

“还差什么?”顾南安浑身不适,赶忙问道。

“阉人的心头血。”俞念之轻声吐息。

满座寂寥。

“大人,奴才瞧着此人牙尖嘴利,就是没什么实干,定是为了活命才坑骗您的。”太监被气笑了,自己跟在巡抚身边多年,岂能这么容易被策反?

“既然如此,那么这药便没办法立竿见影。草民血肉之躯,死不足惜,但大人身份尊贵,怕是草民一百条命都不够赔的。”俞念之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是有这心头血,也可大大缩短烹煮时间。”

“杀。”顾南安低喝。

“大人!奴才对您忠心耿耿!”太监脸色瞬间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拽着顾南安的衣摆,难以置信的哀嚎道。

“那你为了本官献点心头血不行吗?”顾南安的话语骤冷。

身后的侍卫早就看此人不顺眼了,两人架着太监,另外一人直接用刀尖划破胸口,取了一碗心头血,如同杀鸡一般,太监整个人抖了抖,便没了声响。

顾南安看了眼俞念之,见她没有半点害怕,忍不住有了一丝诧异。

半个时辰后,俞念之便舀起了药汤:“大人,药已熬好,草民保证药到病除。”

顾南安脸上已经被抓破了皮,瞧着俞念之的目光有几分狰狞,却迟迟没有接过药。

“不信我?”俞念之轻笑一声,率先尝了一口汤药,再度递给顾南安。

顾南安抬手,终于接过了汤药。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