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流遇乖乖,我在等你吻我。”

作者:梨生莉 更新:2022-10-13 10:31:22

“真恶心!”出了老莫,徐茜茜都还在小声斥责,接着又反驳道:“杨流遇他绝对不可以的!”

别人可以,但杨流遇绝对不可以的,他是杨家长孙。

圈子里谁不知道杨流遇在杨家是什么待遇,杨家怎么可能放任杨流遇搞出来这种作风问题。

徐茜茜想要闹,可她不敢,这些大院子弟多少都是知道一些港岛有多乱的。

刚刚唐珀楷的威胁还在耳边,就算是徐茜茜她也没胆子和唐珀楷搏命。

结了帐一群人散的飞快,就剩下了几人,杨流遇问道:“刚刚你和茜茜说什么了?”

俞含东在一旁支着耳朵听,两人说了什么,刚刚就没有不好奇的。

唐珀楷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漫不经心回道:“我说你是我的人啊,徐小姐没有异议就离开咯。”

那是没有异议?俞含东十分想刺唐珀楷几句睁眼瞎。

因着唐珀楷的话,杨流遇无端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谢谢唐先生帮我解围。”

解围?啧,真是个好借口,唐珀楷淡笑,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

倒是俞含东没有错过唐珀楷那一瞬的不快,眼神暗了暗,应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上了车,杨流遇立马问唐珀楷的去留,“唐先生是助理来接?”

“我今晚去你家可以吗?”唐珀楷歪着那一抹标准的笑,随即又解释道:“和助理说好了明天去清大等我,他不知道这里。”

这样的话最多也就是随口诌的借口而已。

“唐先生是准备在京城的几天就跟着我了?”杨流遇颇有些不耐的问道。

唐珀楷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的建议,当下就问道:“可以吗?”

“我拒绝。”杨流遇系好安全带,问道:“我送唐先生去长城饭店?”

唐珀楷像是耍小孩子脾气,一指俞含东说道:“你先送他。”

杨流遇回身看着唐珀楷,也不说话,像是要看唐珀楷还能怎么折腾一样。

唐珀楷收回指着副驾驶俞含东的手,拉住杨流遇的胳膊,说道:“我可以去你家嘛?乖仔~”

俞含东一阵恶寒,老大个一个爷们,怎么就会没脸没皮的撒娇呢,俞含东当即推开车门说道:“遇哥,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去找小伟,你就别送我了。”

杨流遇点点头,算是应了俞含东,紧接着去看唐珀楷。

这下没人了,唐珀楷干脆更加放肆的摇了摇杨流遇的胳膊,说道:“流遇,我去你家好不好?”

“不好。”杨流遇试着抽回自己的胳膊,使了半天劲都十分徒劳。

见杨流遇始终不答应,唐珀楷干脆凑得更近了些,从侧方搂上了杨流遇的脖子,接着在杨流遇的耳边蹭了蹭喊道:“流遇乖乖,看在我刚刚还帮了你的份上,让我去嘛。”

杨流遇整个人一僵,转而脸和耳朵都红了,拍了拍唐珀楷的胳膊,“你先松开,勒着我了。”

“不松,流遇乖乖,你不让我去我就不松。”话落,唐珀楷还故意在杨流遇的耳朵上吹了口气。

杨流遇实在受不了两人这样的过分亲昵,颇有些无奈的应了下来。

但是唐珀楷还是没有松开,杨流遇只好扭头去看他,看他不要紧,要紧的是扭头,两人的唇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贴在了一起。

很软,然后就像是浑身过电了一样,杨流遇瞳仁放大,心脏一阵扑通扑通的跳。

杨流遇回过神猛然推开唐珀楷,慌乱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转过来的。”

可我是故意等你转过来的啊。

杨流遇的表情就像是只受了惊的兔子一般,唐珀楷想,这大概是他遇见最青涩的猎物了。

“对不起啊,流遇乖乖,吓到你了。”

“没……没有。”杨流遇耳尖微微泛红,“走吧。”

杨流遇家和唐珀楷想象中有些差别,一个大院,进门时站岗门卫会盘查,进去后有些连排二层楼,但更多是平房,整个大院都在一种军绿色的氛围中。

这样的环境不由得让唐珀楷再次思考杨流遇的家世。

“你的时间观念呢?”

进门必修课,这句话杨流遇听了二十多年,每次只要不是准点,必然会被自己亲爱的妈妈夏女士盘问。

杨流遇对唐珀楷笑笑,说道:“和东子小伟他们去老莫吃了个饭,妈,这位是我和您提过的唐总唐珀楷。”

“唐先生啊。”夏琴起身,先是请唐珀楷坐下,这才问道:“喝水还是茶。”

唐珀楷问好拒绝了水和茶后坐下,这才观察屋中格局,简洁,没有什么新式家电,一切都是一股老干部风,但是却显得格外温馨。

“唐先生今晚就住家里吗?”夏琴心道这港岛的富少就是不一样,通身可够新派的。

杨流遇推了夏琴上楼,回道:“嗯,住家里,我去收拾客房,妈,明天你还要上班,先去睡吧。”

“我去收拾吧,流遇你和唐先生先坐会。”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这是我家保姆,刘姨。”

介绍问好之后,杨流遇果断催促刘姨去休息,自己去给唐珀楷收拾客房。

客房的位置就在杨流遇的卧室旁边,收拾的十分干净,就是常年无人居住,铺床新褥子就可以睡人。

看着杨流遇麻溜的换了新床单,唐珀楷突然问道:“我可以去你卧室看看么?”

从车上下来,杨流遇一直觉得十分尴尬,还没正眼看过唐珀楷,听了这话先是犹豫了下,随后就答应了。

大家都是男人,别想那么多,走在前面的杨流不断的安慰自己。

杨流遇的卧室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大,床、书架和衣柜,墙上挂了一副字,内容是什么唐珀楷看不太懂。

看唐珀楷一直盯着那副字,杨流遇开口解释道:“那写的是遇过流年不似水,是我外公的字。”

凭唐珀楷的文化,瞬间理解这样的句子显然是不可能,当即问道:“你名字?什么意思?”

“经过的每分每秒别像流水得过且过,我外公想让我活的认认真真。”看着那副字的杨流遇整个人都柔和了很多。

唐珀楷呼吸都有些不对劲了,丢,他就不该和杨流遇独处一室,现在人还没拿下呢,容易吓跑。

唐珀楷走到了书桌前,拿起桌上一个很大的全家福问道:“这些都是你家里人?”

那张照片上大片大片的军绿色,唐珀楷再单纯,看到照片上那几个肩章上麦穗加星星的老人,这一刻也明白了杨流遇是出身在怎样一个家庭中。

“这就是我外公。”杨流遇指着其中一个老人告诉唐珀楷,接着又指认了其他人给唐珀楷。

一圈介绍完,唐珀楷突然问道:“你这么好的家世,去鹏城当什么秘书啊?”

杨流遇倚在书架边解释道:“政绩是要一步一步自己走出来的才稳。”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