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杨流遇这样干净的乖仔,好不好下手

作者:梨生莉 更新:2022-10-13 10:31:22

到了下午唐珀楷准点来,找了林景页谈了罗湖海关附近建立商业大厦的事,商议的差不多了,唐珀楷走的飞快压根不敢看杨流遇一眼。

看着唐珀楷走了,林景页拍着杨流遇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杨啊,你大伯和你爸爸把你交给我,也是想看你好好学些东西的,现在改革开放,全国都需要建设,今天唐珀楷来说的这个商业大厦项目你就全程跟着推动,没什么问题吧?”

杨流遇十分清楚,如果不是家里的原因,他是没什么机会一工作就跟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次日杨流遇就见到了拿着计划书来的唐珀楷,杨流遇将计划书仔细看过之后,又指出了一些政策细节上的问题,而唐珀楷就让自己带来的人挨个修改。

就是唐珀楷看上去总是心不在焉的,杨流遇细致入微的工作是唐珀楷没想到的,这样懂大陆政策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

不晓得好不好上手,而唐珀楷现在就想对杨流遇下手,就是这种乖仔动了会不会甩不掉?

“你说设计交给清大建筑系教授?”唐珀楷再次确认道,杨流遇认真点头,现在国家的教育人才太需要这种实践工作了,而且这个项目计划书中设计费不少,对于清大建筑系来说,也是一笔收入。

唐珀楷倚在窗户边问道:“那我是不是还要跑一次京城?”

那样漫不经心轻佻的语气让杨流遇感到了不喜,胸口闷闷的,国家正在建设,一切都需要慢慢来,可是国家的落后并不应该是一个华人该去嫌弃的。

“唐先生不愿去,我可以去,唐先生请几个专业人员跟着我就好。”这样的话脱口而出后杨流遇就有些后悔,冲动了,他何必跟一个港商家的阔少讨论这些呢。

显然唐珀楷也听出了杨流遇口气中的不悦,觉得有些新奇,顺势问道:“你是京城的?”

杨流遇深吸一口气,心道别冲动,当即说道:“唐先生关于设计这边我只是提个意见,决定权在您。”

有点意思,唐珀楷看着杨流遇像个急红眼的兔子,这是大陆人惯有的毛病?还是只是杨流遇护短?

眼看着杨流遇拿了东西要出去,唐珀楷几步快走,按住杨流遇要开门的手,将杨流遇堵在自己和门之间。

摸了摩丝的头发,一只耳带了耳钉,名牌装饰链,花衬衫,灯芯绒的裤子,宽宽松松加了垫肩的西装让唐珀楷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离的近了才会发觉,这人的身高加上通身的做派,其实很容易给人一种压迫感。

“杨秘别生气啊。”唐珀楷低了头看着面前的人,凑近了杨流遇的耳边,勾了唇笑道:“杨秘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好咯。”

“唐先生!”这样的过分亲密让杨流遇十分不自在,推了一把唐珀楷,顺势出了门。

杨流遇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颊,自己这是干什么呢,和个男人凑得近了点脸烧个什么劲。

看着前面分明落荒而逃的杨流遇,唐珀楷摸了摸.胸口被推过的地方,呵,这么有意思的乖仔,上了手一定很好玩。

唐珀楷的意向计划书很快提交过审了,当打包的文件送到杨流遇的手里,杨流遇才再次确定,他要和唐珀楷坐飞机回京城去请清大建筑系教授设计唐珀楷在罗湖海关商业大厦。

一直有听人说飞机怎样怎样,这倒是杨流遇第一次坐飞机,按照杨家的路数,杨流遇是没资格坐飞机的,他爷爷奶奶大伯大姑他爸他妈那个级别的还差不多。

“杨秘第一次坐飞机啊?”看着杨流遇紧张,唐珀楷就觉得有趣,突然凑到杨流遇的耳边问道。

杨流遇始终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唐珀楷的行为总是有意无意的凑近,杨流遇往旁边侧了侧身,回道:“确实是,唐先生,保持距离。”

唐珀楷笑着挑眉,点点头扭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此时飞机起飞,那一瞬的轰鸣声和失重感让杨流遇感到不适应,突然一双手捂在了杨流遇的耳朵,杨流遇不得不扭头看着唐珀楷。

干净的眼神,呆滞的表情,让唐珀楷的心脏又乱了节奏。

等到飞机顺利起飞之后,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节奏。

不行不行,心跳太快了,杨流遇突然躲开了唐珀楷的手,不断用手顺着心口,喘着气。

“给你水。”唐珀楷递过问空姐要的水,顺便帮杨流遇顺气,还嘱咐道:“你第一次坐不太适应,之后就好了。”

可只有杨流遇知道,他不是不适应,是因为刚刚唐珀楷的样子,心跳加速,他不明白,为什么。

喝了水,杨流遇闭眼假寐来掩饰刚刚的不对劲。

不知过了多久,唐珀楷突然说道:“不过你为什么不叫我同志啊?我还记得吴秘第一次见我就叫唐同志,丢,你不晓得有多好笑。”

“同志并不好笑,这是尊称,和先生一样,等到1997年港岛也是要回归的。”这样的回答,古板又认真。

“真是个乖仔。”唐珀楷撑脸歪头看杨流遇,另一只手戳戳杨流遇问道:“你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比他们,嗯……端正?”

不太适应这样和人讨论自己,杨流遇当即扯开了话题,“唐先生今年贵庚?”

“二十咯,你呢?”

杨流遇睁眼,仔细看了看唐珀楷,有些意外,才二十吗?

见杨流遇不回答,唐珀楷又戳了戳他的肩膀,问道:“乖仔你呢?多大了?”

“二十二。”

小雨连绵,倒是让京城连日来的闷热感到了些凉爽。

唐珀楷深刻体现了什么叫港商富少,身后跟班马仔就不只一只手。

不远处一辆吉普边站了个寸头青年,叼了只烟喊道:“遇哥。”

提了东西杨流遇快步走到青年边上,伸手抽掉青年嘴里的烟掐了,又把东西放在后备箱说道:“你怎么来了?俞叔不拘着你了?”

“我爸和杨叔去闽省了,夏姨这不是让我来接你么。”青年摸着自己脑袋笑嘻嘻的说着。

杨流遇忽然抬手糊了一把青年的脑袋,“我妈这是让我回家报道啊?回了四九城我还能不回家?”

两人之间,说不出的熟稔,唐珀楷几步走过来,直接在寸头青年开口前问道:“杨秘,这位是?”

按理说两人的行程都是安排好的,落地京城先休息,次日再去清大找约好的教授详谈,照这个行程,唐珀楷应该已经走了的。

“呦,遇哥,这就是那阔少吧?”寸头青年扭头又对唐珀楷说道:“我叫俞含东,遇哥发小。”

“阔少?”杨流遇和别人提过他,唐珀楷似笑非笑的看着杨流遇。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