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杨流遇倒在唐珀楷的怀中,他和别人不太一样

作者:梨生莉 更新:2022-10-13 10:31:22

七月烈日全国不论在哪都是能深刻体会的,从北到南,不过是从干热变成了湿热。

第三次抬手擦了汗后,可算是在火车站人声鼎沸中听到了一声:“杨流遇!”

杨流遇当即拿好了行李挤了过去,看到来人,心下略惊,问道:“吴秘,怎么是您亲自来了?派个司机来就行了,羊城到鹏城我也是来过的,走不丢。”

“杨同志这话不就见外了,领导来羊城办事,晚上有个饭局让我正好带你一起去。”吴继学嘴上不停,手更是麻溜的接过东西往轿车后备箱塞,只恨不得快点离开火车站这个大型熔炉现场。

车窗外的风呼呼吹过,在这闷热的天气里加了几丝凉意,杨流遇盯着车窗外发呆,这里和京城有太多的不同。

饭局所在的地方是羊城著名的老字号酒楼,杨流遇跟在吴继学身后过去,只见林景页正在和几个人说话。

其中有个年轻男人格外扎眼,那男人似是察觉到了杨流遇的目光,看了过来,唇角微勾,淡笑。

杨流遇回以微笑,就转了目光。

那是唐珀楷第一次见杨流遇,怎么说呢,就觉得这不太亮堂的走廊都蓬荜生辉了,剑眉,一双眼生的有些女气,上唇太薄,下唇略厚一点,这张脸好看的过分,不算太宽的肩令身上那件蓝色格子衬衫显得宽大,填了一股子瘦弱的味道,衣摆下口扎进了黑色西装裤的裤腰,腰细的过分,裤子也太宽,宽的显不出臀翘不翘,腿细不细。

其次就是土,从头土到脚,土的唐珀楷觉得自己眼睛疼,当即不再看,转过眼神继续边走边谈话。

见杨流遇面对这样的情况不骄不躁,只是与吴继学平行跟在林景页身后,吴继学心下暗叹果然是京城高干圈顺风顺水长大的,这样的场面一点都不会发怵。

“前面那几个都是外籍华人和港商,约了领导谈项目,说是想尝一下国内的菜品,今天才特意来的羊城。”

听了吴继学的解释,杨流遇点点头,接着细细问了几人的称呼身份。

众人进了包间后,唐珀楷走在最后,突然回身看着杨流遇问道:“吴秘,还没问这位是?”

被那样一双眼看着,杨流遇也只是回了个淡笑,听着吴继学介绍自己:“唐总,这位是领导的下一任秘书。”

吴继学要被调职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也不是什么秘密,倒是今天第一次确认。

在场几个心思活络的人已经开始吆喝吴继学坐下了,吴继学跟着林景页也有几年了,调任也是在鹏城的,之后有什么投资说不定也绕不开。

倒是唐珀楷特意站在了杨流遇面前伸出了手,笑着说道:“你好,唐珀楷。”

“唐先生好,杨流遇。”杨流遇回握。

那只手的手感和唐珀楷想的不太一样,指腹上有几个茧子,摸上去并不细腻,反倒因为骨肉匀称显得骨头过于突出,就好像、像名家字画上的竹枝。

唐珀楷想了许久想到这么一个形容,竹枝。

“珀楷这是来了鹏城后少了娱乐活动,看到小杨就走不动了啊。”这样讽刺的从来都不少。

唐珀楷撇了撇嘴角,松了杨流遇的手,回身就换了一副样子,嬉笑道:“世叔说什么呢,我也不是什么不分轻重的人啦,来鹏城自然是按照老豆的意思好好投资。”

别具风味的港普撒娇?怎么都觉得奇怪。

“这小杨啊,是我一个老朋友的侄辈,让我先带几年。”林景页状似不经意的介绍,却让在场人不敢轻视,这不就是变相给自己人站台么。

杨流遇其人,实打实的京城高干子弟,一路顺风顺水长大,从小到大没挨过饿,没遭过罪,别人住筒子楼,他住安华楼,别人无书可读,他由长辈悉心教导,1984年高考顺利被清大社会科学学院录取,入校第一天,家中长辈聚集,规划好了一条属于杨流遇的路,别人前途渺茫,他前程似锦。

1987年大四的他来鹏城报道实习,鹏城近几年正在高速经济发展,他只需要在鹏城勤勤恳恳的好好工作几年,以后拿几个亮眼的政绩,再一路调任,杨家这一代的掌舵人就可以顺利交付给杨流遇。

正式交接工作后吴继学就被调走了,而杨流遇则正式成为林景页的秘书。

“唐先生,领导在开会,您下午再来吧。”会客室里,杨流遇再一次提醒道。

眼看杨流遇要走,唐珀楷抬手握住杨流遇的手腕说道:“林市长没时间,不如杨秘陪我等等?”

杨流遇挣了挣,没挣托,这才继续说道:“唐先生,您可以先松手吗?”

握着胳膊的那只手松了松,杨流遇以为唐珀楷松手了,当即想抽手离开,却突然被拉住了手往下一拽,杨流遇整个人就这么歪在了唐珀楷的怀中。

场面一度尴尬,当然,觉得尴尬的只有杨流遇一个人,唐珀楷则是十分享受这只看着软娇娇的兔子窝在自己怀中。

瘦,比看着还瘦,肩上的骨头有点膈人,腰和看着差不多一样的细,怎么会有男人的腰这么细?

杨流遇刺溜一下站起来,顺势也挣脱了被拉着的手,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但还是说道:“唐先生,不好意思,没站稳。”

其实唐珀楷故意拉的那一下杨流遇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他并不知道唐珀楷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珀楷盯着杨流遇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杨流遇是真的好脾气,还是杨流遇压根就不知道txl这种事情?

又上下看了杨流遇几眼,唐珀楷突然伸出右手,说道:“我可以再看一下杨秘的手么?就是好奇杨秘手上的茧子是怎么磨出来的。”

原本不过试探一下,谁知杨流遇真的半蹲下面对唐珀楷,把右手掌心向上搭在唐珀楷的手上,说道:“这几个茧子吗?是从小与家中长辈练习书法留下的。”

“那,杨流遇是那三个字?”唐珀楷身体微微前倾,想要认真看清楚杨流遇的脸,原来他右眼下方鼻子旁有颗小痣,小痣的颜色很浅,淡棕色。

杨流遇左手轻轻握着唐珀楷右手的四指,将手掌撑平,后用右手食指一笔一划写下了杨流遇三个字,谨慎,工整。

阳光洒在杨流遇身上,他穿的依旧土气,和唐珀楷见过的大部分大陆人差不多的打扮,但这一刻唐珀楷就是觉得杨流遇和别人不一样。

心脏的跳动突然加快了,唐珀楷认认真真的看着那张脸,觉得这辈子学的几个有文化的词都用在他身上也形容不出那种好看。

“唐先生?”杨流遇一抬头,就看到这样盯着自己发呆的唐珀楷,杨流遇很想说,唐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很漂亮,这样盯着一个人看会让人不好意思。

唐珀楷突然被一惊,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有些慌张的走了。

唐珀楷一路窜回自己的车里,手摸着左胸口,不知道是刚才的心动才节奏快,还是下楼运动而节奏的快。

忽然又一巴掌拍在座椅上,嘀咕道:“丢,看两眼我跑什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