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你跪在这里,向牧翎磕头忏悔

作者:扶雾 更新:2022-10-13 10:30:40

“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的家人。”身着单薄的莫弈无助的跪在地上。

衣服早已被打湿,雨水顺着头发划在脸上和泪水融合在一起,不时吹来的风冻得他全身颤抖。

看着面前撑着伞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男人,莫弈感受到了扎心的痛。

“夏泽川,我爸爸心脏病发作住院了,我哥哥也入狱了,我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了!”

莫奕跪着向前走了两步。

“你找人绑架牧翎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别伤害他。”男人眯起眼睛,满脸阴沉。

“我没有找人绑架他,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莫弈着急的拉着夏泽川裤脚,浸湿了一片。

...也是你最爱的人,这句话莫奕在心中默念。

男人弯下腰,勾起莫弈的下巴,轻轻地将他脸上的水痕抹掉。

夏泽川温柔的动作,让莫弈像是看到了希望,拉着夏泽川的衣袖,满怀期望的看着他。

“你喜欢我?”清冷低沉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也是冷漠无情。

这句话让莫弈呆滞住了,不明白他这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整个京圈谁不知道莫弈像个舔狗一样喜欢夏泽川。

“你配喜欢我吗?你配当牧翎的朋友吗?你为了你的喜欢不惜害死他,你可真令人恶心。”夏泽川毫不怜惜的推开莫弈。

“不...我说了不是我害死他的!你怎么才能相信我”莫奕感受到了什么叫欲加之罪了。

“我凭什么相信一个杀人犯?”夏泽川冷冷的质问莫弈。

杀人犯这个词深深的刺痛了莫弈的心,心如死灰不过就是现在这样吧,莫奕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想解释的勇气。

但想起意气风发的哥哥锒铛入狱,想起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的爸爸,想起如今以泪洗面的妈妈,莫弈再也忍不住了,嘶吼起来。

“你可以不信我,至少,不要再伤害我的家人了!“

“呵,莫小少爷高高在上惯了,不知道怎么求人吗?”夏泽川不为所动。

“......求你.....放过他们”莫弈绝望的闭上眼,央求夏泽川。

“你跪在这里,向牧翎磕头忏悔,录成视频发到圈内,说不定我可以放过你的家人。”

莫弈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泽川,这相当于让他承认就是他害死的牧翎。

“做不到?那接下来我不保证还会发生什么。”夏泽川挑眉。

莫弈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好,我忏悔,只要你放过我的家人。”

不听莫弈说完,夏泽川便走进别墅,只留下一个佣人。

录制开始,莫弈跪在举着手机的佣人前。

“我是莫弈,我在这里向死去的牧翎忏悔。”

额前的头发已经紧紧贴在脸上,雨水顺着已经消瘦的脸颊滴下,莫弈单薄的身子在风雨中微微的飘摇。

“是我对不起牧翎,是我伤害了他,我活该,求死去的牧翎能够原谅我”

莫弈虚弱的声音毫无情绪的阐述着事情,但是他的目光却很坚定。

明明是极致侮辱的事,他却依旧挺直了腰板,这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骄傲。

说完莫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如果仔细看,能够看到他颤抖的肩膀。

京圈中最意气风发的小少爷,在这一刻,尊严被踩的稀碎。

又不知跪了多久,别墅的大门再次打开,莫弈欣喜的抬起头,来人却不是他想见的。

“莫小少爷,请回吧,

oss让您别脏了翎湾别墅。”夏启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厌恶。

“他答应我的事......”

不等莫弈说完,夏启已经命人重新关上了大门。

莫弈挣扎着向前,扑在门上,不停地拍打着:“夏泽川答应我的!他答应我的!”

哀嚎绝望的声音在雨中响彻。

此时的夏泽川正靠在玻璃窗前,听到夏启回来的动静,凉薄的开口。

“资料都整理好了吗?”夏泽川晃着手中的酒杯。

“整理好了。”

“嗯,交给警察吧,还有知会圈内所有人,如果敢给莫弈提供帮助,下场他们是知道的。”

夏泽川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