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给白萱上药,获左膀右臂

作者:莫乘 更新:2022-10-13 10:30:19

“张少爷,您与我们东家不是很早就认识了,怎么,你竟然不知道?”

老头明着是纳闷反问,实际上就是嘲讽。

张铭轩气愤地走向我,咬牙切齿地说。

“你个穷鳖短命鬼,你到底用什么交换,让这老头跟你演戏?”

萱萱推开张铭轩,挡在我面前,叉着腰说。

“你走开,不要对小九无礼,小九说这个店是他的,那就是他的,小九本事大着呢,你不信,我信。”

萱萱说完转身抱着我的手臂,一脸崇拜地看着我。

这时,十一将那张印着红印的纸打开,展示在张铭轩眼前。

“瞪大你狗眼看清楚,这家店的东家是我们少爷!”

张铭轩盯着那三个字——马九四,气得牙痒痒,难以置信,还是不得不信。

他气愤地揉了一把脸,气红的脸却像掉粉一样脱落一些东西。

仔细一看,竟然是人皮!

张铭轩顿时觉得又痒又疼,看着自己手心脱落的人皮,惊慌地大叫。

“怎么会这样,我是不是要死了!”

他大叫着往外跑。

我已然看出了猫腻,这一定和青蛇脱不了关系。

张铭轩那脱皮的架势,和蛇蜕皮差不多。

萱萱纳闷地呢喃。

“他怎么突然这样了?”

我问她,有没有好好戴着那枚铜钱。

她从后颈拉扯红绳,将铜钱掏出来,笑颜如花地看着我。

“小九让我贴身戴着,我怎么会不听话呢。”

她一副“快夸我”神情,我没忍住,捏了捏她笔挺的鼻子。

“张铭轩有没有你们白家的血缘?”

萱萱嗯了一声,想了想说道。

“有的,好像他太爷爷那辈,娶的是我白家的人,不过已经出五服了,不算近亲。”

萱萱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似乎想到什么,紧张又担忧地一把抓住我的手。

她双手捧着我的手放到她心脏的位置,语速极快地说。

“小九,我跟他没什么的,我真的不喜欢他,我怎么可能和结婚呢,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别人。”

她以为我乱想,她着急地憋红了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得心软。

我轻轻地拍拍她的头。

“我什么都没说,你这小脑瓜都在想什么啊。”

我跟萱萱解释,婚约解除,反噬应验。

只要是拥有白家血缘的人,都会受到反噬。

白家上下全员不得善终,无人能独善其身。

萱萱紧张地看着我,她迟疑地撸起衣袖。

白皙的手臂布满红斑,就会像湿疹一样。

“我这应该不是湿疹,吃药打针也没用。不过,我瞒着爸爸,没让他知道。”

萱萱丝毫不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反而噙着泪看我。

“小九,你还有多久会……”

我知道,她是想问我,我还有多少时间,什么时候会死。

我爷爷一生行善积德,当初和白弘毅交易,也告知真实原因,并没有隐瞒。

所以,白家的人都知道,我是为了续命,才和白萱订下婚约。

白家的人,背地里都喊我短命鬼。

我昨天晚上在酒店,已经用翻译软件将《点天灯》看完了。

“用老鼠,或者兔子的毛发混合草木灰,敷在患处,应该会有效果。”

我为什么说应该,不是不相信爷爷留下的秘术,而是我怕自己理解有误。

怎料,我话音才落,白胡子老头就笑呵呵地凑过来,他手上捧着一个,没有任何雕刻装饰的红木盒子。

“东家,您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我眯着眼,直接问。

“这都是爷爷安排的?”

老头笑笑不说话。

十一接过木盒,老头带着我们进入后院的一间房间。

老头和十一退出去,房间内就只剩下我和萱萱两人。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独处一室。

即便之前,每年中秋萱萱都会来我家住上七天,不是有奶奶在场,就是有白家的保镖在场。

我握着她的手腕,用木盒里面的草木灰给她上药。

白皙的手臂,软软的,滑滑的,也不知道女孩子都是怎么保养的,都是这么粉粉嫩嫩的柔软吗?

“嘶……”

萱萱疼得皱眉。

我立即停手,努力回忆昨天在《点天灯》上面看到的话。

“一会儿就过去了,忍一下。”

那些红斑,实际上是毒素。

草木灰敷上去,会有轻微的刺痛和灼热感。

“不疼,一点都不疼,小九你继续。”

没想到,萱萱也是一只嘴硬的鸭子。

没一会,两条手臂上的红斑,都敷上草木灰。

我帮萱萱放下衣袖,她站起来,却扭扭捏捏地说。

“小九,我……我后背上也有红斑,你帮我。”

她转过身去,反手拉后背上的拉链。

“小九,我够不到。”

我忍不住吞咽唾沫,强装镇定。

拉下拉链,衣裙滑落一半。

原来,萱萱那么少女,一直都喜欢粉色的东西。

我目不斜视,用余下的草木灰上药。

萱萱很瘦,背上的蝴蝶骨骨络分明。

过了一会,上完药,我们出去。

十一却傻乎乎地问。

“白小姐怎么了,生病了吗,怎么脸那么红?”

我轻咳一声,瞪了一眼十一。

萱萱连忙低头,羞答答地遮掩。

殊不知,她越这样,越显得有问题。

我送她到门口离开。

临别前,萱萱抱着我,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会等你的,我相信你。”

说罢,她在我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看着她转身跑远了,我才转身进店。

没想到,老头竟然站在我身后,差点撞上他。

“东家,白小姐脸那么红,刚才你们待那么久,不会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吧。”

我没搭理他,径直往里面走去。

老头跟在我身后喋喋不休。

“也是,这个办法虽然不君子,但是,有效就行,最好能奉子成婚,那白弘毅也不敢怎么样。”

我从左到右扫视一圈,点点头说道。

“这店的东西真精致啊,就是有点脏,小二,该打扫了。”

我故作高深地进入后院,听到身后传来老头的叹息声。

“唉,怎么和马永年一个样,尽拿我寻开心。”

没想到,我布局的意图,也被爷爷预料到,还在我身边安排了铁算盘老头。

现在,我有十一和铁老头做左膀右臂,显而易见,后面的事会越来越有趣。

我倒要看看,爷爷到底布了一个怎样的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