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能吃是福

作者:阿衡 更新:2022-10-12 10:34:17

我十四岁进宫,进宫的第一个秋日我就遇见了容妃娘娘。

我出生低位份也低,被娘娘罚跪在宫门口时,我恍然大悟过来。

陛下大权在握,干嘛还要招那么多大家小姐,找些娇滴滴的小姑娘不好吗?

“怪不得…….”

我高兴得直拍头,一道声音就自我头顶响起。

“怪不得什么?”

抬头,我愣住。

因为眼前这人太好看了,玫红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并不显得老气,反而清丽非常。

我没答话,她皱着眉再次开口。

“她让你跪你就跪?”

我觉得这话不对,却还是点了头。

我有不跪的权利吗?

她真的好看啊,皮肤白皙细腻,一弯柳叶眉秀气温婉。

鬼使神差的,我就开了口。

“娘娘,你真好看。”

她愣了一下,我忙闭上嘴低着头。

沉默好久后,她没罚我让我回宫了。

我回过头看着艳丽的色彩消失在眼前,目光最终落在门前的三个大字上——未央宫。

她们说未央宫的主位是容妃,那是一个不好惹的主,我却不觉得。

当今皇后不喜热闹,只偶尔唤我们过去请安。

可好几次我都没见过容妃娘娘,她们说她病了,得了什么病却不得而知。

我匆匆去了太医院,但根本没有人理我,直到遇见一个衣着清秀的小宫女,她威严的就派了太医。

去到未央宫,只是让我没想到的,开门的人竟然是她。

正是当日罚跪我的人,她冷声问我来做什么。

我不知所措的示意一旁的太医,“听说容妃娘娘病了。”

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也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她就要关上门,里边却又走来一个人,她让我们进去了。

我见到了那个仙女般的人物,她半靠在软榻上,三千青丝顺肩而下,墨黑的发丝却衬得她的脸越发的白。

容妃娘娘白着脸,时不时的咳嗽两声。

带来的太医却并未诊脉,只是瞧了瞧之前用的药方。

她让我们出去了,我顶着探视的目光犹犹豫豫的回头。

“嫔妾今日打扰娘娘了,还望娘娘保重身体。”

说完我就跑了。

过几日,容妃娘娘果真好了。

给皇后请安时,她的气色好了很多,我坐在下席,出神间耳边传来‘太医’什么的。

我很疑惑,但转头就忘了,因为我要正式搬去未央宫了。

我这才知道未央宫里还住着宁婕妤、陈才人,而宁婕妤也就是那日罚我的人。

第一次正式面见容妃娘娘的时候,宁婕妤嗑着瓜子,始终不是很友善的盯着我。

和我来的还有一个,只知道位份比我高点。

容妃娘娘让我们坐,她轻笑着看了宁婕妤一眼。

“当初宁儿是冲动了些,她一向如此,你别怪她。”

我摇头如拨浪鼓。

我可不敢怪她。

见状,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问到,“她们一个喜欢吃东西一个喜欢看书,你们呢?”

容妃娘娘坐在窗前,和煦的光透过窗正好落在她的脸上。

我出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宁婕妤的身上。

“我会剥瓜子!”

我举起了手。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说实话,这有点讨好宁婕妤的嫌疑,但我实在怕她。

显然,我是为我的话付出了代价的。

宁婕妤冷笑一声,扔了把瓜子给我。

我老老实实的剥,倒是周宝林被吓了一跳。

就这样半个月,事情的结尾是容妃娘娘发了话,“好啦,你们两个也别吓唬她们了。”

接着她就微笑着招手,“来,尝尝我做的桂花糕。”

宁婕妤陈才人一副头痛的转过了身。

我疑惑着拿起一块桂花糕。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

周宝林也歪着头盯着我。

我浅尝一口,“好吃!”

她安心些,也拿起一块。

宁婕妤疑惑着拿起一块,结果刚入口就张大了嘴想要吐出来,不过在众人目光下,她又只得生生咽了下去。

显然陈才人比较聪明,目光又自然的落在了诗书上。

周宝林跟吃了屎一样。

只有我由衷的赞叹,“娘娘你手艺真好,比我阿娘都好!”

我说的是实话,阿娘的手艺真的很差。

说着我就低上了头,我想阿娘了。

容妃娘娘柔声道,“好吃你就多吃点。”

我抬头看着她,“娘娘,你真的好像我阿娘,我可以叫你阿娘吗?”

她们被我的话吓了一跳,宁婕妤训斥我不懂规矩,我低头看着手中的桂花糕,眼泪就要落下去了。

“算了,宁儿你别吓她!”

容妃娘娘轻揉我的小脑袋,“不可以叫我阿娘,但你可以叫我阿姐。”

我抬头,正好对上她漂亮的大眼睛。

我点了点头。

阿姐真好。

正是桂花的时节,我和阿姐一起做桂花糕,宁婕妤没拦住她,转过头来训我。

我乖乖挨训,待桂花糕做好尝过一块,随即趁机往她嘴里塞了一块。

她愣住,唇齿微动间闪现一抹震惊,又迅速反应过来。

我端着碟子躲在阿姐身后,可怜兮兮的求保护。

宁婕妤被气得不轻,好几天都阴瘆瘆的看我。

可她逮不着机会。

过了几日,我老老实实的去认错。

可她只是静静地盯着我会儿,然后叫我回去。

我回过头看她。

好像她也没那么吓人。

有一天容妃娘娘突然呕吐起来,我吓得要去找太医,陈才人拦住了我。

我心念一动,有小宝宝了!

但也因此怀孕的事瞒不住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瞒,告诉皇上不好吗?

事实上,非常好。

皇上皇后赐了一大堆东西过来,我和周宝林看稀奇看古怪的看这儿看哪儿,容妃娘娘说我们喜欢可挑些拿走。

盛情难却,我挑了一根簪子。

其实是我没见过这些贵重玩意儿,阿爹的俸禄能够勉强糊口就不错了。

进宫前阿娘交代我,她说要我好好活下去,会有一天再见面的。

等下次见面就把这簪子给娘亲!

皇上来了,周宝林拉着我问我想不想看看皇上。

我摇了摇头,但还是被她拉了出去。

不过皇上被一群人围着,根本没看到。

就这样我们两个还是被宁婕妤罚了,罚了一天不准吃饭。

我哭啊,这真的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了。

我老老实实的受了罚,周宝林没说话。

我瞧了瞧她瘦瘦弱弱的身子,半夜偷偷去小厨房拿了东西去她的屋子。

“你中午的时候看见皇上了吗?”

拿的桂花糕还是落在了我的嘴里。

我吃着点心摇了摇头,这可是最后一点桂花糕了。

她不争气的看我一眼,将我赶了出去。

我纠结着踱步没离开,“宁姐姐不让我们看,一定有不看的道理。”

她一把将枕头丢了过来,我闪躲过去。

正在她以为我走了来捡枕头的时候,我又蹿了出来。

“你记住了吗?”

她被吓了一跳,捂着胸口深呼吸,触及我的眼神点了点头,“知道了。”

我偷吃的事被发现了。

四皇子来了,容妃娘娘派人去拿那准备好的桂花糕,这才发现不见了。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头上,我头皮发麻,正要认了,容妃娘娘又避开了这个话题。

四皇子是容妃娘娘所出,但他对容妃娘娘并不亲近,简单寒暄两句就离开了,

容妃娘娘巴巴的望着他的背影。

我去认错,容妃娘娘却并没罚我,她说,“从前他偶尔来几次,也只是皱着眉简单吃两口。”

我越发气了,便把气撒在了午饭上。

正是我大快朵颐的时候容妃娘娘突然开了口。

“你是有福气的。”

我顿住,试探性的开口,“能吃是福?”

容妃娘娘摇了摇头,“你看着便有福气。”

我松了口气,“我还以为阿姐你会同我娘一样说我能吃呢!”

她笑着夹了菜到我碗里,“能吃也是福。”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