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借来通天神力

作者:小叙 更新:2022-10-11 10:12:25

北方的九月正是秋老虎横行的季节。

早晚凉,白天依旧燥热。

李家周围又聚满了人,吵嚷间,竟无丝毫热气。

我被爸爸拽着胳膊,越靠近,毛孔越加舒张,无端滋生出寒意。

说实话,李爷爷折腾了这么多天,我早就想看看别的先生都是怎么驱邪。

谁还没点好奇心呢?

县里有一座青峰山,每年的庙会我都会去,不是为了逛集市,实打实的登山膜拜。

山中有道观古刹,寺庙的大殿里还供奉着正法明如来佛。

并非我要入道或学佛皈依,单纯喜欢靠近那种能量场。

沐浴其中,会令我身心清明。

蔡爷爷说我命中自带佛道两缘。

八字也有点特殊,偏贵又没有全贵,属于辟邪又招邪的人。

通俗来讲,我就好比那没入门的佛家弟子走哪都念金刚经,没踏道的先生四处比划着铜钱剑。

瞅着特唬人。

一般的脏东西都不敢招我。

遇到茬子就不是那回事儿了。

哪怕我老实的站那啥也没干,气场都像要抠人眼珠子,特容易被大拿盯上练级。

而要想改变我这种气场,就得沉下心钻研一门。

或佛或道。

能耐上去了,自然无所畏惧。

问题我年岁在这,爸爸和凤姨压根儿不同意我皈依,他们一听这词儿就觉得我是要削发为尼。

即使我解释了居士的涵义他们也不同意,总认为我要青灯古佛了。

相较之下,对出马他俩的接受程度倒是很高。

毕竟村里有德高望重的蔡爷爷在,看事儿在他们眼里还属一技之长。

奈何我没有仙缘,接不了堂口,就只能卡在这儿了。

当下李爷爷家传递出来的气息,就是在告诉我里面有大拿。

我既好奇又紧张。

十三年都没见过鬼。

难不成今天真能开开眼了?

“是有点邪性。”

爸爸没继续往前挤,“算了,到门口也费劲,就在这等着吧。”

“啊——!!”

李爷爷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夸张的是他每嚎出一嗓子,围观群众都配合的喔~一声。

插空他们还能交流心得体验,“大壮啊,你听这声多惨,老李头不能折里了吧。”

“傻,老李头叫唤的越惨,越说明这位谢三爷能耐大,之前的先生倒是没让老李头叫唤,哪个不是被扔出来的?”大壮搓了搓手,“叫吧,老李头越叫这事儿越刺激啊。”

我木着脖子没动,旁边的崔爷爷一脸不满,“年轻人狗屁不懂,小庙的脏东西要是按不住,咱村儿就要倒大霉了!还刺激,晚上就去你家敲门!”

“凭啥敲我家门?”

大壮不乐意,“要敲也是敲他老李家的门,别看老蔡头说他算不出黑狗血是谁泼的,谁心里还能没点数,保不齐就是他李青山做生气坑谁钱了,被人打击报复,他爹这才受到连累被脏东西上身了。”

“别瞎说话,事儿还没查出来呢,要让李青山听到,没你好果子吃……”

“啊!!!”

“妈呀!”

前方人群忽然混乱,“有东西飞出来啦!”

李家大门吱嘎~!一声四敞大开。

我被挤的站立不稳,抬起眼,就见一个东西从李家敞开的大门内飞了出来!

不。

是翻得!

看清楚后发现是个男孩子翻出来了。

十五六岁的模样,短发,但留了个很长的斜流海。

身形很瘦,还背着把木质的红樱大刀,翻得架势就像是石猴出世,刘海都随风起舞。

仿佛是从李家院子里发射出来,奔着大门外的村民们就去了!

“小心啊!”

人群哗然,即使让出了路,也因为人数太多一时间散不开。

唯恐被男孩子翻下来砸到,很多人都是张开双臂,身体下意识的后仰,惊悚的看着半空中的人形窜天猴……

画面极其震撼。

有那么一两秒像是慢镜。

如同多年后的一首歌曲,瓦蓝蓝的天空飞老仍~

没待众人反应过来,男孩就迅速下落,精准的定位到一块空地,衔接出漂亮的前空翻。

身段极其利落。

木刀绑着的红缨带都烈烈作响。

人群惊呼着给他让路。

只因他落地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不断的朝前翻。

随着他一个标准的鱼跃动作而出,噗通!一记,就近的村民大喊,“妈呀!他掉水里啦!!!”

我距离男孩二三十米的位置目瞪口呆。

李家作为村里的首富,建房时就很讲究,洋楼背山面水。

背靠村里的小青山。

面冲他们家自己挖的池塘子。

真没想到,那男孩翻着翻着,还翻池塘子里去了!

村民们呼啦一杆子拥到水塘边沿,热心的喊道,:“小伙子,别怕!站起来!水就到你腰!”

我本想上前看看他有没有事,爸爸却扯住我的小臂,“哎哎,出来了,三儿,那就是谢三爷,你一会儿请他来咱家就行……”

顺着爸爸的眼神看去,就见李家又出来一位穿着深蓝长衫的男人。

他正疾步朝池塘走去,侧面看头发花白,个子很高,瘦。

正好奇他长什么样子,那位谢三爷就像感觉到被打量,猛地转过脸,直接对上了我的眼。

嘶~!

一瞬而已。

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同于蔡爷爷的慈眉善目,他眼神冷厉,眉宽的好似两座笔架形山峰,还是白眉!

鹰钩脖子,长脸,下巴朝前弯起,地包天。

形象活似书里描绘的阴差判官。

奇怪的是这张脸竟然没有让我觉得丑。

满满的都是望而生畏感。

“三儿,谢三爷看你呢。”

爸爸压抑着语气里的激动,捏着我的小臂用力,“快,打个招呼。”

我僵僵的朝谢三爷点了点头。

他眼深的厉害,看了我几秒就转回脸,就听砰~!的一记巨响。

池塘里升起通天的水柱。

仿佛鱼|雷爆炸了!

水花突然。

岸边群众被迫接受了一场强降雨。

有些人凑得太前,愣被这一声直接给嘣下去了。

池塘下起了饺子。

大家似乎忘了水很浅这茬儿,掉下去就扑腾的直喊救命,场面像极了法海斗法,水漫金山。

神奇的是刚刚那个男孩,他竟然踩着水柱再次跃起,造型还是金鸡独立,单手从后背抽出红缨木刀,朝前劈砍的同时一声厉喝,“今乃公明圣诞,借来通天神力,鬼祟之物还不束手就擒!”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