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再来人

作者:小叙 更新:2022-10-11 10:12:25

“闺女,你看你,爸没文化,你别跟爸一般见识行不。”

爸爸追上来,“这样,你帮爸一回,爸答应给你买字帖和熏香……”

“真的?”

嗯~又心动了。

我有些和村里同龄人格格不入的小嗜好。

其中最特殊的两样就是抄经和熏香。

今年秋天我升到初三,凤姨怕我沉迷爱好影响学习,就不让我再买字帖了。

熏香她也不想让我点,因为在她看来只有在上坟和拜神时才需要燃香。

我临睡前插根香的助眠行为在她眼里很怪异。

好像是我要送走我自己。

而且她认为烟气会对身体不好。

没办法,我只能请出蔡爷爷,和她讲熏香是安神的。

我也只是点小半根,单纯的喜欢香味儿。

凤姨听罢就做出退让,香可以点,其余爱好必须放一放,考上大学再议。

我也没跟她犟,不是不敢,是犯不上。

凤姨的脾气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火爆,惹急了她就上四件套。

先开骂再单挑,打不过她就继续闹,那真是一手毒农药,一手小绳要上吊。

更何况她现在还是孕期,心发焦,能做出让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就寻思偷偷买呗,可零用钱是有数的,当下爸爸这么一提……

机不可失呀!

“爸,那我要十本,不,二十本字帖,墨水要三,不,五瓶,线香要天然沉香……”

“买,全买!”

爸爸痛快上了,“走,去你李爷爷家,你对老李家有恩,先生准保能请来……”

有恩?

我懵了几秒才记起来。

爸爸指的是我曾对李青山的老婆说她肚子里有小弟弟的事儿。

那是四年前,玉珍姨也不年轻,她家儿子李强和我大姐还是高中同学。

玉珍姨认为我是童言无忌,还和旁边的婶子说她正来着月事呢。

我很轴的强调有弟弟,让她千万别乱吃药,弟弟会哭。

玉珍姨半信半疑的去到卫生所检查,真有了。

月经也不是流产征兆,她就那种体质。

最后她顺利生出个小儿子。

村里人好奇我咋看出来的玉珍姨有身孕。

我形容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隔着衣物肚皮,感到和谁面对面,就是弟弟,若我隐约看到的是背身,那就是妹妹。

正好我和蔡爷爷走得近,大家都说我要接蔡家堂口,是开了天眼的小仙童。

孕妇扎堆的跑来让我看肚子,我感觉到是妹妹,仍会开口说是弟弟。

因为当我想说实话的时候,会听到哭声,心口发堵,就言不由衷。

揭秘时大家一看我也不准,就把玉珍姨的事儿当做巧合翻了篇。

十二岁后,我这技能就没了。

明面看是一出乌龙闹剧,在爸爸眼里,愣成了我对李家有恩。

我有些无奈,“爸,你刚不还说我那时是胡咧咧么。”

“咧咧准一回就行呗!”

爸爸倒生了些感慨,“三儿,爸知道你敬重蔡爷爷,爸也敬重,你说爸哪次去老蔡家空过手?包括这村里照看过你的人家,爸礼数上都到位了,有时候,爸真觉得你有灵翘,老蔡头那些东西大人都学不会,你愣能头头是道,难怪蔡大爷说,你是再来人,老闺女,你哪都好,就差不是儿子呀。”

再来人?

想到小时候。

我喜欢玩螳螂,妈妈却不让我碰。

她说母螳螂大肚子里有寄生虫,很麻泱人。

小小的我会将螳螂放到水盆里,没多会儿,铁线一般长长的虫子就会从母螳螂屁股里钻出来。

“妈妈你看,这是大姐教我的方法,刀螂妈妈的肚子不会疼了吧。”

妈妈让我过去,摸着我头就道,“应应,你蔡爷爷算的准呀,他说你是菩萨再来人,心善。”

“妈妈,爸爸说蔡爷爷算的不准,我生错了。”

妈妈摇头笑了笑,有气无力的,笑着笑着,眼里就含了泪,“应应,你爸早晚会明白,你能来老万家,是他老万家的福气。”

我懵懂的给她擦泪,为什么我是福气,妈妈却要哭呢?

不久后,妈妈就在睡梦中去世了。

日子总要过下去,爸爸继续忙着活计。

农忙时他种地,农闲了他就去周边村镇帮人盖房子垒院墙垒猪圈。

大姐那时考入了高中,在镇里读书住校不怎么回家。

我成了没人照看的孩子,白天在外面瞎玩,晚上爸爸回来晚了,就坐在门口干等。

村里婶子看我可怜,会喊我去家里吃饭,我肚子太饿就去吃,吃完帮着捡碗收拾桌子。

农忙时家家人手都不够用,那年月有将婴儿放在家里被老鼠咬伤鼻子的,只得靠老人和大孩儿在家照看,实在找不到人的,就将婴儿放竹筐里带到风吹日晒的地头。

我正好顶上看孩子的缺儿,别看我小,谁家要将小宝宝托付给我,我看的可精心。

既不会碰火翻东西,也不会偷溜出去玩儿,给我买个一毛钱的图画本就行。

小宝宝睡了我就趴在旁边写写画画,能一直等到大人回来。

日子一长,大家都夸我懂事。

即使我爱往山里钻,性子并不野,可乖巧。

在妈妈过世爸爸又没有娶凤姨进门的三年间里,我算在村里人的关照下长大的。

其中对我最好的,当属蔡爷爷一家。

他教了我很多学前知识。

那时爸爸看我总在村里瞎跑也不是事儿,六岁就送我去念了一年级。

得益于蔡爷爷,我小学还跳了一级。

要不是再跳发现跟不上,爸爸真以为我是啥神童转世。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是蔡爷爷家的常客。

他给人看事儿时,我就扒在门边偷看。

遇到哭闹不止又生病的孩子,蔡爷爷会让来人先拿几块钱。

压到香碗下面,说这是压堂钱。

有的事主会二话不说就掏出大票,用钱先表明诚心。

有的会不解,为啥有的出马仙儿不收钱,撑死留点农副产品,您这还没等看就要钱?

蔡爷爷解释说一个地方一个令,出马细分下来规矩都是不同的,他这堂子虽然挂金,也就是个讲头,多给钱了他也不收,三五块意思意思就行,寓意道不走空。

上完香,蔡爷爷就会和孩子家人聊聊天。

捋捋小孩子的手指,十有八九就能给看好,很是神奇。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