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起因

作者:小叙 更新:2022-10-11 10:12:25

第一次接触特别厉害的阴阳先生,是在2006年,我13岁。

九月,村里的婶子们在我家院外一走一过的闲唠嗑,念叨李家老爷子撞邪的事儿。

“李青山这回可是花了血本,千里迢迢从京中城请来的大师,叫谢三爷,号称鬼见愁,人家咋来的你们知道不?坐飞机啊!”

“妈呀,那飞机票听说都成贵了,李家这回光报销路费不就得干出个千八百块呀!”

一位婶子咋舌,“这要给老李头看好了行,没看好这钱不又白扔白瞎了么。”

“你看你们这点见识,那是飞机!带翅膀滴!搁天溜几圈,千八百块的都不够油钱。”

接茬儿的婶子见多识广道,“李青山不是早就放话了?只要能保住他爹的命,钱不是事儿,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咱村老蔡道行不够,否则李青山还用去外面请人吗?老蔡咔咔给解决了多痛快?!”

“他李婶儿,话不能这么说,老蔡都七十多啦,堂口早就传给他闺女了,上回我找蔡姑看事儿,只管小儿虚症了,再说老蔡出马时也很少打邪,白仙儿奶奶主攻的还是治病,这玩意儿可不敢随便比划。”

“唉,我就是觉得这钱老蔡不挣太可惜。”

“可惜啥?要钱还是要命……”

人声渐远,我正在院里写作业,耳朵有一搭没一搭的接收。

最近每天都有人路过谈论李爷爷家的事儿。

没辙。

谁叫我家就在去李家的必经之路上。

说起来,李爷爷这事儿真挺邪乎。

我们村一直有个小庙,就在村西头的大地旁,半人多高,青砖瓦片搭建。

一般在别的地方见到这种简易小庙,多会认为是土地庙,我们村这个则不然。

村里老人说它是野庙。

里面住的全是孤魂野鬼。

从我记事起,小庙就是村里难以忽视的一部分,它时不时就会刷下存在感。

每年的清明前后,或七月半左右,它在深夜里就会发出男男女女的唱戏声。

好似有人在庙前搭了戏台,拉弦打檫声伴着各种唱腔能飘荡出老远。

小庙还就在大地旁,去种地都会路过,地里经常会翻出骨头。

骨棒骨渣就算了。

运气好的都能撅出个骷髅头玩四目相对。

别问害不害怕。

麻了。

小庙存在的年头实在太久。

比村里一些老人的辈分都高。

据说民國时有一个戏班子深夜路过村子,那年月兵荒马乱,他们途径此处遇到了胡子。

戏班子不但被抢光了钱,命也没了,暴雪后,尸身便被覆盖。

时隔多日,才有过路的村民发现异常。

他纳闷儿咋凭空多了些土丘,撇开浮雪,这才看到横七竖八的尸体。

每一具都死不瞑目,瞪着灰白的眼珠子,眼角还有血痕。

死前好像还唱了戏,脸上画的油彩,凛冬下触目惊心。

恐怖的尸相差点送走发现他们的村民。

打那以后村里就常有怪事发生。

半夜会有人急促的拍门喊救命,开了门压根没人。

最诡异的是即使房门大开,门板还会哐哐响个不停,求救声近在眼前愣看不到人影儿。

没多久,横行乡野的胡子就在村西头的大地里接连暴毙。

本以为作恶多端的一死,事儿就消停了,谁知敲门声还在继续。

村里人受不住,请出蔡爷爷的爷爷帮忙处理。

蔡老爷子接触后就说戏班子的怨念太重,属于强煞。

他的道行灭不了,硬来的话不但容易祸连他蔡家后人,对村里的风水运脉也有影响。

思忖再三,蔡老爷子决意求得共存,给亡灵们盖间小庙,算是将它们安抚住了。

近百年下来,小庙便用戏文声陪伴了我们村里几代人的成长。

反正它唱它的,我们得生活我们的。

别村孩子要不听话可能被家长拿大灰狼吓唬,被大灰狼叼走啥的。

我们村就简单粗暴多了,哎不听话就给你扔小庙!

比大灰狼好使,管小孩儿是一溜溜的。

本以为我们会和小庙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共处下去。

谁知它前段时间不知被谁泼了黑狗血。

缺德的还就泼了一碗!

穷撩闲似的!

李爷爷那边就跟着中招了!

准确来说,是李爷爷中招后,李家人发现小庙里被泼了血。

大概是一星期前,李爷爷去吃了场酒席,回家就一睡不醒。

李家人琢磨别是老人喝酒导致了心脑血管疾病,毕竟村里就有老人是酒后脑梗脑出血啥走的,李青山着急忙慌就要给老爹送医院,哪成想老头一被抬起来,闭着眼就唱上了!

哼哼呀呀的唱腔大家都熟,我们村的深夜专属摇篮曲。

李家人心照不宣的将李爷爷放回炕上,就近去请了蔡爷爷。

蔡爷爷很快揪出症结,根儿就出在小庙,这情况一看就是冲撞到了。

事儿明摆着,庙里本来就有脏东西,人家百年下来也没再闹,时不时的开开嗓儿而已。

如今被泼了黑狗血,等于被热油迎头浇灌。

刺啦!

油嘣了。

他们疼了。

李爷爷就被上身了!

至于这缺德带冒烟的事儿是谁干的,为啥偏偏上李爷爷的身,蔡爷爷推不出来,直言解决不了,催促李家人赶紧去请有能之士,这种情况堪比猛鬼出笼。

若是不尽快解决,李老爷子不但会一命呜呼,平静了近百年的村子将再次面临怪事登门。

半夜再有人来敲门喊救命咋整?

你开不开门?

一但这回脏东西不讲文明懂礼貌了,直接爬窗户进来坐你家炕边了呢。

李家人如临大敌,顾不得去琢磨怎么被缠上的,首要是先去解决。

先生这一找,李爷爷也跟着闹上了。

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唱呀。

邪祟没等送走,李爷爷见天的严重了。

不说话。

各种上活儿。

一会儿是青衣,轻舞水袖,腰身婀娜。

一会儿是刀马旦,拎着个拖布棍子当红缨枪。

手还能无实物的抚摸雉尾,活脱脱一个穆桂英!

不仅如此,他还会各种小磋步,在屋里绕着圈跑,手好像提着腰带,腿踢着跑。

方寸之间,愣是让李爷爷跑出个大刀阔斧之感。

咱虽然没瞅着,别着急,有的是人路过我家院外念叨。

说的那李爷爷就像在我面前亮相一样!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