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第三章 找户口本

作者:秋风瑟瑟呀 更新:2022-10-11 10:12:12

陆爷爷去添饭没听见李清书说的假结婚,在桌下踹了陆北辰一脚。

“傻小子,人家姑娘还在等你答复,说话!”

陆北辰抬眸,定定看着李清书,就算知道是假结婚,可对上她那双亮闪闪的眼睛,他还是不忍拒绝。

一字一顿:“好,我答应你,关于婚礼彩礼你有什么要求吗?”

李清书见他答应,缓缓松了口气。

“我不要彩礼,婚期越快越好。”

陆北辰皱眉摇头:“那怎么能行?姑娘家嫁人没有彩礼会被笑话的。”

李清书心里一阵暖意激荡,她果然没有看错,陆北辰是个坦坦荡荡的好男人。

“北辰哥,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彩礼就算给了也到不了我手。倒不如把钱攒下,咱们好好过日子。”

咱们、好好过日子。

陆北辰被这两个词取悦,点头答应。

心里想的是等李清书进了门,自己的钱都交给她管,不会叫她吃苦受穷。但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起码家里要添一些东西。

一顿饭吃完,李清书帮着收拾,陆北辰让她去主屋早点休息。

炕头烧的暖呼呼的,李清书躺在炕上,脑子里走马灯似的翻过前世今生。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的眼角泛起泪花,这才相信她是真的重新活过来了。

第二天早晨,李清书出了房门就见陆北辰在灶火前为自己烤衣服。

天蒙蒙亮,灶火闪烁,照得陆北辰脸上忽明忽暗,衬得他脸上轮廓越发棱角分明,一双眉眼深邃。

听到门响,陆北辰抬眸见是李清书,把刚烤好的衣裳递给她。

“怎么没多睡会儿?”

“早起习惯了,我来帮你做饭。”

李清书接过他手里的勺子翻炒起来。

以往在家她起得比这还早,做饭喂猪,忙得脚不着地。稍晚一点儿,宋君就是一顿打骂。

“北辰哥,一会儿我回家去。”

“要我和你一起吗?你妈……”

回想起昨天宋君打她的样子,陆北辰微微皱眉。

“不用,我拿了户口本就过来,咱俩这就去领结婚证。”

李清书打算领完证就把户口迁到陆家,彻底跟李家断了联系,这样他们就没法再拿捏他。陆家有个本村的贫农儿媳妇,再多一份自留地,日子会好过许多。

她这趟回去还要拿到亲生父母的联系方式。前世她清楚看到记着他们地址的纸条就夹在户口本里。

陆家的早饭简单,昨天剩下的窝窝头,熏兔肉里又加了点儿土豆,但李清书吃得非常满足。

她在李家总是最后一个上桌,运气好能有些残汤剩饭,运气不好就得饿肚子。

见她吃完,陆爷爷又给她冲了一杯红糖姜汤水,看着她喝完才放人离开。

回家路上,宋君老远瞧见她就破口大骂:“你个小荡妇,昨晚去哪儿鬼混了?还知道回家!赶紧滚去做饭。你弟弟还饿着肚子呢!”

刚到家就急着使唤她,多一句关心都没有。

她还记得上次大姐和村里几个姑娘去镇上赶集,回来稍微晚了一点儿,宋君就急得火上房,让李父出去找。

她前世真是蠢,居然一点儿都没怀疑过。

李清书只想拿到东西,不想打草惊蛇,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去灶台边烧火,宋君抱着肩膀站在她旁边儿,踢了踢她。

“不是让你去找袄子,袄呢?”

李清书抖了一下,几乎把头埋进胸口:“我没找着。”

“你个败家子儿,一件新棉袄连棉花带布头要整整5块钱!”

“要么你把这5块钱给我赚回来,要么你就你这几个月就别吃饭,从口粮里给我省出来!”

李清书脸上怯怯,心里冷笑,宋君是真不把她当人,可笑她前世竟然还奢望过来自她的母爱。

宋君那副刻薄样就连李父都听不下去了。

“二丫过两天还要相亲。你差不多得了,别搞太难看。”

宋君这才偃旗息鼓,进屋去跟大闺女唠嗑。

“二丫的事办完,你也要相看起来了,等妈带你买身好衣服。”

李清书边烧火边听着屋里说话,凑了一句:“我听隔壁王婶说镇上来了好些毛呢布料便宜又好看还保暖。”

果然,李娟一听就心动了,扯着宋君摇晃。

“我看沪市来的那几个知青就穿毛呢衣服。妈,我也想要。我要是穿上毛呢大衣,赵知青肯定能相中我。”

“中,妈一会儿就跟你去镇上看看。”

李娟扭着腰出来,站在李清书跟前,高高在上地俯视她,得意一笑:“妈又要给我买新衣裳,羡慕吧,羡慕也没有你的份儿!”

说完又转身进屋对着镜子开始捣鼓她那些化妆品。

她最讨厌这个妹妹,都是李家的闺女,偏她杨柳细腰,脸色白净五官也秀丽好看。

小弟从炕上下来,不由分说的就捡起一个木棍朝李清书身上打。

“我打死你个大懒猪。饭到现在还没做好,你是想饿死我吗?”

小弟吃的好,力气也大,木棍抽在肉上一阵火辣辣的痛。

李清书咬着牙忍了,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

饭做好照例是紧着小弟和李父先吃,李清书只分到一碗刷锅水。

饭后她收拾完桌上碗筷,心里掐算时间,开始打扫屋子。

“妈,正好你和姐出去逛,快过年了我在家里扫房。省着灰尘大呛着你们。”

李清书还是往日里一副唯唯诺诺的懂事样,宋君用鼻子哼了一声,从腰里甩出一串钥匙,其中就有主屋的。

“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要是让我摸着一撮灰,看不扒了你的皮。”

李清书连声应是。

宋君带着大女儿去镇上,小弟吃饱饭去村里疯跑。

宋君临走前让李父在家里看着李清书打扫,可他看了一会儿就不耐烦,去街口看闲汉打牌。

好不容易挨到家里没人,李清书拿着钥匙打开主屋门,心口砰砰直跳。

抽屉是锁着的,钥匙在枕头底下。

打开抽屉,抽出大红的户口本儿,里面果然有一张泛黄的纸条,上头写着的是京市地址:京大家属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