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第一章 重活一世

作者:秋风瑟瑟呀 更新:2022-10-11 10:12:12

“死丫头,新做的棉袄就被你糟蹋了!”

“我今天非打死你个赔钱货!”

陌生尖刻的女声炸在耳边,吵得李清书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

她眼皮发沉,身上又冷又疼,胸腔一阵连着一阵痉挛,恨不得把肺都咳呛出来。

扎挣着挑起眼皮,入目就是一脸刻薄相的中年妇女。

她穿着一件颇有年代感的碎花棉袄,拿根柳树条狠狠抽在李清书身上,边打边骂。

周围有几个看不过眼的老大娘过来拦着,李清书才缓过来这口气,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身上疼,头更疼,看着远处的扬谷场、泥瓦房,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半晌才反应过来。

眼前的刻薄女人叫宋君,是她妈,准确的说是她养母,只是她前世不知道,一直把她当成亲妈。

她真是傻,哪有亲妈会这么磋磨自己女儿的?

家里三个孩子,小弟是男孩儿,传宗接代,是老李家的命根,家里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什么都紧着他。

第二金贵的是大姐。每天涂脂抹粉,既不下地干活,也不洗衣做饭。只有她被当成牲口使唤,干得稍微慢一点就是一顿毒打。

昨晚她只喝了一碗能照进人影的玉米糊糊,今早灌了一肚子井水。就被赶出来洗衣服。又冷又饿,眼前一黑,手没抓住棉袄就顺着河水飘走了。

眼见着新做的棉袄飘走,李清书魂儿都吓飞了,只想着袄子要是丢了,妈非打死她不可。忘了自己压根儿不会水,一股脑跳进河里捞衣服。

衣服没捞着,人也给淹了个半死,好在有人路过河边儿,把她救上来了。

她侥幸没给淹死,却差点让她妈打死。

“死丫头看什么看,还不滚去找棉袄,今天你要是不把袄子找回来就别进家门!”

宋君没好气地挣开拉着她的几个婶子,临走还在李清书身上狠狠踹了一脚,根本不在意她的死活。

李清书目光冷冷的瞪着宋君远去的背影,两辈子的仇恨熊熊燃烧在心间,烤得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几个婶子目光同情地看着她。

“二丫你身上都湿透了,大冬天的,着凉可不是闹着玩儿。快回家换身衣裳,你妈是吓唬你的,母女间哪有隔夜的仇?”

李清书嘴上应着心里却冷笑,是啊,母女间没有隔夜的仇,可她们并不是亲母女。

前世她没把袄子找回来,宋君将她关在门外不许进去。

夜风中她穿着湿透,已经结成冰的袄子,在门口蹲了整整一夜。第二天烧得不省人事,才被出门上工的李父捡进屋里。

好在她命大,熬了几天就自己退烧了。

后来她常常回想起这一天,倒还不如在那时死了的好。

李清书病好后没过多久,宋君就开始给她相看人家。条件就一个,给的彩礼够多就行。

挑挑拣拣,最终选中了村长家的傻儿子。

那傻子虽然脑子不灵光力气却大,婚后把她打得死去活来。

村长家里自留地多,舍不得用牲口,屋里屋外的活都由她一个人全包。婆婆稍有不顺意就让傻儿子对她拳打脚踢。

有几次她实在受不住偷偷跑回家里。本想爹妈能给她做主,却不料宋君亲自扭着她送回村长家。

还一脸谄媚地跟村长说:“这妮子就是贱皮子,不打不听话!”

婆婆见娘家不肯给李清书撑腰,更加无法无天。连口正经饭都不肯给她吃,整天对她非打即骂,说她是不下蛋的母鸡,养她不如养只母鸡划算。

实际上,是那个傻儿子根本不行,结婚几年她仍旧是黄花大闺女。

后来更过分的是村长趁着人不注意,偷偷摸进她屋里,美其名曰为了她好给她个孩子,让她不用再受责难。

李清书宁死不从,从此责打她的人就又多了一个,雪白的手臂上密密麻麻全是烫出来的烟疤。

她带着满身伤,白天种地,晚上去纤维厂干活,连番磋磨下,没几年就得了肺癌。

村长家不肯给她治,仍旧让她下地干活,癌细胞扩散,她吃不下睡不着,成宿成宿的疼。

熬到最后1米66的身高,只剩下30多公斤,整个人就像麻杆一样,风一吹就倒。

即使这样傻子家也不肯放过她,直到有一天,她嘴里鲜血不止,一头扎进地里再也没起来。

李清书在婆家过得生不如死时娘家没来人。她死后娘家倒是来讨公道。一群人抄着家伙堵在傻子家门口要赔偿。

李清书游离在身体之外,成了一抹孤魂。

她冷眼看着自己家人,他们脸上有精明有算计却唯独没有悲伤。两家人杠在那里,她的尸体就停在院子外,任由蚊虫蛇蚁叮咬啃食。

最后村长家赔了500块钱,拿个破席子裹着她扔到后山上。

李清书的游魂跟着母亲回家,眼睁睁看着宋君用拿她命换来的500块钱补贴大姐跟小弟。

从头到尾他们根本就不在意她的后事,最后还是父亲说漏了嘴。

“当年那孩子换的真值,咱自家亲闺女在大城市享福。城里小姐在咱家当牛做马,死了还能换这么一大笔钱。”

虽然已经变成阿飘,但李清书仍旧感觉到一股彻骨的痛,愤怒夹杂着怨气在胸口炸开,她想要扑上去把他们撕成齑粉。

可惜时限到了,她化作一缕青烟,青烟随风散去,消散不了的是彻骨恨意。

好在老天开眼让她重生,回到了1976年。

现在一切悲剧都还没有开始。

重活一世,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连带前世的仇,那些曾经欺她辱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二丫头快回家吧,你妈就是心疼袄子,一时气狠了,哪能真让你冻死在外面。”

李清书未置可否,她能她当然能,整个李家都以磋磨她为乐,她过得越惨,他们就越高兴。

人们聚了一会儿就散了,李清书起身,踉跄了两步,决然朝山脚下的牛棚走去。

她要去找陆北辰——这个上辈子唯一帮助过她的男人。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