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滚下去

作者:娅娅 更新:2022-10-10 10:12:53

次日一早,宁轻霜醒来的时候,薛澜也已经醒了。

这下算是彻底洗清了自己冤屈了。

想了想,她还是主动和薛澜说了:“夫人,我把你的镯子弄碎了,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会赔给你的。”

薛澜也没想到,自己生个病醒来,这不省心的儿媳变了个人一般。

居然如此乖顺的来和她认错。

“那是我当年嫁进将军府的时候,阿墨祖母给我的,说以后阿墨有了媳妇,这镯子便再一代代的传。”薛澜拍了拍她的手道,“所以,那镯子也算是你的,弄碎了也不打紧。”

宁轻霜吸了吸鼻子,自己初来乍到,被这毒舌的兄弟俩怼了一天。

总算有一个人是温柔对她的了。

可怜见的,那原主还折腾这么温柔的婆婆。

“您真好!”

薛澜瞧着宁轻霜一副受委屈的模样,不觉有些好笑。

以前可是张牙舞爪的厉害,如今倒是软糯乖巧了许多。

“不光我好,我那两个孩子也是好的,左右不过是口是心非的,刀子嘴豆腐心。”薛澜拍了拍手,俨然是和事老。

宁轻霜点头,她自是知道的。

和薛澜说了一会话,外头的兄弟俩已经回来了。

看宁轻霜和薛澜靠在一起,司墨苍皱了皱眉头。

二人何时关系如此亲昵了。

不过他目前没心思去在意这个,径直道:“娘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必须早点下山了。”

“这附近地质松得异常,看着天色怕是又要下雨,万一遇上坍塌,可就麻烦了。”

薛澜心一紧:“这前头不还是旱灾,这下了雨我还以为是要好起来了,怎么会这样?”

“大旱那处是滁州,如今我们已经走到了北城。”

薛澜担心道:“虽是如此,这两个城也是不过是隔了一座大山,天气如此极端变化,又是大旱又是大灾,不会真像那个国师所说那般…”

薛澜没有说完,但宁轻霜知晓。

国师断言,天生异象,天下大乱。

正因如此,登基的新帝惴惴不安,抓着功高盖主的司家不肯放。

司家本就是镇守三朝的将门世家,新帝登基后,更是忌惮司家的兵权,再加上年少的司墨苍以少胜多的胜仗在民间威望大振。

父子兵的威望足以让皇帝感觉到恐慌,国师的卜算一出。

皇帝夜不能寐,便设计司家贪墨案,镇国将军司博以死保全族人性命。

全家被抄,但留下性命,皇帝美曰其名给司墨苍将功抵过的机会,贬到边境的蕲州平倭寇,没有任何官职,为蕲州的总督所用。

于是司家三口人,连同刚进门的原主需要徒步前往蕲州。

自己这“后妈”,也设定的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司家赶路又遇上灾荒,受罪无数,乃至抵达蕲州的时候,除了炮灰原主逃了,只剩下司墨苍一人。

瞬间她就get到了那些反派组织的心声。

她把人写得这么惨作甚…

不过她既然穿越过来,她也会努力扭转这个局面,起码她会保下薛澜和司言的。

一家四口收拾好了东西上路,他们只需要下个山,便能够抵达前方的村落。

因着下坡的关系,再加上泥水潮湿,之前摔下去的事情也让宁轻霜记忆犹新。

她一直稳稳的拉着司墨苍的轮椅,一边时刻警惕他没有身子脱离轮椅。

这一路上,她默不作声,但司墨苍能够感觉到。

她的眼神一直落在他身上,没有曾经那种为了嘲笑他残疾的鄙夷眼神,也没有那种看残废的同情弱者的目光。

似乎仅仅是出于对他的关心…

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人突然变化怎么大。

他不得不承认,现在的相处让他莫名在意,却因为她细作的身份,不由想要探究她的目的。

司墨苍深思的瞬间,没察觉到周围的异常声响。

下一秒,从草木之中窜出了五个黑衣人,手执长剑,朝着司家四口刺了过去。

司墨苍当即拔剑抵挡,宁轻霜也吓得小脸惨白,还不忘将司言和薛澜护在旁边。

她这算是零距离感受战神的厉害之处,哪怕身处轮椅之上,一柄长剑也能杀得十个黑衣人刺客节节败退。

但那些人似乎也恼了,索性针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薛澜那下手。

那个距离,司墨苍因为轮椅无法迅速转过来,难以及时抵挡下。

一道飞镖骤然发出,直接刺到了黑衣人的手上,黑衣人吃痛收回,眸光阴狠的瞪着宁轻霜。

这飞镖是宁轻霜从破庙出来的时候,在商城里购买的,为的就是留个保命的武器。

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处。

但她没什么武功,飞镖扎气球都鲜少中,方才只是危急时刻,不能不博一次。

只能争取到这一点空隙的时间,但足以给司墨苍提供足够的时间来救他们。

“给我!”他靠近宁轻霜,掷地有声道。

宁轻霜还未反应过来,一边的刺客又刺了过去,一瞬间她直接被司墨苍拉入了怀中。

她紧张的倒吸一口气,司墨苍则直接探入她兜里拿出了飞镖。

霎时间,五只飞镖同时飞出,下一秒五个黑衣人额头飙血,应声倒地。

这他喵的才叫用飞镖啊!

这若是带去现代玩电玩城,铁定能拿下头奖!

司墨苍则带动轮椅一个转身,长剑飞出,直接将最靠近薛澜和司言二人的刺客抹了脖子。

顷刻间,血沫飞扬,十个黑衣悉数死在了司墨苍的手里。

他没有说大话,先前说他哪怕在轮椅上,也能够弄死她。

完全都算是谦词了。

宁轻霜拍在他怀里,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放在了司墨苍的胸肌上,几乎是自己的痴汉属性本能爆发。

她非常可耻的,抓了两下。

这胸肌,硬邦邦,有够结实的!

司墨苍则直接黑了脸,咬牙切齿道:“宁轻霜!给!我!滚!下!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