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诬告(一)

作者:柠溪 更新:2022-10-10 10:09:05

朱翊钧从陆宁谷将军府邸回到宫中已经足足九天了。这九天,他一直在等待着陆宁谷那边的消息。与此同时,他也在小心应对着几乎日日在身边晃悠的张正元和冯保。

朱翊钧的手心微微出汗,都九天了,陆宁谷那边什么时候能有消息呢?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他面上虽然不露声色,但是内里已经是心急如焚。

自己这几日小心地应对着冯保和张正元,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就是为了能一举铲除张居正的势力。

但愿这次的事情一切顺利,朱翊钧边闭目养神边想道。

又过了一日,终于在第十天的时候陆宁谷那边有了消息。

那天早上朱翊钧早早起了床,正准备把张正元叫来继续温习功课。听到了宫内一个小太监的通传声,“陛下,陆宁谷将军求见。”

太好了,终于来了。朱翊钧内心窃喜,一摆身上宽大的龙袍的衣袖,“快请。”说完之后他坐到了上座的龙椅上。

“是。”小太监给朱翊钧行了个礼就转身出了乾清宫。

不一会儿,陆宁谷就跟着刚刚那个小太监进了来。

今天的他身着常服,但是仍旧不掩他的将军之气。大明律法,凡是将军入宫觐见皇帝都必须卸去身上的铠甲和佩戴的兵器。他也不例外。

他走到了朱翊钧的前侧,单膝跪地给朱翊钧行礼道,“臣陆宁谷见过陛下。”

早就期待这一刻了,朱翊钧激动地摆了摆手说道,“陆将军快快请起。”

陆宁谷这才站起身来,眼中透着一丝沉静。他和朱翊钧对视了几秒钟,接着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臣今日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来禀告陛下。”

朱翊钧挑了挑眉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哦?什么事情啊?说来听听。”

陆宁谷正色道,“臣要揭发张居正之子张正元企图谋反,意图不轨。幸好臣发现得早,不然的话他恐怕早已得手。”

朱翊钧还没想好他该如何接着陆宁谷的话说下去的时候,朱翊钧身边站着的冯保就站了出来一副横眉冷对的神情,“大胆,你可知道污蔑张首辅和张伴读是什么罪名?”

瞧瞧。自己还什么话都没说呢。冯保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护着张居正一方了。朱翊钧内心苦涩又觉得好笑。不过现在冯保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自己这次铁了心要配合陆宁谷铲除张居正的政权。

“诶,冯公公。事情还没弄清楚呢你怎么好说陆将军是诬告呢?朕先听听他怎么说。你就不要插嘴了。”朱翊钧给冯保陪着笑脸,冯保这人可不简单,自己还是要给他些面子的。但是这次的事情谁也别想插手谁也别想阻拦他。

“是,陛下。”冯保不情愿地努努嘴,“奴才身体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说着冯保就退了下去。朱翊钧只觉得这是冯保不愿意看到他的盟友受难,故意躲避开了这种场合,并没有没有当回事。他继续和陆宁谷说道,“陆将军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陆宁谷有了朱翊钧的支持,底气便更足了。于是继续说道,“陛下,臣也是近来发现臣的几个手下行事鬼鬼祟祟的,臣自觉不对,便去亲自查看了一番,没想到这几个人已经和张伴读暗中勾结想要造反谋取陛下的性命。”

“口说无凭,陆将军可有证据?”朱翊钧装的像是他真的不知情一样,脸上的表情甚是严肃。

“臣那几个手下就是人证。”陆宁谷煞有其事地坚定地说道。

“陆将军说话可要小心。欺君之罪恐怕不是陆将军能背的起的。”一个女声从门外的方向传来。这声音很厚实,像是一个长辈说出来的。莫不是……朱翊钧的身体抖了一抖。

脚步声越来越逼近,一个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朱翊钧的眼神定格在了这女子身上。这女子约莫着三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岁月似乎仍然是格外眷顾她,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印刻下任何痕迹。

朱翊钧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上前去不情愿地给这女子行了个礼,“皇儿见过母后。”连行礼的姿势都没有太标准和认真。

李太后却也没有纠结他这些细枝末节。毕竟眼前这档子事更急,当务之急是先解决这个棘手的事情。

“皇帝啊,”李太后一脸严肃,在宫女的搀扶之下坐到了朱翊钧龙椅身边的那把椅子上。“哀家希望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张首辅和张伴读的忠心耿耿你是知道的。你十岁登基,张首辅为你辅政,积极改革。你刚开始不肯读书,他还把亲生儿子送入宫中陪你读书。他对你为大明的贡献和付出有目共睹……你千万别……”

“好了母后不必说了。”朱翊钧这是第一次见这位生母李太后,决定给她来一个下马威。况且他也实在听不得这位母后的絮絮叨叨了。

“皇帝!哀家这是为你好!”李太后语气严厉,看向了一旁的朱翊钧。

“母后。朕知道你一向护着张首辅。可是今日之事也不是空穴来风,总得容朕先调查清楚再说。”朱翊钧也不甘示弱,回李太后道。

“陛下,太后娘娘,奴才的意思是,既然陆将军说他的手下是人证。不如把张伴读和陆将军的手下叫来一问。或许能有所收货。”刚刚跟着李太后进来的冯保一直没有说话,现下倒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主意。快传陆将军的手下和张伴读入殿。”李太后还不等朱翊钧说话便自己做了决定。

朱翊钧也表示默许,没有说话。两相指证,这是迟早的事情。相信陆宁谷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一切。

没太长时间,陆宁谷的手下和张正元便都跪在了朱翊钧和李太后的面前。

“你们各自有什么话说?来说说吧。”李太后向着面前跪着的这些人说道。

“太后娘娘明鉴,臣若是有想谋反和弑杀陛下之心又怎么会天天入宫陪陛下读书?不该早点躲起来吗?至于陆将军手底下这几个人,臣更是一个也不认识。太后娘娘也知道的,臣和家父一直和武将没有任何接触和交集,又怎么会有谋反的心?”张正元眼中饱含着委屈和不甘,手中姿势也呈现出作揖状,和李太后澄清道。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