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3 和她的合影

作者:可乐的小咖啡 更新:2022-10-10 10:08:49

回老宅的路上,言艾青的脑子里一直浮现出刚刚被咬的一幕,钟默这样的举动确实吓坏她了。

一到祖宅她便急忙溜进了自己的屋子,生怕有人看见她脖子上的红色齿印。

她顾不上脱衣服,直接就跑进浴室里,打开花洒,用如瀑一样的热水冲着自己的颈部。冲了半晌,齿印非但没掉反而更加红艳清晰,颈部的皮肤也被热水烫的通红。

言艾青恼怒着却不罢休,伸出手用力搓着脖子上的齿痕,每搓一下都在心里骂一句钟默,直到搓的脖子红肿疼痛,她才停手。

她瘫坐在浴室的地上,花洒也从手中滑落,像泄了气的皮球。

不一会,水汽便充盈了整间浴室。水雾缭绕,似袅袅炊烟,言艾青身上头发上湿漉漉的,水滴顺着她的头发滴落在衣服上。

彼时脑海里竟再一次浮现出钟默那张冷峻的脸,他一脸讥笑的说着“听说你的味道香甜可口,我只是想尝尝。”

言艾青猛然摇头,她惊诧于自己竟然会想起他。像遇到瘟神一般,她闭紧双眼深吸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来,她努力消化今天发生的一切,努力将钟默这个人从她的脑袋里清除。

经过几日,她脖子上的齿痕非但没有消除反而像某种皮肤过敏一样,越加红艳。

原想着这几天都不用祖宅,免得父母看见她的齿痕跟着担心。

可外公又发话让大家周六晚上一起去老宅吃晚饭,说是表姐的婚事要宣布。

而通常周六周日的晚上她都是在市少年宫教小朋友跳舞,要到晚上八点才下课。

原本想着赶紧换了衣服就回老宅。谁知道却被学生家长拖住了。

刚一下课,一个学生妈妈就冲了教室,拉住她的手殷切的询问孩子的近况。

这个学生是个小胖妞,虽然肚子圆滚滚的但是每次练习都特别配合,言艾青非常喜欢她。就不厌其烦的说了很多孩子上课的细节,又单独陪着训练了一会儿。

等一切都聊完,言艾青抬头看看时间,已经九点钟了,她赶紧换了衣服冲出少年宫。

刚到门口,就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面前,车窗缓缓摇下来。正是刚才和她聊天的学生家长,家长摇下车窗,从驾驶位探过身对她说。

“言老师,这么晚了你自己回去不安全吧,我捎你一段吧,我正好要去市中心。”

一听这话,言艾青一脸焦急地低头看了看手表。九点钟回老宅确实有点晚,但也好过不回去。

“圆圆妈妈,谢谢你,我正好有点着急。”

说着言艾青拉开后排车门,上车和她的学生并排坐着。

小女孩看见她进来马上搂住了她的胳膊。一边开心的说“言老师跟我一起坐车,真好。”

言艾青一脸宠溺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看见她的安全带没有系就一边说“老师帮你把安全带系上。”一边起身扣上安全带,小朋友朝她做了一个鬼脸。

“言老师,真谢谢你啊,你喝瓶水吧”前排的家长说着转过身来递给言艾青一瓶矿泉水。

“谢谢你圆圆妈妈。”

言艾青接过矿泉水,忽想起一整节课自己跟着小朋友们又蹦又跳还一口水没喝呢。

现在看着手里的水,确实觉得整个喉咙干涩的很。

她打开矿泉水,紧喝了几口。

“言老师,你家是不是在市中心那边的老宅子啊。”

“对,可。。。您怎么知道我家在那?”

“啊,那。。。那次在那边看见言老师了。”

“其实那不是我家,是我外公家。”

“是吗,那边的老宅子可是值不少钱呢。”

“。。。”

言艾青没有注意前排家长的表情,那家长更是一边开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言艾青闲聊着。

车外的天空早已经彻底黑了,小女孩刚上车没一会就睡着了。言艾青看着依偎在身侧的小女孩,自己也觉得有些困倦。

她将头轻轻靠在椅背上,竟觉得眼皮有些沉重。驾驶位的家长还在说着什么,她已经听不太清了,只恍惚中看见她的嘴巴一开一合。。。。。。

“老板,我们到了,十分钟后,你就可以下来。”

钟默挂断电话,嘴角微微上扬。他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里面正放着别墅二楼房间的画面。

钟默的手下阿廷将言艾青从门外扛了进来,二楼的屋子里空空的只有一张大床,屋顶四角都挂着监控,窗子被厚厚的白色窗帘遮挡,四面的墙壁是清冷的白色。

言艾青披散着头发紧闭着双眼,她的呼吸声很重。

看样子是完全没有知觉了,阿廷这样想着,便一把将她仍在床上。言艾青像一只柔软猫,直接就在床上卷成一团。

阿廷从没这样对待过哪个女人,以前都是女人们主动脱了衣服围上他。这次他却要帮一个女人脱衣服,他不明白钟默这样做的目的,但还是遵照钟默的话做了。

退去这些束缚,言艾青光滑的皮肤裸露在阿廷面前。修长的上身隐藏在她的长发里,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

阿廷看着言艾青他有了一个正常男人本该有的反应,而他的动作也随之停滞。

“阿廷,动作这么慢,需要我帮你吗?”房间的监控里传来钟默冰冷的声音。

阿廷闻声,立即摇头。

他拿出手机对准言艾青按下快门,可隐藏在下颚阴影中的喉咙却悄悄吞咽着口水。阿廷迅速隐藏起自己的情绪,快速按下快门。在检查了一番手机里的照片后,他直起身子朝着监控点了点头。

钟默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边左右抻着脖子一边从三楼的房间走下来,他气定神闲还是那一脸的冷漠。

他站在门口看着躺在床上的言艾青,长发散在床边,身体呈S型,脖子上的齿痕还没有消失,反而现在像充血一样红。

她和这里的环境融合在一起,就像一副欧洲的宫廷油画。

阿廷见状识趣的走到门外,钟默走到床边脱掉外套,动作轻缓的将言艾青从床边抱到里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