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二婶蒋氏

作者:执苏 更新:2022-10-09 10:08:34

一行人到寿康斋的时候,太夫人夏氏已经端坐在了正堂。

“母亲,您瞧瞧,这是谁回来了?”

就着女使打开的珠帘,夏兰心拉着林姜兴冲冲地走进屋,欢天喜地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亲生女儿了。

屋子里,夏氏坐在居中的软塌上,着一身祥云福纹绛紫色绉衣,额间戴着嵌白玉深色抹额。

早在前几年开始,夏氏就日日吃斋理佛,大约是没了荤腥养润,额头和两颊的皱纹格外深刻,加之她面相刻板冷漠,越发显得刻薄寡恩。

林姜进门的时候,瞥见她手里攒着一串翡翠玻璃种珠串,正一颗一颗地捻着。

想当年,这夏氏也是从一众侯府的莺莺燕燕中厮杀出来的,这些年年岁渐大倒是信起了佛来。

林姜眼底划过一丝嘲意,以为信了佛就能得神佛保佑,不知午夜梦回,可看到她母亲的冤魂立在床头?

这般想着,她抬头看了夏氏一眼,刻意顿了片刻,确保她完完全全看清自己的容貌。意料之中看到对方的脸上迅速浮现出惊惧和厌恶的神色,之后才状似怯怯又忐忑地垂下头,“孙女林姜,拜见祖母。”

头顶上方许久都没有传来动静,想来是真的吓到了。

林姜不无恶意地想。

她的这张脸,就连寒山见了都时常面露恍惚,可见她有多像她的母亲。

夏氏看到她,怕是恍惚中以为自己害死的人又活过来了吧。

林姜嘴角无声地勾了勾。

这老虔婆到底是老了,不及夏兰心,一上来便是一通“母女情深”的戏码,情真意切,分毫不露。

直到边上有人提醒,夏氏才怔怔回过神来,嗓音中犹带着未定的惊惶,气息也有些不稳,“回来就好,往后你住在侯府需谨言慎行,遇事多问你母亲,不可堕了侯府的名声。”

“是,孙女谨记祖母教诲。”

旁边,夏兰心慈爱地拉起林姜的手,冲夏氏软声道:“母亲,姜儿是个懂事识礼的,况且媳妇儿也会在旁提点着,母亲且宽心就是。”

林姜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母亲。”

夏兰心宽慰似的拍拍她的手背。

恰在这时,又一人打起珠帘走了进来,“媳妇儿来晚了,望老夫人恕罪。”

来人身穿云燕细锦衣,头戴金镶玉步摇,莲步款款地走进来,正是二房的蒋氏。

“这便是姜儿吧?”她峨眉微挑,朱唇含笑地走上来,细细打量了她一番,“模样真俊俏,跟岚姐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旁边,夏兰心脸上带笑,可林姜瞧着,那笑却是丝毫没进眼底。

不过夏兰心到底是夏兰心,只僵硬了瞬间便收敛了异样,亲热地为她介绍,“这是你二婶。”

林姜乖顺地冲对方福了福,“姜儿见过二婶。”

“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说着,蒋氏一脸地嗔怪,“你这孩子也是,一走就是十多年,平日里也没个书信,心也忒狠了。”

蒋氏这话说的漂亮,可深宅大院里的女子,从来都是一句话要转上好几个弯。

她这是在提醒林姜,当初侯府暗害她的事呢。

十二年前,果敢侯府在上京曾出过这样一通闹剧。

正室顾氏将将病故三个月,果敢侯就急吼吼地将继室夏兰心抬进了门。同年的元宵灯会上,顾氏留下的嫡长女林姜意外走失。为寻回幼女,果敢侯托京兆府衙门在大大小小的街巷搜查了半月有余。

结果,却在某一日突然收到来自岭南的书信,原是顾氏的母族将人带去了岭南。

这件事,一度成为上京高门贵妇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都是后宅里的妇人,都是耍弄阴私的好手,哪里会看不出这背后的龃龉。无非是新妇进门,前人留下的孩儿挡了路罢了。

林姜像是丝毫没有察觉,眉眼低垂,模样恭顺地福了福,“二婶说的是,是姜儿的不是。”

她知道,不光蒋氏在打量她,夏兰心、上座的夏氏都在瞧着她。

这果敢侯府一大家子,虽然是大房袭了爵承了侯位,可如今已是最后一代,再往后就只能是伯位。

反倒是二房,在外放的这些年因为政绩不错,颇得朝廷的赏识,连带着一直在侯府瞧夏兰心脸色的蒋氏,也跟着直起了腰杆子。

这两房彼此之间明争暗斗,于林姜是最有利的。

她恨不得把水再搅浑些才好。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