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分道扬镳

作者:执苏 更新:2022-10-09 10:08:34

林姜找来一件旧衣裳丢过去,示意裴云亭穿上,又回身将自己和他的那一身血衣处理干净,最后连同血水一道从舱窗倒进江中。

她做事有条不紊,将所有东西毁尸灭迹。

林姜转回身的时候,发现裴云亭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立马皱起了眉宇,“她们快醒了,你还不走?”

裴云亭挑了挑眉,样子颇有些无赖,“在下方才想了想,不如再应姑娘一件事,姑娘助我摆脱那些杀手,如何?”

他这话像是笃定她有脱困的法子一样。

林姜看向裴云亭的目光中,透出些许狐疑。

见她不答,裴云亭勾唇笑了笑,眼尾上敛眸光潋滟又多情,“这笔买卖,姑娘觉得怎么样?”

林姜思忖片刻,点头应下,“成交。六日后这个时辰你再过来,届时我将脱困之法交于你。”

她话刚落,原本昏睡着的红蔓发出一声嘤咛。

裴云亭应了声,嘴角含笑深深看了眼林姜,拉开舱门,闪身快速消失在了门口。

他离开没多久,红蔓就醒了。

她一手揉着后颈坐起来,像是睡迷糊了,视线幽幽地落在从舱窗透进来的残阳上,随即整个人一惊,连忙朝刘婆子的方向看过去。

林姜的声音同时响起,“放心,刘妈妈还睡着。”

一路上刘婆子嚣张跋扈,对林姜这个“嫡长女”尚且训诫一番,更何况红蔓这个女使,做的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顿臭骂。

红蔓闻言,松了口气,随即立马站起来冲林姜局促道:“奴婢睡过头了,请大小姐恕罪。”

林姜摆摆手,刚要说话,一旁的刘婆子发出一阵呻/吟,“哎哟……”

红蔓连忙走过去扶她,林姜也凑过去一脸的担忧,“怎么了,刘妈妈?”

“我的腰……”刘婆子一面捶着老腰一面埋怨,“今儿这一觉,怎的睡的这般累?”

“是不是床板太硬?”林姜说道。

她一提,刘婆子就想起这一趟上岭南所遭的罪,心里头恨得牙牙痒。

她哼了一声,憋着口怨气,嫌恶地皱了皱鼻子,“屋里头什么味儿?熏得我胸口直犯恶心。”说着,穿上鞋子就往外走,“我去外头吹吹。”

血腥味和衣服的焦糊味混在一起,自然不好闻。舱窗已经开了好一会儿,但到底还有些余味儿。

林姜把窗户又撑开了些,转回身却看到红蔓站在舱门口,躬着腰似乎发现了什么。

那地方恰好是裴云亭坐过的位子。

林姜心头猛地一跳,慢慢走过去,不动声色地问:“怎么了?”

红蔓直起身,指了指舱板和地面,眉头微皱面色疑惑,“大小姐你看,这里都湿了。”

林姜看了眼,道:“方才船身震了震,盆里的水泼出来,湿了一地。”

红蔓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奴婢还以为是船漏水了。”

林姜见她一脸恍然,似乎并未怀疑,便跟了一句“不是”。

红蔓瞧了瞧窗外沉下来的天色,对林姜道:“大小姐,奴婢去找找刘妈妈。”

“好。”

林姜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

她没想到红蔓会如此敏锐。

前世,也是他们两个去岭南接的她,只是一路上她的心思都放在应付刘婆子身上,对红蔓倒是极少关注。

如今回想起来,红蔓谨小慎微却做事稳妥,虽然时常被责骂,却多是刘婆子故意挑刺。

再者,哪怕见着刘婆子对她这个嫡长女拿出侯府老人的姿态,红蔓却依旧谨守主仆尊卑本分,没有丝毫逾矩。

林姜想不通,她这样的人最后怎么会落得沉溺池塘、一尸两命的下场?

六日后,入夜。

敲门声依约响起。

林姜拿出连着几夜赶制出来的人皮面具,往裴云亭脸上去贴。

她注意到,男人看到人皮面具的时候,只挑了挑眉,却没有半分惊诧,像是早有预料。

这让林姜心底越发的狐疑。

“姑娘好手艺。”裴云亭对着铜镜里陌生男人的脸,新奇地照了又照。

林姜拿出描眉的螺黛,说道:“转过来,还差一样。”

裴云亭自觉照做,依着她的话乖乖闭上眼睛。

林姜一边替他修饰着眉眼,一边道:“我身边的药不够,你体内的毒要下了船之后才能解。”

闻言,裴云亭睁开一只眼,桃花眸子深邃勾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姑娘岂不是泥牛入海、了无芳踪?”

林姜瞥了他一眼,“以公子之能,想必要查出我的身份轻而易举。”

裴云亭轻笑了声,不置可否。

许久之后,林姜松开手,“只要你收敛些,这张面具足以保你安全回到上京。”

裴云亭刚被她的气息弄得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气闷。

什么叫收敛些?这话说的他有多招蜂引蝶似的,虽然,确实他在上京的名声不大好,但那都是些污名。

他张了张嘴想解释,结果一转身却发现林姜已经合衣躺下,没有一丝在意他的样子。

裴云亭气结的同时,不可抑制地涌起一股失落。

林姜可不知他心中所想。

明日就要抵达清水码头,她这几日一直在忙,实在困倦的厉害,不多一会儿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周遭都是嘈杂声,林姜便知道是客船靠岸了。

三人走出舱房,在甲板上与马夫和护卫汇合,随着人/流一道儿走下船。

码头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却没有一个是侯府派来接她的。

林姜看着阔别多年的上京,饱满的红唇抿出锋锐的弧度。

马车抵达侯府的时候,已经是申时三刻。

女子寻常时候不得进出正门。

马夫牵引着马车从府门前驶过,林姜撩起车帘朝外看去,只见高挂的匾额上面,“果敢侯府”四个烫金大字,气势庄严又肃穆。

侯府高门,终有一日,他们会跪着求她从正门踏进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