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宦臣 04

作者:环欢 更新:2022-09-22 10:18:14

只有这一次,卫光是被裴鹤延“请”出去的。

裴鹤延八岁入宫,在皇宫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从未发过这样大的火。

他将所有人赶走,将暖阁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良久才冷静下来。

暖阁书架弹出一道暗门,里面露出一间十分隐蔽的密室。

裴鹤延走进去,里面由价值连城的夜明珠镶嵌照明。

密室正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受着香火供奉的祠堂,祠堂里密密麻麻供了一墙的牌位。

为首正中的两个牌位,一个写着先楚孝宗昭皇帝之位,另一个写着先楚明德纯皇后之位。

其余的牌位加起来不多不少一百五十位,每一位都是他骨血相连的亲人,却被这卫国先帝一一屠杀殆尽。

裴鹤延跪在灵前,看着香案上供奉的香烛,眼神晦暗不明。

所有卫国皇室,他应该杀得一个不剩的,他应该搅得这皇城日日不宁的,他不该让卫光活着长大的。

可这些年来,因为一个卫光,他心软太多次了。

裴鹤延在灵前跪了两天两夜,希望父皇母后以及各位至亲在天之灵能宽宥于他。

只有卫光,永远不知道,为了他,裴鹤延是放弃了多深的仇恨,才让卫国江山有如今的太平。

而蛊虫这次反噬十分严重,裴鹤延将自己关在冰室忍受着蛊虫折磨,最后将自己一块臂肉生生咬了下来。

好在列安及时赶来,没让他拔剑断手。

迷迷糊糊晕过去后,裴鹤延梦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他六岁时父皇和母后十分恩爱,他是楚国唯一的皇子,从小享尽宠爱。

可有一日,还是将军的老卫皇起兵谋反,楚国一朝亡国。

他被父皇的贴身太监救下,藏身皇宫密道,却亲眼看见父皇刚烈自刎,母后殉情。

为了逼问出他的下落,老卫皇让他的兵将玷污了他的两位皇姐,大姐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抵死不语,二姐被兵将折磨玷污至死也没吭一声。

他的舅舅被人斩断四肢,临死之前绝命高呼:“鹤延,报仇!”

还有自幼与他一起长大的表兄,疼爱他的堂姐,都一个个倒在那一日的大殿之上。

裴鹤延在皇宫暗道里苟活了一年,到后来没有食物了,是父皇的大太监割掉自己的腿肉让他裹腹,只为让他活着向卫国讨清这笔血债。

所以裴鹤延八岁生日那年亲手替自己净了身,杀了一个刚入宫的小太监,取代了他的身份活在了老卫皇的眼皮底下。

他练最邪的功法,做最无耻的事情,受尽所有屈辱和谩骂,终于成为老卫皇的心腹,他毒杀老皇帝,将卫国的大权死死捏在自己手中。

“主子,主子……”

列安的声音将裴鹤延从那场没有尽头的噩梦中拉回来。

裴鹤延出了一身冷汗,梦醒以后,心里都恨得发痒。

“主子又做噩梦了?”

裴鹤延眼底一片阴鸷:“去查,卫光是怎么知道咱家身份的!”

……

混天殿。

卫光捂着心口,看上去脸色差极了。

一位老太医为他把过脉,从怀中摸出一只小瓷瓶上前。

“陛下现在已经好多了,再多吃两月这乌木丸便能彻底痊愈了。”

卫光沉默着接过,倒出一粒咽了下去。

“好在宣王将你引荐给朕,不然朕就要被裴鹤延那贼子害死了。”

老太医犹疑了一下,想起裴鹤延叮嘱他的,又将话咽了下去。

裴鹤延说皇帝不会允许他的人待在身边,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正此时,侍从传话说宣王求见,卫光遣走老太医,将宣王诏进殿。

“舅舅,事情办的如何了?”

宣王是个满身富态,眉眼精明的中年男子。

他捋了把胡子,神色莫测:“陛下放心,待陛下生辰宴请裴鹤延,臣密布下三百刀斧手,必将裴鹤延拿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