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宦臣 03

作者:环欢 更新:2022-09-22 10:18:14

殿外的风大了,风声呼呼,听得后脊背都在发凉。

卫光从牙缝里很恨挤出几个字:“你当然敢,朕在你眼里不过就是掌中玩物!”

掌中玩物。

裴鹤延心里细细品着这四个字,忽然笑了。

他抬起卫光的下巴,嗓音喑哑:“没错,我死之前,你永远是我的掌中玩物。”

说完,他低头吻上卫光的唇。

印象中,他的唇是甜的,可今日裴鹤延只尝到苦味,浸入心肺的苦。

裴鹤延伸手去剥卫光的衣服,丝毫不顾卫光反抗。

他就是要让卫光永远记住,他不可能去爱一个女人,他从身体到灵魂都是属于他裴鹤延一个人的。

到后来,卫光似发了狠,反客为主。

水月交融的那一刻,裴鹤延才感到一丝满足。

卫光从身后环住他,咬住他的肩头,半晌直到血腥味弥漫进口腔。

他低声问:“裴鹤延,痛吗?”

裴鹤延便笑了,咬着牙道:“卫光,还不够,若是我恨一个人,我会生生啃掉他一块肉,连骨头都嚼下去。”

卫光沉下了脸,狠命的发泄。

结束后,裴鹤延难得浅眠了一会儿。

醒来时,卫光已经穿好衣服,看见裴鹤延起身,冷冷笑了一声。

“裴鹤延,你知道你昨晚像什么吗?”

裴鹤延自嘲一笑:“勾栏瓦舍的做派,是吗?”

“公狗。”卫光一脸讽刺。

啧,他的君主骂起人来还真是伤人。

裴鹤延没有反唇相讥,坦然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袍。

只是临走前,他还是再次警告了一声。

“卫光,跟宣王府保持距离,不然,别怪我杀了你那所谓的心上人。”

这心上人三个字说出口还真是让人闷的慌。

裴鹤延一路想着,回到暖阁支走了侍从,下一秒,就吐了一口鲜血。

列安从暗处闪身出来,一把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

“主子!”

裴鹤延昏过去之前,紧紧抓住列安的手臂。

“取我的血,做成乌木丸给陛下送过去。”

裴鹤延病了半月有余,却没让任何人知道。

宫里人人都知道,他练的是邪功,每个月都要闭关一阵,吸人精血来滋养自己。

可实际上,他练邪功不假,却对他人无损。

他练的是阴损折寿的内功,练得越狠,死得越快。

他知道自己能不练尽量不要碰,可他不练,便抑制不住三年前从卫光身上移种来的蛊王。

裴鹤延暗暗叹了口气,开始翻阅最近卫光批过的奏折。

大事民生卫光处理得非常妥帖,可在翻到近日的军权调动时,他将奏折狠狠摔在了桌面。

“将折子拿回去,让陛下重批,禁卫军军权绝不可交到宣王手中!”

折子打回去不到一个时辰功夫,卫光便兴师问罪来了。

“裴鹤延,朕才是皇帝,难道连区区一个皇城节制权都做不得主吗?”

裴鹤延淡淡看了他一眼,一脸平静:“除了宣王,你给谁都无妨。”

卫光不服,上前狠狠揪住了裴鹤延的衣襟:“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来管朕,宣王是朕的娘舅,朕不信他,难道信你这个奸臣吗!”

裴鹤延打开他的手,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冷道:“愚蠢,若有一日你丢了江山都不知道是谁盗了!”

“江山?”卫光气极反笑,“是谁窃国,天下周知!”

裴鹤延知道,自己把持朝政太久,卫光贵为皇帝却无实权,一身尊严扫地,定然对他恨之入骨。

他不想解释,起码他现在的身子还能撑些时日。

“禁军军权臣先替陛下掌管,毕竟陛下身边暂无可信之人。”

卫光目光泛着恨意:“你一个前朝皇子,叛贼出身,竟也如此大言不惭!”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