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到底是卖个好

作者:我爱吃肘子 更新:2022-09-21 10:22:19

蒋文仲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不论官身,私下聚一聚?

你堂堂三品大员,私下和其他的官员聚一聚,也不怕被人听去了风声,说你结党营私么?

而且就蒋文仲这年纪,已是古稀之年,都能当他的爷爷了,居然兄弟相称,这话说得着实给面子。

这老小子打什么主意呢?

丰化雨心中疑惑,面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顺着蒋文仲的话道:“那就斗胆喊一声蒋老哥。”

蒋文仲顿时笑得更热情了,连连招呼丰化雨坐下。

“来,丰老弟,这燕归楼的醉仙酿可是难得,以往可都是需要预定才拿得到的,今日可是来巧了,正好有。”

“就算不是好酒之人,喝了也是赞不绝口,老弟快尝尝。”

丰化雨轻笑,这酒他也不是没有喝过,也就那样吧,毕竟这个时代限制,能酿出什么高度酒来,号称能把神仙都喝醉的醉仙酿,估计也就二十来度。

“老弟,这可是燕归楼的招牌菜,赶紧尝尝,凉了味道可就不好了。”

蒋文仲一阵招呼,真是有些热情得过分了。

丰化雨和蒋文仲本来就不熟,被这么热情招待,倒是有些不自在,就喝了杯酒,干脆问道:“蒋老哥,心中有事,怕是喝酒也喝不痛快,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吧。”

蒋文仲脸色一僵,随即有些悻悻的坐了回去。

堂堂尚书,能露出这一副表情,着实奇怪。

沉默少许,蒋文仲才支支吾吾问道:“丰老弟,今日早朝上所说的,灾银贪污一案,不知陛下是打算如何处置?”

丰化雨听得心里好笑,果然是这事。

不过,想来也对,当初这个蒋文仲他也是暗中调查过的,算是一个贪官。

为什么说算是呢,因为钱他贪,事他也干,而且贪得不算特别多,再则人又胆小谨慎,贪了钱还不敢花,因此他们一家过得其实都较为清贫。

跑来燕归楼吃一顿,还上的都是招牌菜招牌酒,放这位身上,都算得是大出血了。

丰化雨手指轻敲桌面,今日早朝告状的时候,这老家伙倒是没有出声。

当初他也去蒋文仲家里闹过,他居然没有趁着这次机会告状,倒是算不上敌人。

毕竟,今早的事情闹得多凶啊,那么多官员告状,把他的罪状都数出来一百多条,也就是没有品级足够高的官员牵头。

不然,今天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说来,今日早朝也奇怪,高品官员之中恨他的也不在少数,今天居然一个都没有开口,尤其是左相赵无垠,一句话都没有说。

蒋文仲还在一脸纠结的看着他,程润年见状收回思绪,装听不懂的样子,道:“陛下该如何处置,我怎知道,等公文吧。”

蒋文仲顿时脸色一苦,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早朝过后,陛下不是召见老弟了么?”

程润年同样苦笑,道:“还说呢,叫我过去把我臭骂一顿,这不,还削了我的官职,让我留待京中查看。”

蒋文仲颇为意外:“还有这事?”

“当然,我骗你作甚?想来最多明天公文就下来了,有说谎的必要么?”

听到这话,蒋文仲才信了几分,不过依然费解。

丰化雨官职虽然不高,但以往犯了那么多事,一点实质性的惩罚都没有,官场里面的老油子,谁还不看出丰化雨和皇帝之间有点猫腻。

但这一次,皇帝居然真的惩罚了,这次丰化雨破获了灾银贪污一案,怎么也说有功啊,怎么还被革去了职位呢?

难道说,是因为今日早朝群臣给的压力太大,皇帝此举是为了给其他人一个交代?

想了想,蒋文仲又问道:“那,这灾银一案……”

丰化雨摆手:“蒋老哥,这个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了,幕后黑手已经找出,证据确凿,而且他也认罪了,待到方与同问斩,这件事情便可尘埃落定。”

听到这话,蒋文仲才终于松了口气。

尘埃落定的意思,就是不会牵连到其他人的身上。

丰化雨又问:“蒋老哥,你这么关心这件事情做什么?”

蒋文仲苦笑一声,道:“如何能不关系,方与同再怎么也是老夫手下的人,惹了这么大一个祸事,老夫岂能没有半点关系?”

丰化雨摇头:“就算是受到牵连,不过也就是罚一点俸禄,不痛不痒,犯得着让蒋老哥整这么一出么?”

“这一桌子的酒菜,怕是不会低于一百两吧?蒋老哥这可是下了大本钱。”

蒋文仲苦笑连连,一阵摆手:“不瞒丰老弟,老夫年事已高,受陛下器重,担任户部尚书一职,可近年来老夫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已经准备向陛下请辞了。”

丰化雨惊了:“你要请辞?”

户部尚书请辞可是大事,这堪称是油水最足的官职,六部之中也是以户部地位最高。

毕竟,钱都是人家给批的,谁敢得罪他啊?

若是蒋文仲请辞,那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眼红,想着把这个位置拿到手呢。

丰化雨更是听得心头一沉,最主要的是不能让赵无垠的人得到这个位置。

蒋文仲此人,胆小,当初赵无垠就拉拢过他,但是被拒绝了。

现在看着朝堂上君臣融洽,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皇帝和左相之间有着绕不开的矛盾,只是现在还没有爆发而已。

赵无垠的对立面是皇帝,蒋文仲这个人胆子又小,自然拒绝,当然他也不敢得罪赵无垠,所以算是保持中立。

这种结果无疑是有益于皇帝的,可如果他请辞,换上了赵无垠的人来坐这个位置,只怕皇帝这边刚稳住的阵脚,又要乱了。

“蒋老哥,此事关系甚大,可要好好考虑考虑啊。”丰化雨语重心长道。

蒋文仲点头,不过却道:“此事,老夫已经思虑良久,已经决定了。”

“老夫这个年纪,怕是已经没有几天活头了,再紧攥着这个位置,往后怕是危险不小,现在老夫只想安安稳稳的把位置交出去。”

“此次灾银一案,可是把老夫吓得心惊肉跳。”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