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认罪

作者:我爱吃肘子 更新:2022-09-21 10:22:19

年前关内洪灾,十数万人受难,朝廷得知此事,立刻调拨了赈灾银,只是两个月之后才知道,赈灾银只有不到四成到了关内,以至数万人死亡。

皇帝知道此事之后龙颜大怒,随即指派刑部彻查此案,只是近两月过去,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导致很多人都快忘了这个事情了。

眼下,却忽然被丰化雨给提了出来,而且言语之中直指方与同。

可是让方与同吓了不轻。

“陛下,丰化雨满口胡言,贱内刘氏不过一介女子,怎么可能和灾银扯上关系?”

“还请陛下立刻将丰化雨问罪斩首!”

丰化雨却是道:“方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讲啊,刘氏虽和灾银扯不上关系,但方大人你却不同。”

“这次关内受灾的青川府知府,恰好是刘氏的胞弟刘佑,也就是你的小舅子。”

“你一个户部侍郎,联合知府,想要昧下灾银很容易啊,你说呢?”

方与同脸色大变,连忙跪地面向皇帝:“陛下,丰化雨一派胡言,还请陛下明察!”

“丰化雨,你如此污蔑老夫,可有证据?若是没有,你污老夫清白,老夫定要与你拼命!”

丰化雨有些惊讶,竟还真的有人上赶着找死的?

就见他叹了口气,然后从怀中抽出两本书。

“陛下,此乃昨夜刘氏叫出来的账本,微臣已经核算过了数目,和灾银所缺分毫不差。”

“另外一本,便是这一次灾银一案所牵连的所有人,灾银是如何被贪污,如何转手、洗白的,都在上面,还请陛下过目。”

皇帝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连忙下来接过,然后递给皇帝。

皇帝过目,原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方与同,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方与同现在已是面无血色,这怎么可能!

那个事情,他们明明做得极为隐蔽,刘氏知道的根本就是很少一部分,就算是刘氏把她知道事情全部说出来,都不足以定罪才是。

可现在看皇帝的表情,分明是证据确凿!

方与同一咬牙,道:“陛下,丰化雨没有抓人的文书,却无端把贱内抓走,之后必然是严刑考验,屈打成招,绝非事实!”

其实刘氏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他都不知道,刘氏半个月前就说要回小舅子那里祭祖,根本早就不在京城了才是。

而丰化雨抓人没有文书,也是有先例在前的,所以方与同在赌!

他就赌丰化雨这些所谓的证据,不是他查到的,而是他作假作出来的!

皇帝面色不变,看向丰化雨:“丰化雨,你可有话说?”

丰化雨微微挑眉,道:“回禀陛下,微臣的确没有抓人的文书。”

听到这话,方与同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赌对了!

当即心中底气大增,怒道:“陛下!按大颂律令,若无文书擅自捉拿,当是滥用职权之罪,贱内乃是朝廷命官的亲属,罪加一等!”

“还请陛下下旨,将丰化雨捉拿问斩!”

丰化雨笑了,道:“方大人,你别急嘛,我话都还没有说完呢。”

“臣之前前往青川府调查灾银一案,在青川府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证据,却不料回来的时候被你的小舅子刘佑察觉,想要让我走不出青川府。”

“要不是微臣武艺高强,或许还真死在那里了,而你的小舅子和夫人正好也被我当场抓获。”

“那时候你小舅子可是调动了青川府守军,可以为我作证的人很多。”

“至于你说的严刑拷打,更是无稽之谈,我丰化雨再怎么也不至于对一个女人严刑拷打啊。”

说罢,丰化雨便转向皇帝,拱手道:“陛下,现方夫人就在宫外,还请陛下召见,是不是严刑拷打,一看便知。”

皇帝此刻阴沉着脸,缓缓的点了头。

“宣,户部侍郎方与同夫人,刘氏觐见!”

太监高喊,随之刘氏被人架着走了进来。

刘氏而今已是一身囚服,披头散发,好不凄惨,不过她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

只消看一眼,就知道她显然并没有被严刑拷打。

刘氏一进来,连给皇帝行礼都不做了,只是踉跄着跑向方与同,嘴里喊道:“老爷,完了,全完了。”

“让琳儿活,老爷,认罪吧,琳儿还能活!”

方与同顿时如遭重击,眼前一黑,晃悠了几下,险些直接栽倒。

他怨毒而又恐惧的看向了前方的左相赵无垠,又转而看向皇帝,最终重重的磕头在地。

“臣方与同认罪,亏对陛下百姓,请陛下降罪!”

“只愿陛下看在微臣往日兢兢业业,放过罪臣的小女儿方琳。”

皇帝终于脸色一变,站起来,痛心疾首。

“方与同啊方与同,当初先皇见你一身风骨,便放心的将这个位置交于你手,没想到你竟也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来!”

“青川府十数万灾民啊,你可知有多少人拿不到赈灾银,饿死在城外!”

“你……来人,将罪臣方与同和犯妇刘氏拿下,按律惩治。”

“也望诸位爱卿引以为戒,莫要辜负了朕,辜负了百姓的期望!”

“退朝!”

皇帝心情很不好,一挥衣袖离开。

下朝了,百官自然陆续离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被带走的方与同,有震惊惊讶,也有疑惑不解。

不过,也有不少人愤恨的瞪向丰化雨,这一次这么多大臣站出来,联袂请皇帝降罪,结果依然是这般不了了之。

但这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过话的赵无垠,却是向丰化雨走去。

“丰大人是何时去的青川府,却是没有听说过啊?”赵无垠问道,语气倒是很自来熟,好像两人是多年好友一样自然。

“赵大人,我不过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什么时候离开京城,自然不足以引得大人在意,大人说对不对啊?”

赵无垠盯着他数秒,最终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自顾自离开了。

丰化雨,则是看着他的背影,良久。

不多时,便有太监过来,低声道:“丰大人,陛下召见,请大人移步御书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