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哟,小臀儿挺翘

作者:陈夫人很忙 更新:2022-09-20 10:52:32

S市已经癫狂了一天一夜了。

【啊啊啊!赢婊离我家傅肆哥哥远点啊!】

【呜呜呜呜,傅总一世英名,竟然被那个骚B十八线公交车调戏了,她凭什么啊?!】

【你们说,她最近参加的那个《青春与你》,不会也是靠让导演爽争取到的名额吧?】

【难道更可怜的不是我们家赢月冰么?摊上这么个恶臭姐姐,还被常年蹭热度!】

【这十八线下面比恒河水都还要脏了叭,嘻嘻。】

在“热心”市民们的狂轰滥炸之下,助理若曦苟且偷生,勉强从公司一路逃到了赢清晚家,而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在优哉游哉的看电视?!

电视机在播放各种美女的幻灯片,那女人看的一幅色令智昏的痴汉样,丝毫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腰绝了,嘶……妹妹杀我!”

“你……”若曦强行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

“完了清晚姐姐,你火了!”

闻言,赢清晚转过上半身,手撑着头,“我这十八线终于火了不是好事?愣着干嘛?开瓶二锅头庆祝。”

说完,她懒洋洋的从沙发爬起来,举手投足之间妩媚妖娆,像极了从古代遗留至今的祸国妖姬。

身为南楚女皇,她吃了渣爹的不死药生活至今,更换过无数身份。

赢清晚这马甲,是最拉跨的。

于是她索性躺平当起了咸鱼,却不想,自己竟还能火?

就离谱。

若曦无语望青天,“您火的方式是被全网喷!之前您调戏傅肆不知道被谁偷拍下来发网上了!”

“傅肆哪位?”

“……?”

“你这什么眼神,我真不记得了。”

“嘶!就是你之前说那个啊!你,你说人家……那个,摸起来很爽的那个!”

赢清晚收敛眸光,“哦。”

她好像,是调戏了一个男的。

叫傅肆么。

“不就是说了句有晚上要不要约么?”

何梅当场破音,“你约的可是权门市的顶级大佬啊姐!!”

傅肆,年仅二十八岁就已经接管了权盛集团,作为唯一掌权人,他稍微皱皱眉,S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企业得倒下了。

而他常年身体羸弱,顶着一张近似天神的容颜,皮相骨相皆都当得起一句绝世美人,看似病弱,却执掌所有企业的死脉,杀伐决断、雷厉风行!

这样的反差……再加上这样完美的人设,哪个少女又拒绝的了呢?

可赢清晚这B调戏谁不好,竟然调戏这么冰清玉洁的高岭之花,不被问候祖宗十八代都是不错的了!

此时,若曦颇为幽怨的看着赢清晚,“而且,你确定你只说了这一句?!”

赢清晚:“……”

嗯,好像不止。

思绪回到过去。

那天,傅肆刚刚收购了她所工作的星耀天娱,自然要来公司走个流程。

在听经纪人介绍新老板时,赢清晚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曼妙身姿好似拂柳。

慵懒的狐狸眼挑了挑,氤氲着邪欲光泽,“新老板啊?我今晚有空,要约吗?”

众人愕然!气温骤降至冰点!

全然没意识到气氛的变化,赢清晚看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西装背影,只觉得这人真没礼貌。

于是她调侃:“哟,这小臀儿还挺翘,摸起来很爽吧?”

所以,她一个只会干饭看美女的十八线小糊咖,会莫名其妙的爆火……啊不,是被傅肆的“老婆”们爆喷。

嗯,自己表示理解的。

毕竟她一无是处,平时就是男女通杀的调戏,又从来都不努力去搞事业,只想在家里当个发烂发臭的咸鱼。

此时,手机传来特殊铃声,那是一个群专属的声音。

【MS组织】

【只会敲键盘的K:哈,当时我就觉得那个糊咖有些眼熟,一查……这不就是你嘛?@匕首好凉】

【凌逍喜欢玩具枪:K查人能力还是有东西的,但我现在心情略复杂。】

【猎马人:别怕呀宝贝,以你的背景调戏傅肆,那是他的福……等会儿?傅肆?没事了,我啥也没说。】

“一群憨憨。”赢清晚眼角一抽,默默关了手机。

被大号好友翻出小号黑历史是什么人间疾苦?

若曦还以为赢清晚是看了网上喷自己的人才爆粗。

“清晚姐姐,您这话敢留在记者们面前说么?赶紧过去公司吧!你家经纪人已经崩溃的想跳楼了!!”

“彳亍。”

十几分钟后,赢清晚优哉游哉的顶着鸡窝头到了公司。

好几个员工都在窗户旁劝想跳楼的何梅,而后者则是痛哭流涕的控诉赢清晚,“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你干的好啊,你干的真妙啊!!”

“……嗯。”赢清晚抬来板凳坐下,嗑瓜子的动作一顿,看起来像是在认真反思。

然后,“谢谢夸奖。”

何梅:???

赢清晚:“不过我觉得应该说干的真绝,毕竟随便一睡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何梅简直要疯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搁着YY呢?赢清晚能睡到傅肆算她输!

她抓狂,“你想想你内忧外患这么多年,旁边还有一个白莲花妹妹虎视眈眈,你还准备继续浪下去吗?求你认真营业吧!也就是我刚毕业涉世未深摊上一个你,就被你如花似玉的脸骗了以为你星途璀璨!你个渣女在娱乐圈都快混不下去啦!”

“能不能让我过上一天好日子!!”

活像是炸毛了的小猫咪。

不,是即将崩溃的。

赢清晚怔了怔,默默掏出一张黑卡。

“去吧,把权门市最贵的那条街买下来。”

何梅:“……我记得你们赢家都快倒了,全靠赢月冰撑着。”

“啊?不信算了。”赢清晚一脸的惋惜,“这张黑卡可是能买下整个权门市的呀。”

闻言,何梅顿时一阵气血上涌。

“算了我还是跳楼吧。”

旁边的员工们又是拉拉扯扯。

好说歹说,终是将何梅哄了下来。

但,是以赢清晚这次保证绝对不鸽,参加《青春与你》为代价。

而何梅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你以后记着!傅肆不是你可以肖想的,那种天神你一辈子都只能仰望!死了这条心吧,我们安心搞事业好不好?”

然,赢清晚听到这话内心却毫无波澜,嘴角邪邪的上扬。

她对傅肆可不感兴趣。

毕竟,睡都睡过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