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撒娇

作者:不吃胡萝卜的兔老大 更新:2022-09-20 10:51:46

那人挥动胳膊,刀尖眨眼间就要落到她鼻尖。

她眸子一缩,危机意识让她全身紧绷,内力翻腾,四下汇聚于掌心!

强大的内力眨眼间就在二人之间带起一阵急促尖利的风,对方原本就当她是个废物,毫无防备,眼下突生变数,他手中的刀硬生生被她的内力带偏!

那人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赵苡的掌心马上就要劈到他手背,这一掌下去就算不死也要碎了骨头,她眸子一闪,忽然反应过来当下的情形,迅速收掌。

但,为时已晚。

她掌心和匕首之间的距离过近,她内力散去,又没有遮挡,在场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捏了一把汗。

倏的一声,白刃刺破皮肉,她空掌接过对方的匕首,趁其不备,抬腿猛地一脚踹开他。

掌心被利刃割破,深可见骨,她咬着牙。

痛。

痛到浑身发颤。

猩红的血液从她掌心汩汩流出,砸在地上,染红了官道上的地砖。

倒在地上那人捂着小腹顿了顿,立刻又捡起一旁的匕首,跌跌撞撞再次冲向她!

砰!

这次那人还没能到她面前,马车门忽然大开,里面飞出一个茶壶,直直地砸在他额前,原本饱满的额头瞬间凹下去一块,他瞪着眼,笔直地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池渊的手笔,果然狠辣!

围观群众见死了人,立刻惊慌尖叫地作鸟兽散,也无人去管赵苡这个德安公主究竟站在南北哪边,原本还热闹一片的街道眨眼间空空荡荡。

闹事的死囚看着自己的领头咽气,甚至再闹下去可能会平白浪费了逃出生天的力气,相互拉扯着逃离了现场。

于是空旷的长街除了那些巡逻官兵,便瞬间只剩下池渊和她,以及一具尸体、两个仍未回神的随侍。

“回来。”

又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听得她回神。

赵苡右手握拳,将血和伤口都藏在掌心之间。

她上车,在他身边坐下,伸手取下染了血的面纱,一言不发。

无痕极有眼力见地关上车门,拉起还未回神的风歌就接着赶路。马车门被关上,车内安静得针落可闻声。

池渊目光一直放在她脸上,她低着头,没什么表情,右手紧握,压着伤口慢慢止血。

他眸光闪了闪,心头忽然涌上一股异样的情绪。

她为什么不躲?

分明看着小小一个人儿,在床上时那样娇俏,忍不得疼,可现在手心的伤深可见骨,她却一声不吭,乖巧的像个布偶。

强烈的反差,倒让他倏然生起一股猛烈的冲动,难以压抑。

难不成她下了蛊?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绪,伸手打开马车内暗格的柜子,取出金疮药和纱布。

“过来。”

闻言,她挪了挪,坐到他身边:“奴家怕脏了王爷的衣裳……”

又变成了这副乖巧模样,惹得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潮再度汹涌。

这种随时失控的感觉让一直以来冷静自持的淮南亲王十分烦躁。

他难以纾解,于是给她上药的动作便粗鲁了些。她咬着牙,左手死死地揪着裙摆。

若不是怕他看穿,她大可以躲开那人的匕首。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的才学,她的武功,她那些不为人知的身份,都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今日她不过是向他和世人证明德安公主并非痴儿,至于以后——总得一步步来。

一朝被他看穿,往后便不觉得新鲜,若想他时时刻刻挂念,那一定要常让他觉得稀奇。

她是未经世事,但如何拿捏他的心思,她还算有几分把握。

“王爷……疼。”

他的动作实在过于粗鲁,她忍无可忍,终于脱口而出。

额头上挂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她抬眸,湿漉漉地看了他一眼:“轻一点……”

似恳求又似撒娇讨饶,这模样他再熟悉不过。

他喉结动了动。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