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伺候

作者:不吃胡萝卜的兔老大 更新:2022-09-20 10:51:46

北朝一年。

南山别院。

东侧的厢房门虚掩着,廊下站着一个侍婢和一个护卫。

外头死寂一般,只有里头隐约传来细细簌簌的响动。

隆冬月,屋内火炉早就熄了,阵阵寒风从窗缝里钻进来,本当刺骨,可床榻上的人却像是烈火焚身。

赵苡双手撑在榻上,仰着头,脸上滚下细细密密的水珠子,顺着耳根落进身后那人的唇里。

“怎么?”那人咬着她的耳珠子,舌尖腥咸,发狠似的折磨她。

赵苡难耐,唇间溢出阵阵颤音,抖成了筛子,指尖没进掌心的肉里,瞬间出现几道血痕。

他大抵觉得不快,停下动作,伸手将人翻了个面。

她身形小小的,还不到他胸前,骨瘦如柴,却肤若凝脂。

他捧着她的小脸,才发现上面泪痕交错。

“哭?”他唇角似带笑意,“哭什么?”

她还没说话,他又是狠狠一下,她惊叫出声,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眼前一黑,四肢百骸酥麻得阵阵颤抖,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她一双浅棕色的眸子颤得失焦,他掐住她的脖颈,一下比一下凶狠。

“看着本王。”他冷冷出声,赵苡吓得倒吸一口冷气,立刻看着他的眼。

浓的化不开的墨,大抵就是这个颜色。

他的眸子深不见底,仿佛卷起惊涛骇浪,又仿佛平静无波。

她看不透他。

她一颗七窍玲珑心,还是第一次看不透谁。但示弱,总没有错。

他大概满意了,动作也轻柔下来,低头去吻她的眼,而后,又是唇。

紧咬的牙关松了些。她涉世未深,从未想过云雨之事竟如酷刑,一夜下来,她已然成了半个废人。

但那又如何,哪怕眼前人是恶鬼,她也定要赌这一把。

“奴家能得王爷倦宠,此生无憾。”她轻睨他一眼,又立刻别开,咬了咬下唇,牙尖划过的地方,像绽开了一朵朵红梅,血色鲜艳。

当真是极美。

池渊眸子一暗,浑身一紧,暗潮又汹涌而来。

他二十有余,驰骋沙场朝堂十年,也称得上阅人无数,却从未有女人能让他如此失控。

赵苡皮肤白皙似玉,唇红似血,一双浅眸里流波婉转。她年纪尚小,也不知是手段还是懵懂,把私心和恳求都写在眼里,竟叫他……无法拒绝。

“王爷……”她虽不曾经历过这些,但就一夜,也摸透了他心思。

她声音低低的,带着蛊惑和试探,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池渊挑眉,眼底的情绪浓烈翻滚。他眼眶猩红,却没有动作:“小公主,你可知这是何意?”

什么痴儿,什么呆傻,什么丑陋不堪。

南朝皇帝多半是因为眼瞎才亡了国,将这样的女儿封在别院数年,当真暴殄天物。

赵苡的睫毛颤了颤,呼吸急促:“奴家知道。”

南朝的国亡了,如今是北朝的天下,她需要这位亲王的倦宠,这是她苦苦等待才等来的命数。

为此,她可以付诸一切。

她的气息香甜,池渊轻笑一声。

一夜的缠斗,她倒是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小身板。既如此,他又何须再隐忍?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