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横死之妇

作者:黄辰夜里 更新:2022-09-19 10:13:32

王怀问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觉异常的,他问的仔细,把时间推回我相亲回来那天,等我交代完,他笑笑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说让我等一下,他去车里取些东西。

我一听他要出去,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提出我和他一起去,或许是看出我害怕,他没有拒绝。

两个人出去后,王怀绕到他那辆车后去开门取东西,我打量了一下他那辆SUV雪佛兰,同事的老公也有一辆,价格十万左右,像我这种穷鬼是买不起的。

“好了,跟我来吧。”

王怀提着一个塑料袋朝我说到。

我跟他回到宿舍里,他小心取出带来的东西,我一看是一把香烛和一个苹果,不知道是不是早有准备。

只见他抽出三根香和俩蜡烛,掏出打火机点燃后在屋里的各个角落都拜了拜,嘴里念念有词,我偶尔听见一两句“老君,急急如律令”什么的,王怀一番操作我也不懂。

正当我看得认真时,门外突然刮来一阵风,宿舍的门被砰的一声关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被这动静吓了一跳,跑到王怀身后,他却神色冷静,把香插到一个苹果上,对着一面墙念念有词。

随着王怀嘴里的咒语,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接颠覆了我对玄学的认知!

屋里的蜡烛光摇曳未灭,墙上除了我和王怀的影子外,居然开始慢慢浮现出另外一个影子,待完全呈现出来后,居然是个女人的。

王怀表情严肃地盯着那墙上的影子,没有任何话语交流,表情却有着不同的变化,让我觉得好奇。

“撤!”

没一会儿王怀右手凝指比划了一下,大概是作法,指着墙上的影子念了一句后,那影子就随着他的指令消失不见了。

我看得惊讶,见墙上的影子不见了,问他这件事是不是结束了。

“没呢,那东西是跟你回来的,你得送送人家。”他转头笑着向我解释到,语气恢复了往常那般随意。

见王怀不像开玩笑,一听他说那东西是我招来的,我脸色瞬间不好了,问他那到底是什么,又该怎么送走?

小时候常听老人说倒霉的人容易招脏东西,一直不相信,没想居然被我碰到了。

“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过来找你,我们得出去一趟。”

“去哪儿?”

我听王怀说要出去有些疑惑,他随及解释说,要去我之前相亲回来路过的地方,跟着我的东西有夙愿未了。

一听他这么说,我立马答应:“好,明天我请假。”

看了眼手机时间都十二点了,王怀表示要走了。

我一听有些慌神,他要走那我岂不是又要一个人留在宿舍里了?那可不行,我还是害怕。

“我送你吧,这么晚麻烦你跑过来处理事情。”

我掩饰着内心的恐惧说到,把手机和包收拾一下先他一步出了宿舍,今晚我可不敢在宿舍睡,宁愿找个宾馆将就一下。

不知是不是看出我的想法,王怀在弯腰收拾地上的东西时嘴角上扬什么也没说跟着我出来了。

离开时他加了我的微信,说明天来接我。目送对方离开后我在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折腾了半宿我也困了,这件事后我才发现身上不臭了,有些欣喜,觉得这个王怀还有点本事。

倒头大睡后一直到第二天才醒,因为昨晚太晚我就没给园长打电话,今天直接到园里跟她请假时编了个理由,园长没办法给我批了假,我出来后就给王怀发消息。

对方收到消息后立马就回复了,让我在门口等他。

我站在门口等候,不一会儿就见王怀开着车过来停在我面前摇下车窗朝我说了句:“早啊。”

我上车后,他缓缓绕了个弯往导航上的地址出发,我听到导航语音报出的目的地——大道乡白石坎村。

车上了高速后就开的飞快,王怀与我都沉默不语,主要还是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一路沉默。

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平静,王怀大致是不习惯这种氛围,率先开口和我聊起来。

“周老师在这边工作多久了?”

王怀一手握着方向盘,不时会看我一眼,聊一些简单的话题。

“两年半了。”

我回答,从师范毕业后我就直接工作了,虽然如此但一直到现在也没什么存款。

我和王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到年龄,我才知道他比我大三岁,人家还是本科毕业,工作还轻松,在一家风水事务所上班。

通过简单的谈话我知道了王怀的一些事情,不禁又对他刮目相看。

闲聊中我们的目的地也很快就到了。

“就是这里没错了。”

我指着不远处一间不起眼的厕所对他说到,自己当时就是在这上完厕所后回去整个人身上都是臭的跟刚从屎坑里爬出来一样。

王怀把车停在路边,同我下车看了一下周围说道:“这里没什么人啊。”

“要进去看看吗?”

我问他,事情的起因是这厕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古怪。

听见我的提议,王怀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被他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感觉说错了什么,想解释,他却让我上车,说去村里看看。

上车后我问他去村子里做什么,他却告诉我一会儿就知道了。

把车停在村口的树下,他就带着我往里面走去。

我不明白他的用意,只是跟着他走。

也不知道村里人是不是都下地干活去了,我们走了一会儿都没看见人。

我顶着满头大汗,陪他兜了一圈,丝毫不敢提累,毕竟人家来帮我解决事情一句抱怨也没有,我要再矫情就说不过去了。

正当我们又绕过一户人家时,一个老大爷扛着锄头要到地里去,王怀上前就把大爷喊住了,礼貌问候过后,开始打听起村里的事来。

“你们有什么事吗?”大爷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年轻人问。

“您认识村里一个叫罗秀英的人不?”

王怀问他,我在旁边听着,好奇他找罗秀英干什么?

而大爷听到王怀打听的人后,表情有些诧异,问我们怎么认识罗秀英的,还告诉我们一个不好的消息。

“那女的带着孩子不知道失踪多久了,他老公一家找了半个月都没找到。”

“失踪了?”

我听闻惊讶,居然半个月了还没报警。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