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真相大白

作者:黄辰夜里 更新:2022-09-19 10:13:32

“周老师!”

早上幼儿园刚开门,吕辰阳稚嫩的呼唤就传入我的耳朵,在他身后还跟了一个模样清秀的男人。

“周老师早啊。”

对方跟我打招呼,他是吕辰阳的小舅,偶尔送吕辰阳来幼儿园时我见过几次,但不熟,只礼貌回应:“早”

“好好听老师话哦。”

对方摸了摸吕辰阳的头叮嘱,刚要转身离开却又顿住了,扭过头看着我问道:“周老师最近不舒服吗?”

我刚接过吕辰阳,被他小舅这么一问有些意外,心里想是不是我身上的味道很冲,被对方闻到了?

我说没有。

对方见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多问就离开了。

新的一天从照顾小朋友开始,林旺时不时还会给我发消息,我爸妈也会打电话问我和他的进展,夸张的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赶紧结婚……

我习惯了,一直敷衍了事,我爸妈却是知道我往常的伎俩,对我和林旺的事很上心,叮嘱我有空就和他见见。

我嘴上答应着,又混一天过去,放学时我组织好小朋友站队让家长确认后接走,等其他小朋友都走后,吕辰阳成了最后一个,我留下来陪他并打电话给吕辰阳妈妈,对方十分抱歉地说自己还没下班,且告知我吕辰阳小舅一会儿来接他。

我没办法,只能陪孩子在园子里等着,吕辰阳倒是一点不在乎,一个人爬到滑梯上玩的不亦乐乎,直到他小舅来接他。

“阳阳!”

吕辰阳小舅站在门口朝我们挥手,吕辰阳见他小舅来接他,开心地往大门跑去书包都忘了。

我拿起孩子的包跟上去把包交给他舅舅。

“辛苦周老师了,来的有点晚不好意思。”

吕辰阳小舅略带歉意地说到,接过吕辰阳的书包。

“没事,早点回去吧孩子估计也饿了。”我嘱咐说,与吕辰阳挥手再见。

吕辰阳小舅倒是热情,接了我的话:“周老师也没吃饭,那不如跟我们一起吃啊?”

“老师去嘛。”吕辰阳见状附和他小舅的话。

面对他们的邀请我有一丝意外,见我犹豫,吕辰阳小舅赶紧解释说因为吕辰阳父母很忙,所以这段时间都由他来接送吕辰阳,两个人都是在外面吃的饭,故而邀请我一起去。

听闻我笑了,委婉拒绝,一来我们内部规定不能与孩子家属走太近,二是因为我怕我身上的味道熏到他们,影响食欲。

见我拒绝,吕辰阳小舅也很识趣,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行,那老师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上忙的,尽管打给我。”

看着对方手里的名片,我伸手接过,待他们走远,我瞧着名片边上印了一个灰白太极水印的电话号码和名字——王怀。

我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随手放兜里了,也不会想到,自己真的会打给他。

晚上随便吃了晚饭,林旺给我打电话,看着不停响的手机我没接,他又微信问我是不是还在忙?

我懒得回复,把手机一放到浴室里洗澡去了。

挤了洗发露抹到头发上,浴室里的水汽弥漫着把镜子蒙上白色,我低头认真弄着头发,恍惚间感觉身后有人看着我般,下意识抬头去看镜子,里面有两个模糊的人影,一个是我的,而背后那位则低着头。

我瞅着心中一惊回头看了眼身后什么也没有,心里有些发怵,拿起花洒随便冲了一下就出去了。

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来,这两天总是疑神疑鬼的,加上身上时有时无的味道,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但以前这种情况从没出现过。

当我沉浸在自己的猜测中时,手机响了,我一看五六个未接来电。

“有事?”

我接通了林旺的电话,对方似乎是感知到了我不耐烦的语气,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明天来城里办点事,那个你看有空……”

“没空。”

我打断林旺,一瞬间很想把心里话说出来,告诉他我并不喜欢他,也不想维持这种关系。

有时候我很讨厌我爸妈,真希望自己是孤身一人,又或者能有一对真正疼爱自己的父母,而不是催着我赶紧结婚。

“好吧,那先不打扰你了。”

林旺见我这边半天不说话,一时不好再聊下去,只能挂断。

放下手机,我心里难受极了,一路走来到现在工作,没依靠没朋友,连婚姻都得被父母安排,想着我心里极度委屈,忍不住哭了出来。

低头趴到栏杆上正想大哭一场时,一张脸突然凑到我面前,凝视了一秒,我吓得大声尖叫,手机被扔了出去!

那个趴在我床头的东西满脸糊糊看上去十分恶心,不敢细看,我就冲出了宿舍。

我不知道那东西是人是鬼,本来想打电话给园长的,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还在宿舍,我害怕不敢回去拿,一时在原地站了半天。

我望着空无一人的幼儿园里,心里有些害怕,外面街道的灯光很昏暗,我想起来办公室有座机,赶紧跑过去拿起来打给园长,对方却提示关机。

我焦急地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来一个人,赶紧在电脑上翻吕辰阳妈妈的电话。

拨通后我扯了个理由,对方有些意外也没多问,很快给我报了她弟的电话,我谢过后挂断拨通王怀的电话,打了两次才通。

“喂,您好。”

王怀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激动,支支吾吾说是我。

他似乎料到我会打给他一样,没有惊讶和意外,直接问我有什么事情。

不知为什么,许是积压已久的委屈和遭遇,忍不住抽噎着把刚才的事情全告诉他,王怀听了耐心地安慰我,说他马上过来看看。

见对方答应过来,我提着的心放下来,回过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当着一个陌生男人哭了……

王怀很快就到了,他开车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大门口等了一会儿了,园里没其他人,我把门打开让他进来。

“没事吧?”

王怀询问我,面对他的话我不敢矫情,点头说无碍。

两个人来到宿舍的时候,里面依旧臭气弥漫,却什么也没有。

王怀站在宿舍门口,示意我跟他进去,把屋里检查了一番什么也没发现,故转头问我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异常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