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梦里女人

作者:黄辰夜里 更新:2022-09-19 10:13:32

同住的刘老师进来把门窗打开,另外一个李玲老师也从自己桌上拿了瓶香水在屋里绕了一圈喷洒,让我觉得有些夸张。

“真那么臭吗?”

我有些不解的笑问她们两个。

“不是你自己闻不到吗?真的很臭,你不会上厕所没冲吧?”

刘佳丽仍捂着鼻子说到,还往厕所去看了一眼。

见她俩质疑我有些无奈,我明明闻着味道不大啊。

这件事我没放在心上,但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才发现臭味越来越浓,我钻进被窝也能感受到那种陈年旱厕的味道,特别刺鼻。

我起床开灯,把门窗都打开通风,这觉没法睡了。

因为宿舍里臭,那两个老师今晚约伴出去现在一直没回来,我也懒得顾暇,味道散后又躺下睡觉,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早上起床,那味道淡了些,但怕小朋友嫌弃,我又去洗了个澡才上班。

幼儿园开门时,一张张可爱的面庞冲进园里,几个比喜欢我的孩子见到我都甜甜地喊周老师,跟我打招呼。

但原本笑脸洋溢的孩子却在靠近我后又撤开了,纷纷捂着鼻子说臭。

另外一个女老师见状开玩笑般说道:“周老师身上的味道后劲儿有点大啊。”

我因为身上的臭味,园长单独把我喊过去谈话,问我怎么回事?

我十分尴尬,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那么臭,并保证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不耽误给孩子们上课。

“小周,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看啊,别影响上班。”

园长间隔我一米说到,我见他脸色通红,说话和呼吸有些奇怪,像是憋的。

“好的。”我答应着,内心却不由暗自苦笑。

因为身上的味道,我又不得不被迫休了半天,回宿舍后进厕所大洗特洗,皮都搓红了,明明洗完后味道淡了,但我闻着还是若有若无,赶紧喷了香水才觉得好一点。

下午去上课的时候,孩子们在园子里玩,我坐在一旁看着,手机的提示音突然震动一下,我拿起来一看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见那个微信自拍头像,是林旺的。

“在干嘛呢。”他问。

“上班。”

我看了半天,才动手回了一句。

他回了句“哦”,过了好一会儿没回复,我正盯着手机看其他消息,一张肉乎乎的脸悄悄贴到我跟前,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问道:“老师你不舒服嘛?”

“嗯?”

我放下手机一看,眼前的孩子是班上一个叫吕辰阳的小朋友。

“今天早上我看见老师被园长叫去了,他说让你去看医生,是不舒服嘛?”

吕辰阳奶声奶气地贴着我问,一双大眼睛盯着我,两只小手揣在裤兜里。

“你偷听我们说话啦?”我笑着问他,这小家伙没想到居然偷听我跟园长的谈话。

吕辰阳点点头,扭捏解释:“我是关心老师。”

看着孩子这般可爱模样,我不禁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摸摸他的头道:“谢谢小可爱的关心,老师没事呢。”

吕辰阳看着我,突然笑起来:“老师是不是没有洗澡,身上臭臭。”

我见孩子这样说,抬起胳膊闻了闻,果然又开始有味儿了。

“老师每天都洗澡的。”我苦笑,心想下班后一定要去医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吕辰阳听了吐了吐舌头,说他也每天洗澡烦死了。

熬到四点半都把孩子送走后,我就回宿舍收拾了一下往市医院去了,医院离我们幼儿园不远,坐一站公交就到了。

到了医院后我去挂了内分泌科,不太明白具体原因,但我敢发誓自己身上的味道绝对跟内分泌失调无关。

人不多,我坐在椅子上等了一会儿,广播里就报了我的号。

走进科室,里面坐着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女大夫,灰白的头发盘在脑后,语气温和的问我哪里不舒服。

“医生我浑身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坐下就跟医生说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戴着口罩,我身上的味道她好像闻不到,医生听了皱眉,脱口罩在空气里刚嗅了一下,我看她额头的皱纹凝的更紧了。

医生戴上口罩,问我是不是便秘肠道不好,或者吃了什么东西之类的……

我表示没有,她又给我做了一些检查,没看出啥毛病,开了点药让我回去吃了看看。

检查无果从医院离开后,我慢悠悠往回走去,看着往来的车辆,深叹口气加快脚步离开。

回到宿舍后,本来这一天还算正常,我吃完晚饭后又吃了医生开的药,希望有效果,不然明天这班是没法上了。

但让我遗憾的是,身上的味道依旧如昨天一样,宿舍的两个老师因为受不了大半夜出去了独留我一个人,安静的宿舍里,我半睡半醒间,感觉那股味道离我忽远忽近,让我不禁有些疑惑,这味道怎么好像不是我身上的,而是“跟着”我的呢?

我忍不住睁开眼睛在昏暗的宿舍里看了一圈,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

借着窗户外照射进来的光,我发现墙角里站着一个黑影,确定没看错,我以为是刘佳丽或者李玲,还想开口问站在那干什么大半夜的怪吓人的,可仔细一打量又发现不对劲。

那角落里的人身材偏矮一点,背后还背着什么东西,一整个融合在一块,李玲和刘佳丽身材都偏瘦……

我不敢往下想象,一直盯着那个黑影,宿舍里的味道依旧在,我裹着被子在被窝里装睡,熬到半夜的时候忍不住睡着了。

梦里我梦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身后还背着什么东西,我觉得好奇凑上去扒开她背后盖着的薄巾一看,里面居然是个孩子,脸色发紫,两眼翻白瞪着我。

还没来得及惊讶,那女人突然趴到我肩膀上把嘴凑到我耳边低语说了句话,我一开始没听清,就问她:“你说什么?!”

我有些激动,一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掀开被子一股汗水味扑鼻,大夏天的我居然捂着被子睡了一宿。

看了看时间我赶紧洗澡去上班,白天的味道淡了一些,昨晚的事我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想了想又觉得细思极恐,又没敢跟别人说。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