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作者:花耶 更新:2022-09-16 10:16:21

“那我也会尊重您的决定。”

直起身子,穆念挤出一抹笑,“我女儿还没有脱离危险,我先过去了。”

目前一贝还只是病发,要是这人知道三个孩子都是他的,怕是会斩草除根,她不能赌,更不敢赌!

厉北骞深秉着气,毅然转动轮椅背过身去。

见他如此,穆念迈开步子离开。

她脚刚走出大门,就看到了门后不知何时来到这儿的穆一可。

“一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妈咪你忘了,陆叔叔给我们的手表可以相互定位的,无论妈咪你在哪,我都找得到。”

穆念一笑,手牵过一可的手带着他向前走,“一可很聪明,妹妹那怎么样了?”

“一果在那守着呢。”

应着话,穆一可回过头看天台方向,黑亮的眸子直落在轮椅上,握住穆念的手收紧了些。

天台边,厉北骞一言不发地凝望远方,手覆到膝盖上。

是嫌他是个残废吗?

还是说……

站在身后的夏一珉了珉唇,回头看向穆念母子二人离开的方向。

“少爷,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人了,这穆小姐也许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女人?”

“认错人?”

厉北骞转动轮椅,紧盯穆念离开的背影,一字一句。

“到底是不是,试试就知道。”

“您的意思是?”

“从那几个孩子身上弄点DNA,一天之内,我要让她无话可说。”

“是!”

几个小时后。

夜色悄然降临。

急诊室的灯终于熄灭。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的一贝被安置入加护病房中,穆念三人一人守着一边。

看着小女儿依旧血色全无的脸,穆念一颗心几乎碎成几瓣。

抓着她的小手落在唇边,轻吻,闭上眼虔诚地祈祷。

不忍看妈咪这模样,穆一果以上厕所为由,出了病房。

安全楼道里。

一果坐在台阶上,取出背包中的电脑,放到膝盖上,背靠着墙壁以做支撑。

很快,屏幕上跳出一个又一个防火墙。

穆一果不屑地哼气,小手不停在键盘上敲击着。

“让你欺负我妈咪!”

与此同时,厉家书房。

厉北骞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中一个又一个被不明人士冲破的防火墙,气息沉重。

站在一侧的夏一连大气都不敢出,尽可能缩小自己在房间内的存在感。

视线不自觉探向电脑屏幕,好奇这位把破防火墙当做闯关游戏一道道玩的电脑大神到底是谁。

跟在厉北骞身边多年,他早在他身上学得几分技术。

但今夜,他着实被这神秘人上了一课。

这人不仅在一分钟内入侵了厉氏,破了一道又一道的防火墙,还嚣张地到处留破绽。

他试着从破绽追上那人,但那人着实俏皮,活像是水里的泥鳅。

上一秒你还觉得能抓到他,下一秒他又从另一处溜了。

“三少,这人似乎并不是冲钱来的,他是冲……”

剩下的话还未出口,一记眼神落在身上,夏一当即闭了嘴。

厉北骞深吸一口气,双手落在键盘上认真操作起来。

屏幕那头,见有人与自己较劲,穆一果也认真了起来。

原先靠着墙面的慵懒身板瞬间直挺,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动着。

数分钟后。

屏幕上赫然浮现出红色字体标注的“你还太嫩了”几个字。

穆一果撇了撇嘴,将电脑放到一侧,手枕到脑后,身子后倾,看着屏幕上的字,想着厉北骞的脸。

心中顿时又有了主意。

屏幕切换,点开搜索框,输入厉北骞几个字,点开与之相关的企业,挨个浏览下去……

一个招聘童星的讯息,瞬入眼眸。

点开电脑相册,穆一果挑选出几张穆一可最帅气的照片,打包成件发送进邮箱。

做完一切,他满意地拍了拍小手。

“大哥,这人还有点厉害,你就牺牲一下吧,我保证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

“阿嚏!阿嚏!”

病房内,准备去洗澡的穆一可接连打了两个喷嚏,他摸了摸发烫的耳朵,看向穆一果方才坐过的位置。

“这小子该不会又……”

闻声,穆念抬头看向他,“一可,感冒了吗?我找护士拿点感冒药给你吃好不好?”

“不要了妈咪。”穆一可满脸写满拒绝。

从小到大,他最讨厌吃药。

“可你……”

“嗡嗡。”

桌面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穆念看向手机。

屏幕上,陆戈二字小副跳动着。

穆念一时愣神。

趁此机会,穆一可抱着换洗衣服连忙逃进卫生间,关门之际大声道,“妈咪,你快接电话吧!陆叔叔已经等很久了。”

闻言,穆念瞬间回神,调整好状态,拿过手机接起,“喂?”

短短一个字,电话那头的陆戈就听出她此时情绪中的疲惫。

原本对穆念带着孩子不告而别的怒火,瞬间转化为对她的心疼。

再不忍责备她半分。

“一贝现在怎么样了?”

“不太好。”一边应着话,穆念一边站起身离开病房。

她轻带上房门,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背重重的靠了上去,手臂搭上额头,有气无力,“陆戈,对不起。”

陆戈手握着手机,也不反驳这些年早已经听腻了的道歉话,静静地听着电话那头的浅浅呼吸声。

半晌,他才开口,“小念,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始终不肯接受我,但是我绝不会就这么放弃你和孩子们。”

“陆戈……”

“你了解我的。”陆戈抢先接过话,故作轻松道,“最坏的结果就是一辈子不娶了。”

“不可以!”穆念猛然从长椅上坐起,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些。

“没什么不可以,我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没人能够阻止,小念你也一样,对了。”

陆戈话语一顿,拿过桌面上的名片,看着上面近乎快看不清的电话号码,指腹摩擦过数字。

“小念,我给你一个号码,这个人曾是医学界的传奇,也是国内外唯一一位有治好Funnypoison患者史的医生,你去联系他,就说是我介绍的。”

穆念眉头一皱,脑中浮现出厉北骞的脸。

她猛然摇头,脑中又浮现出厉嘉禾布满伤痕的手。

柳眉深蹙,将白天的事情一一说出。

听闻厉嘉禾出了事,陆戈脸上神色瞬间阴沉下来。

握住名片的手,收紧了些。

但他脸上仍挂着淡淡的从容,“没关系小念,你明天照样联系他,就算他不能做手术了,他也是最清楚该怎么做才能救一可的人。”

“其他的,我来安排。”

“谢……”

“谢谢就算了。”

陆戈打断电话那头的话,松了松脖颈前的领带,“要有机会的话,再让我和孩子们见一见吧,我很想他们。”

“嗯。”

电话挂断,穆念手握着手机,看着跳回主页面的陆戈电话,眸光暗淡下去。

脑中响起离开前陆老爷子的话。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