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如果我不救呢?

作者:花耶 更新:2022-09-16 10:16:21

这一瞬穆念再顾不得争取手术,揣起手机就朝电梯口冲,手不停地按压电梯按钮。

但几部电梯皆停在了其他楼层,任凭她怎么加速的按,显示器上的层楼依旧是那个速度。

一时间,穆念急得直跳脚,手不停地拍打着按键。

“快点!快点!!”

“北骞,帮帮她吧。”

厉北骞不接话,手却伸向了轮椅上的按键盘,按开专属电梯的电梯门。

“坐那部电梯下去。”

闻声,穆念头也不回地冲进电梯中。

电梯门关闭那瞬。

厉北骞落在轮椅上的手指摩挲着上面的按键,脑中思绪飞快翻涌。

红玉石,Funnypoison综合症,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

转动轮椅,朝着另一部电梯移动,他拿出手机按下号码,侧首与厉嘉禾叮嘱。

“我出去一趟,你刚刚说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谈。”

“好。”

看着厉北骞离开的背影,厉嘉禾欣慰笑着。

不过下一秒,笑容又逐渐消失。

他低下头,盯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试着动了动手指。

五根手指,只有两根有小幅度地反应。

于此,厉嘉禾苦涩一笑。

这辈子,他的手都不可能再拿起手术刀了。

他想再续医学生涯,注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一小时后。

医院急诊室外。

穆念背靠着墙壁,双手合十地抵在额头处。

紧咬着的唇瓣没有一丝血色。

穆一果以手臂抵了抵穆一可的胳膊。

秒懂的穆一可点头,比起一个ok的手势径直走向穆念,拽了拽她的衣角开口。

“妈咪,您别担心,小妹这次肯定也会没事的,她脖子上还带着她的保护神呢,她一定会没事的,一定!”

一声声软萌的宽慰,击碎穆念心底最后的倔强。

她低下身子,将一可紧紧抱在怀中,埋首在他肩头,再难掩饰自己的害怕。

隐忍的抽泣声在走廊中低低响起。

走廊拐角。

厉北骞摩挲着手中的红玉石,上面的北字依旧清晰可见,淡漠双眸染上一丝暗色。

他在机场时果然没有看错。

这小女孩脖子上挂的就是他遗失多年的私印。

但,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

难道说……

闭上眼,节骨分明的手落在太阳穴处有节奏的敲击着,拼凑出当年和那个女人的点点细节。

一侧端着医用托盘的夏一,战战兢兢的看向托盘中他费老大劲才得来的文件袋,出声提醒。

“三少,您之前让我调查那几个孩子的资料都在这儿了,您不如打开看看?”

闻声,厉北骞睁开眼。

从托盘中拿起文件,手指上下各捏住文件一端,共同用力。

方方正正的文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

很快就成了一堆碎屑。

将碎屑扔进垃圾桶中,厉北骞按下轮椅上的按钮,迎上走廊内的人。

夏一不解地伸手挠头,又快速地跟了上去。

“穆念是吗?我有话跟你说。”

穆念猛抬起头,晶莹的泪珠还挂在上睫毛末端,哭红了的一双鹿眼楚楚可怜又带着一丝坚韧。

见是厉北骞,她迅速擦拭掉眼泪。

“很抱歉厉先生,如果您现在要追究我私闯厉氏集团的责任,我会配合,但我女儿现在生死未卜,我还不能离开。”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救她呢?”

“你说真的?!”

穆念一瞬不瞬地盯紧眼前人。

唯恐从他脸上看到一丝戏谑。

一贝是她三分之一的命,容不得任何人开玩笑。

看穿她的心思,厉北骞转动轮椅背过身。

“以厉家的人脉资源,想救个孩子轻而易举,救不救,你自己考量。”

目送着他远去,穆念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处于手术中的急诊室,抱着一可的手,紧了紧,又松开。

最终起身追上厉北骞离开的方向。

穆念身影堪堪走出走廊拐角,穆一果就坐上休息椅,身子慵懒地往后靠,将手垫在脑后,圆润眸子盯着天花板慢条斯理道。

“大哥,或许我们就快要有爸爸了。”

“爸爸?妈咪不是已经拒绝陆叔叔了吗?”

穆一果摇了摇头,眼神示意走廊尽头。

顺着他瞄的方向看过去,穆一可在一瞬间恍然大悟。

头募地就低了下去。

“大哥,我们要有爸爸了,你不开心吗?”

“开心是开心,可是……”

穆一可转过头,嘴角下撇,“那陆叔叔怎么办?他也好喜欢妈咪,好喜欢我们。”

“那就试试他们谁更能当我们爸爸咯。”

“怎么试?”

穆一果一笑,偏过身子,将胳膊搭在哥哥的肩膀上,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谋划……

医院天台。

穆念落在身侧的手收紧。

眼前男人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

纵是她这些年历练再多,再强装镇定,她周身器官感觉到男人的存在,依旧不自觉涌起恐惧。

强压下心中忐忑,穆念直面向厉北骞。

“厉先生,您刚才说您有办法救我孩子,我想知道您……”

“穆念,当年的女人就是你吧。”

穆念一怔,大拇指狠狠掐进掌心。

她咬了咬牙,将已经到喉咙口的回答咽下去,神态自若地不解抬眉,“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厉北骞冷哼着气,转动轮椅朝着穆念的方向移动。

在一步之遥的距离停下,将她手上的小动作收入眼底。

“你该清楚你女儿的病再不接受治疗,死亡不过是短短三个月的事,而我,有足够的能力让她在三个月后活下来。”

“我再问一次,六年前,豪庭轩酒店,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是不是你?”

穆念眸色颤了颤。

满脑子都是当年在酒店房间里和那人翻云覆雨的场景。

“我会自己动手,让她从此消失。”

一句话突然砸入她脑海,寒意从心底涌现,牙齿紧咬。

回想起三个孩子的笑脸,穆念看向身前人的眼神坚定,摇头。

厉北骞双眸狭起,英峻的面色陡然冷了下来,凌厉眸底涌过危险的讯息。

轮椅上的手指依序重重落下。

仿若一头猛兽,张开了它的利爪,斟酌着该如何将眼前猎物撕吞入腹。

感受到他的怒意,穆念步子往后撤了两步。

“谢谢您刚才让我坐您的电梯,如果您愿意帮我的女儿,我可以与您做其他等价交易。”

“如果我不救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