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一贝出事了!

作者:花耶 更新:2022-09-16 10:16:21

她目光直愣愣地打量着眼前人。

一双泛着泪光的鹿眼楚楚可怜。

心,狠狠被盘旋在穆念眼中的哀求和悲伤所触动。

沉默片刻,她猛拍下大腿。

“豁出去了!谁让这三个小家伙我又那么喜欢呢!”

“坐好了,咱们这就出发!”

红绿灯时间到,唐洛瑶油门踩到底,银灰色的奔驰在车流中穿流而过。

轰鸣的车鸣声直抵马路尽头。

一小时后,厉氏集团。

成功混入厉氏的穆念背靠着电梯墙壁,看着显示屏上不停变换的楼层字数,回想着几分钟前唐洛瑶的话。

“念念,你记住了你要找的是厉嘉禾,办公室在23层,出了电梯沿着走廊走到头就是了,遇到人盘问就说你是许氏企业秘书部的,来拿合同回件。”

叮!

电梯门打开。

穆念迈出电梯。

步子堪堪踏出去,走廊那头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说话声。

她抬眼看过去,人群中央坐着轮椅的男人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

凛冽桀骜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微珉着的薄唇嗪着几分嗜血冷意。

整个人透出一股尖锐而锋利的气息。

纵是坐在轮椅上,也让人不敢对他有半点懈怠。

强大的气场,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穆念下意识往后退。

这种气场。

几年前的那天晚上,在那个陌生男人身上她经历过。

但这张脸,和那侧脸似乎对不上。

那个男人的眉眼,要更好看些,身上的戾气也没这么重。

察觉到她的探究,厉北骞抬眼。

四目相对。

穆念感觉如坠冰窟。

一股寒意自脚底一路向上,直冲她的天灵盖。

不敢再看他,她连忙侧过身子站至一侧,低着头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的存在。

但,显然这是徒劳。

她很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身上。

很快,厉北骞身侧的人也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半低下身,沿着他的视线看向穆念。

“你,哪个部门的,工作时间怎么到处乱逛?”

“我?我是许氏企业秘书部的,来拿合同回件。”

“许氏?那不是……”

“哪份合同。”

身侧人一愣,不解的看向突然开口的厉北骞。

他们和许氏企业不是就合作过一次吗?还能是哪份合同?

“是和厉副总签订的那份合同,公司让我直接到厉副总那儿去拿。”

穆念手指攥在身侧,态度从容不迫。

但她自己知道,此刻就算她蒙对哪份合同,对方再询问合同内容她也得露馅。

而她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忽地沉郁下来。

这骗子说谎都不会说!

公司谁不知道厉副总虽挂着个副总名,但他从不经手公司业务,又谈什么从他那拿合同。

不等众人上前揭穿谎言,厉北骞已经按动轮椅上前。

探究的视线密密麻麻编织成线,一寸衔着一寸扫视过穆念,眼神暗沉。

“我就是你要找的厉副总,你要找我拿什么合同?”

身边一众人眼神震动,不知自家总裁冒充副总要做什么。

“你是厉嘉禾?”

穆念自然不信。

她在国外时专门查过厉嘉禾此人,虽然没有他的正面照片,但传闻中他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交谈相处能让人如沐春风的一个人。

眼前这位戾气实在太重,完全是冬日寒风,两者迥然相异。

“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

“不用。”

穆念视线落至男人身下那高定轮椅。

存着希望的心一下子down到谷底。

原来他是双腿出了问题。

无法直立的他如何能站上手术台,为女儿开刀做手术。

失落之色再难掩盖,穆念强压下心中酸涩痛苦。

“非常冒昧,看来是我打扰到厉副总了,您这边正忙的话,那我就等您有时间时再来拿合同吧。”

说完穆念抱歉一颔首就后退要离开。

见状,一侧的总监严辞出声。

“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

叮!

电梯门再度打开,一名埋头看文件的男子从电梯中走出。

“哥,关于下半年的城北地皮建设,我发现有一个地方不……”

话到一半,男子意识到气氛不对劲,他抬起头看向眼前。

乌泱泱的一群人,均盯着他这头看。

以厉北骞为首的,脸上神色都不太友好。

厉嘉禾不解地收起文件,反复回头查看,又用手摸上自己的脸。

“怎么都这么看我?我脸上有东西?”

这一抬手动作,离他最近的穆念清楚看见了他手上的痕迹。

清晰可见的手术缝合痕迹,分裂外翻的淡红疤痕,如蜈蚣爬行过般,从关节位置一直延伸至手腕深处。

虎口位置的烧伤痕迹更是触目惊心。

盯着看久了,甚至会让人感到害怕。

视线余光留意到穆念的注视,厉嘉禾收回手,将文件挡在自己的手前,看向穆念。

“抱歉,吓到你了吧,以往我都穿长袖的,今天出门实在太急。”

穆念立即收回视线,恭敬半低下头,“是我失礼了。”

“不怪你,是个人第一次看见这个,都会感到害怕的,就连当初我……”

“嘉禾!”厉北骞厉声吓止。

浓烈的阴郁逐渐笼罩走廊。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纷纷有了逃离这里的心思。

看穿众人心思,厉嘉禾轻笑着来到厉北骞身边,接手他的轮椅。

“好了哥,别动怒,你不爱听我不说就是了,走,我们谈谈这城北建设的事,问题真的很大。”

“好。”

眼见二人要走,穆念豁出去的拦在二人身前,眼睛紧紧盯着厉嘉禾。

“你才是厉副总?”

厉北骞淡淡一抹眼神扫向身侧看戏的员工。

员工浑身一寒,立即就要上前将人拽走,厉嘉禾好奇地拦住了他们。

“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一个来路不明的骗子而已。”

“厉医生,还请你救我女儿一命!”

穆念知道自己这一系列举动可疑又无耻,可为了女儿的命她必须抛弃尊严做个不要脸的人!

“救命?”

“是的厉医生!我女儿得了Funnypoison综合症,我听闻当年只有您做过一台T-AB血液清合手术,成功救下了名Funnypoison综合症患者,能不能请你也给我女儿做一台?多少钱都没关系!”

“Funnypoison?”

厉嘉禾眉头一皱,视线回看了一眼厉北骞,与之眼神交错后,最终偏向一侧。

半晌,他沉重开口。

“抱歉女士,我的手已经废了,救死扶伤这种事,恕我无能为力。”

“难道一点希望都没……”

穆念还想追问什么,兜中的手机忽然响起。

经验教训,女儿不在跟前的每一通电话穆念都不会错过,尽管此时紧要关头她依旧条件反射的将电话接起。

询问还未出口,唐洛瑶急切的嗓音就从电话那头传来。

“念念,不好了!一贝突然浑身抽搐,嘴皮都紫了!”

“什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