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久归故里

作者:花耶 更新:2022-09-16 10:16:21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响彻豪庭轩酒店3807号房间。

房间内,满身横肉的中年男人倒在地上捂紧了左耳,猩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大量滴落。

一道外衣染着血迹的倩影,踉跄地从房间中冲出。

“贱人敢逃!”

几个壮汉紧跟其后追上来。

走廊上。

穆念满脸惊恐,双手颤抖地拍打过一扇又一扇紧闭的房门。

可,始终没有一个人回应。

身体里迅速滚烫的温度灼烧着她的理智和希冀。

大脑里求生的警报却一直未停。

“追!沿着血迹找,那个小贱人跑不远!”

听着拐角通道里的粗粝嗓音,穆念心底警铃大作。

她低头看向地面上暴露自己行踪的血迹,又看向手边的房门,猛拍。

“有人吗?里面有人吗?求你救救我!无论什么我都会报答你的!求求你……”

滴!

房门被打开一条缝。

穆念如获救星,急忙挤入屋内。

房门锁上的刹那,内部幽香粘腻的气息与她体内的躁动绞缠在一起,她的大脑突然糊了。

刚想深喘一口气,一具高大的身形瞬间逼近,不由分说吻上她。

那人像是嗜血的兽,只给了她片刻换气机会就又重新吻了上来。

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宛如催化剂,药物作用激发到最强,更吞噬掉她所有理智。

防备被撬开,侵略气息瞬间席卷全部领地!

……

疼,腰腿如被撕裂般地疼。

穆念猛然睁开了眼。

满目黑色,什么都看不到。

压迫在身侧的心跳和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味的诡异气息,冲击着她的大脑,先前的荒唐记忆渐渐复苏。

她按紧额头,想阻止那些记忆回笼。

身边蓦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不等她反应,一只手擦过她耳畔,抓过嗡嗡作响的手机,坐起身。

屏幕微亮,男人起身走向卫生间。

借着光,穆念看到了那男人的半张脸。

剑眉星目,棱角分明。

怒气未消的眉眼中夹杂着一丝不羁。

俨然一副好皮囊。

卫生间门关闭,穆念收回视线,打开屋内小灯,环顾四周寻找着能够遮身的衣物。

找了一圈她还是将男人的衣服套在了身上,放轻了脚步朝着门口挪动。

路过卫生间时,男人一句。

“这里我会自己动手,让她从此消失。”

语句清晰入耳,穆念动作忽地一怔。

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她看向已经安静许久的房门,脚下移动速度加快,轻巧打开房门猛地冲了出去。

几分钟后。

打完电话的厉北骞烦躁地拧眉。

临北这边的情况,比他预想中还要麻烦。

公司那些人,个个目无王法,对他都敢明目张胆下手,今天要是换做老爷子来,那后果……

不敢深想下去,厉北骞走出卫生间,抬眸扫向床榻。

起身前那一团凸起的被褥,现在平平整整。

剑眉稍拢。

人呢?

愣神之际,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门扉大开,厉北骞转身看向门口,数十名壮汉整齐划一的站在那。

跟随他多年的夏一满脸愧疚站在最前头。

“三少,我们来迟了!给您下药的人我们已经抓到了,正押在楼下等您处置,老爷子已经知道了刚才的事,让您赶紧回去。”

厉北骞摆了摆手,轻捻指尖环顾屋内,遂转过身看向夏一。

“你们上来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男人衣服的女人?个头大概这么高?”

看着厉北骞手比的位置,夏一一行人清楚看到他浴袍下女人留下的吻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

他们上来的确看见好几个离开的女人。

但穿男人衣服的,一个都没有。

“找,她跑不远。”

“三少,那女人长什么样?”

“我怎么知道。”

从头到尾,他一盏灯都没开。

“……”

“属下这就去查监控。”

半小时后。

猫在酒店楼道内的穆念用手腕上的手链从清洁阿姨那换来一身衣服和一部手机,从后门离开酒店。

出租车上。

她一遍遍地拨打着电话。

母亲的,妹妹的,无一例外,全都成了空号。

家里和公司也被人告知,房子已经转卖,公司也换了人管理。

就连植物人父亲也在昨夜被人办了转院。

穆念自嘲的笑着。

原来那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母亲不仅将她送上了陌生老男人的床,还毅然决然地抛下了她。

抬手抹去脸上不自觉落下的泪,穆念低头看向掌心里的东西。

这是她换下男人衣服时,从兜里掉出来的。

小拇指大小的玉石,石体红润通透,玉身上是由金色用料勾勒的密麻字符,除了一个北字,其他的她完全看不懂。

穆念轻抚着上面的字,黯然失神。

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了。

那些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她该何去何从?

临北之大,她还能找谁?

穆念闭上眼睛。

车窗外,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疾驰而过。

车内。

厉北骞单手掐着一只未点燃的烟,手腕上精致的腕表折射出金黄色的光线。

修剪得浑圆干净的指腹,滑动着身前银白色的电脑按键。

滑到最底部,他看向对面,眸色清冷,“你的意思是那一层楼的监控都被人黑了,找不到那女人?”

“不单是那一层的监控,整栋酒店的监控都有片段的缺失,您说的那个女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话到最后,夏一根本不敢抬起头。

“有点意思。”

扔掉手中的烟,厉北骞脸上浮现出一抹莫名的笑。

不达眼底的笑中夹杂着些许阴寒,逐渐加重……

七年后。

M国的国际航班在临北市降落。

穆念推着行李箱走在人群中,大大的黑色墨镜遮住小半张脸,一头齐肩亚麻色短发,发尾随意外卷翻起。

黑白相间的收腰长裙,紧密勾勒着她傲人的身线。

周围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人与人相聚的笑脸和拥抱。

穆念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拉杆,心下情绪纷杂。

“妈咪,这里就是你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