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中蛊?

作者:久天吖 更新:2022-09-16 10:16:10

“行!好吧?”

陈远也有点不耐烦,拉着叶若兮的手,使劲揉搓起来。

叶若兮救他一次,他也就叶若兮一次,从此之后大家个不相欠,这就是陈远的想法。

小娟等人看到这一幕,只觉得陈远是在玷污叶若兮的高贵之躯。

要不是叶若兮开口,他们早就把陈远的双手给剁了。

......

五分钟后。

叶若兮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这登徒子,还没完没了?”

正要发作之时,可下一刻叶若兮就惊讶的发现,她心口之中那股钻心的剧痛,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散。

“叶小姐,现在舒服了些吗?”陈远揉搓着叶若曦的手,问道。

“是那么痛了。”

叶若兮点头,她也感觉到很是惊奇,就这,也能治病?

紧接着,她目光落在陈远抓着她的那只手上,即便平时高冷如她,此刻也俏脸微红:“那你要按揉到什么时候?”

“那行。”

陈远赶紧松开叶若兮,连忙解释道:“这只是治病,你不要多想,我也不是想占你便宜。”

“抱歉,我之前误解你了。”叶若兮为刚才的事情道歉。

“没什么,人之常情而已。”

陈远倒也没有得势不饶人。

“这是什么情况?就这么揉搓,就能让叶小姐减轻痛楚,这是什么医学理论?”郑医生站在旁边,看着叶若兮,一脸懵逼。

他感觉自己以前医学知识受到了颠覆。

“瞎猫碰上死耗子,走了狗屎运而已,我不相信他有什么真本事。”小娟瞪了陈远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

毕竟,她是调查过陈远的。

这人平平无奇。

“实不相瞒,叶小姐,你是被人下了蛊。你不久前被雨水淋湿,导致湿气入体,蛊虫活跃起来。而郑医术给你针灸,是进一步刺激到蛊虫,所以才会剧痛难忍。”

陈远给出了解释。

接着,他又神色肃穆的告诫道:“五指连心,我给你手上的一些穴位揉搓,让你体内的蛊虫暂时休眠,但并没有完全清除。”

“依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中蛊?”

几人皆是神色一怔。

而陈远也知道,叶若兮的身份非同小可,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阴谋。

“叶总,不要相信他的鬼话。”

小娟狠狠地瞪了陈远一眼:“你知道叶总是谁吗,她帝都叶家的千金大小姐,身边不但有兵王退役的保镖,还有郑医生这样的医学博士,她怎么会中蛊?”

“我信他。”

叶若兮眉头微皱,突然开口,然后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望着陈远:“那你知道,我中的是什么蛊吗?”

“有办法治疗吗?”叶若兮又问。

“这蛊名叫噬魂虫!”

陈远回想着脑海中的医书,解释道:“这种蛊虫,一旦进入体内,就会顺着血液流向心脏,以宿主的鲜血为媒介,生长壮大。”

“至于症状...噬魂蛊还在幼年的时候,宿主会经常感觉口渴,喝很多的水,却不会经常去洗手间,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吧?”

陈远问道。

“不错。”

叶若兮目露惊奇,她脸色有些难看,因为陈远描述的症状,完全正确。

而叶若兮现在对陈远的信任,也已经达到八成。

“那应该是噬魂蛊没错!”

陈远点点头,目光落在叶若兮的胸前:“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确认你体内的蛊虫到底达已经长大到什么阶段,然后再想办法解决。”

叶若兮见陈远在自己胸前打量,秀眉微蹙:“你的意思是?”

要看胸口?

“这只是确认病情而已。”

陈远说道:“中了噬魂蛊的人,胸口处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红色图案。根据这些图案,就能判断出蛊虫处于什么生长阶段,才能对症下药。”

“叶总,这人明摆着不怀好意啊,你要三思啊。”小娟看不下去了。

郑医生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现在的情况,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们先出去。”叶若兮道。

“叶总。”

“出去!”

女秘书小娟,保镖,还有郑医生都只好悻悻然而去。

叶若兮拉开衣襟,仔细检查。

“啊!”

叶若兮惊呼一声。

“叶小姐,能不能描述一下,你看见的图案,是什么模样?”陈远问道。

“怪异的...我,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淡定如叶若兮,此刻也吓得花容失色:“陈远,你走过来自己看吧。”

“这不太好吧。”陈远犹豫。

“你不也说,这只是治病么,一个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赶紧过来自己瞧吧。”叶若兮催促道。

她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了。

“好吧。”

陈远站起身来,走到叶若兮对面,仔细观察。

只见叶若兮的心口处,有一个淡红色的怪异图案,有点像僵尸电影里,贴在僵尸脑袋上的镇尸符。

“幸好还是浅红色的。”

陈远也忍不住长出一口气,移开视线道:“噬魂虫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想要找到解药并不困难。”

叶若兮闻言,终于放下心来:“那这解药的事,就拜托你了。”

陈远点头道:“你放心,你救过我一次,我也会尽力而为的,我这去配置解药。”

说完,陈远就起身离开。

“谢谢。”

望着陈远离去的背影,平时淡然的叶若兮想起,自己这些年来养的小白兔,竟然被陈远给看了个精光,此刻再也淡定不起来,俏脸一片通红。

一刻钟后。

陈远走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瓶红色的药水。

噬魂虫是一种邪恶的蛊,最忌怨气太重的血液。

陈远在医院找的,主药是死婴血,阴气怨气都极重,非常克制叶若兮体内的噬魂虫。

不负“苦口良药”之名。

陈远当然不会将解药的配方告诉叶若兮,否则叶若兮即便痊愈,也会有心理阴影。

“喝吧,一口气喝完就能痊愈。”

“真的?”

接过红药水,叶若兮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一口喝了下去。

一分钟后。

叶若兮忽然感到心口一疼,然后就是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感觉,想要呕吐。

叶若兮低头,接连几口黑色的血液吐出,而她,也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

“叶总,你没事吧?”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