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担心是骗子

作者:喵喵呀 更新:2022-09-16 10:15:45

“姜夏,你什么时候回的北市,怎么没联系我?”

“今天刚到。”

察觉到姜夏的冷淡,梁业沣以为她是在生当年他没有娶她的气。

“对不起姜夏,当年我没能履行婚约……”

“你想多了。”姜夏打断他。

事实上,她从来没把婚约放在心上。

那婚约是母亲去世后,梁家爷爷怕姜夏在姜家委屈,刻意定下来震慑姜家人的。

老爷子仙逝后,梁业沣的父母看不上姜夏,姜夏也不想嫁给不喜欢的人,婚约就此作罢。

只有贪图梁家势力的姜茂康和痴心姜夏的梁业沣拿婚约当回事。

姜夏的疏离冲淡了重逢的激动,梁业沣平静下来,视线移到她怀里抱着的小孩。

“这是……”

“我儿子,旸旸。”

“很可爱。”梁业沣诚心夸奖。

当年父母告诉他姜夏未婚怀孕,起先他是不信的,直到姜夏父母亲自上门,商量着要把婚约改到二女儿姜晗身上。

他自然是不同意的,想找姜夏问清楚情况,但找遍整个北市,他也没找到她。

不过他坚信姜夏不是他们口中放荡的女人,他陪姜夏一起长大,见过她的荣耀和低谷,那些构成了他喜欢她的原因。

比起对她有偏见的人的一面之词,他更相信自己的记忆。

“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孩子……爸爸呢?”这话梁业沣问得有些艰难。

他既怕姜夏说没有,又怕她说有。

“没有,我一个人带孩子。”姜夏坦然道。

闻言,梁业沣心头一松,但又转瞬提起。

一个人带孩子,那就是说三年前姜夏的确遇到了麻烦,而他什么都没能为她做。

见梁业沣一脸歉疚,姜夏知道他肯定又多想了。

从前就是这样,他总是把她的安危担在自己肩上,虽然她很感激,却也觉得压抑。

姜夏无奈一笑,“梁业沣,别露出这种表情,你不欠我什么,这几年我过得也很好。”

“很晚了,旸旸需要休息,我先走了,有机会我们再聊。”

恰好电梯门开,姜夏抱着孩子准备进去。

“站住!”

一声娇喝乍响,梁业沣转身看去,“姜晗,你来干什么?”

女人没有回答,而是怒气冲冲地走向姜夏,“姜夏,你怎么会回来?!”

她的声音很大,吵醒了半梦半醒的旸旸。

“妈妈,我们到家了吗?”

揉了揉眼睛,旸旸看到不远处一个陌生阿姨眼神怪怪的看着他。

孩子太小,不懂那个眼神叫做鄙夷,只觉得很不舒服,不由得往妈妈怀里缩了缩。

“妈妈,他们是谁?”

“不重要的人。”姜夏冷声道。

“一回来就勾引业沣哥哥,姜夏,你别太不要脸!”

尖利的声音在大厅回荡,旸旸似乎被吓到,小嘴一撇,呜呜地哭起来。

姜夏脸色猛然一沉,“姜晗,三年前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怕儿子受到更多惊吓,她不欲过多纠缠,说完便转身按下电梯按钮。

眼见母子两人走进电梯,姜晗不依不饶想追上去,被梁业沣一把拦住。

“够了!我问你,‘三年前的账’是什么?”

“什么啊,我怎么知道,都是姜夏乱说的!”

顶着男人审视的目光,姜晗眼神飘忽。

忽然,她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连忙提起在手里的食盒,僵硬地转移话题,“业沣哥哥,你饿不饿,我给你带了宵夜,是我亲手做的。”

看着她支棱着十个镶钻的手指甲,梁业沣一点也不信这宵夜是她做的。

姜晗不说,他也没耐心再问。

期待了三年的重逢就这样仓促结束,此刻他心里烦得很,转身大跨步离开。

姜晗松了口气,只是脸色阴沉得吓人。

三年不见,她的好姐姐比从前更漂亮了,即使带着个孽种都能勾得梁业沣失魂落魄。

真是好手段啊。

……

电梯里,姜夏心疼地拍着儿子的背安抚他,“别害怕,妈妈在这里。”

“我不怕。”

旸旸自顾自用手背擦掉粘在睫毛上的泪珠,奶声奶气道:“我不想让妈妈和坏阿姨吵架。”

所以才故意用哭来催她离开吗?

姜夏不由得失笑,平时只看儿子乖巧,什么时候竟然长心眼儿了。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她的确不宜和姜晗正面对上。

回到房间,哄旸旸睡下,姜夏洗了个澡,怕吹头发的声音吵到旸旸,她只用浴巾擦了擦。

等头发自然风干的时候,她打开手机,在百度搜索栏输入了岑禹年三个字。

陶音担心这人是个骗子,其实也不无道理。

毕竟照岑禹年自己的描述,他条件还不错,长得又不赖,怎么会看上她一个单亲妈妈,二话不说就要结婚呢?

仅仅是因为合眼缘吗?

点击搜索,数十条信息显示出来,其中一条人物履历吸引了姜夏。

网页里的内容和岑禹年的自我介绍基本一致,工作多年从实习生到技术总监,很踏实的感觉。

上面还显示他曾在公司职工技术大赛中拿过第一名,想来工作能力应该不错。

仔细浏览了一遍,姜夏把这张网页分享给陶音,拜托她找擅长计算机的人查一下真实性。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多个心眼不是坏处。

大约一个小时,陶音发来回复,说履历是真的,但她明天还是要跟着一起去民政局。

“眼见为实”,陶音如是说。

翌日,民政局大门外。

她们提前来了半小时,因为陶音说要比岑禹年早到,这样可以暗中观察他。

可眼见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岑禹年还没有出现。

陶音大骂他是个骗子,姜夏也有些怀疑,但又想到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呢?

正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姜小姐?”经过无线电传输的声音有些失真,但依然悦耳,只是听起来有些疲惫。

“嗯,岑先生,我在。”

“抱歉,我迟到了,刚刚在飞机上没法给你发消息,我现在往民政局赶,等我。”

“好,不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姜夏挂断电话,转头就见陶音正一脸姨母笑地看着她。

“还没结婚呢就你侬我侬的,‘我在’‘等我’,像演偶像剧一样。”

姜夏无语,刚刚这丫头还一口一个骗子骂人家,这会儿又拿她开涮。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