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初闻巫毒

作者:蒙咕鹿 更新:2022-09-15 10:09:28

肖华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梳理思绪,左手自然的捻出一支烟,随后想到这是在医院,故而没用胡牧阳提醒,又塞回烟夹,这才说道:“你是知道我的,平时除了喜欢约女孩,就爱好一点儿玄学灵异的东西。虽说这算命、看手相之类的手段是我惯用的伎俩,但我本身确实也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这话说的没错,肖华确实喜欢这方面的东西。不久前充值注册了一个玄学网站的会员,为此,还被同事们调侃了好几天。

见胡牧阳没有打断,肖华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我偶然加入了一个玄学社区,过年这段时间正好有空一直泡在里面。进入之后我才发现,这个社区里面有各种板块各种信息各种大神,发布的帖子内容真假参半,不过我都权当看故事打发时间了。只是让我最感兴趣的是,这里还有好多像我一样的玄学爱好者,会发帖相互分享心得:有自学道术的、制符炼丹的、见鬼体验的等等吧。前两天,我看了一篇帖子,是分析云贵苗蛊跟东南域巫毒对比的技术贴,太深的知识我也看不懂,但我却留意到这里举证时用的一个例子。”

肖华至此沉默了一下,继而又说道:“这里面说的是东南域巫毒的一个分支,摒弃了传统的降头、巫术、古曼童手段,而是借用了云贵蛊毒的特点,专门培育毒虫。针对内陆城市,特别是三四线城市的小老板而设计。虫师利用各种手段,将饵种在‘黑土’上,这个‘黑土’指的就是被饵寄生的人。因为这种饵虫自培育出来就必须专门喂食虫师配制的毒粉,所以在一段时间之内没有毒粉的供给,饵虫便会在寄生者的肉体中肆虐。往往自内脏开始,通过血管植入大脑,最终侵占脑神经。”

听到这里,胡牧阳顿时感到背后一阵发凉,像有一只多足蜈蚣顺着脊柱爬向头顶!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肖华并没有因为胡牧阳的举动影响自己的话,仍然说道:“帖子的作者分析,之所以这种巫毒只针对三四线小城市的小老板,有两个原因。一是饵虫喂食间隔一般不能超过十二小时,所以虫师几乎需要贴身在目标身边,以备随时喂食毒粉;更重要的是另一点,其实这种饵虫的毒性远远没有想象中的严重,甚至说是‘毒’都有些牵强。无论是因为饵虫没有毒粉供给从而肆虐寄主肉体,还是最终侵占脑神经,其实都属于是中毒者的幻觉。正常情况下,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服用驱虫药再配合抗生素就能解决。只是这方法的狠毒之处本就不在毒性上,而是人心。”

“一般来说,虫师种饵成功后,就开始接近目标,初步取得信任,再配合饵虫释放的神经毒素,使目标产生幻觉。此后便开始利用语言诱导、行为分析、威胁恐吓等等手段,达到施毒者的原本目的。而这些因素,因为限制条件较多且极易被识破,故而真正的毒师、蛊师和降头师都不屑使用,但却被那些不入流的虫师们热捧起来。对付那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老板们来说,很多时候甚至不必饵虫的幻觉辅助,仅凭虫师的种种手段,便可令其屈服。”

将这诡异的“巫毒”介绍完毕,肖华停顿了一会,像是在等对方完全吸收这些前所未闻的知识盲点。而胡牧阳确实也被他的话所震惊到了,甚至有一瞬间,他都怀疑肖华会不会就是这传说中的“饵师”,自己就是他的目标---那块准备种饵的“黑土”。

联想到这,胡牧阳“唰”的激出一身冷汗,不过他又立刻想到,自己身无长物,好像根本没资格被当做“黑土”。

肖华不知胡牧阳的心里动态,继续说道:“原本我看过之后也没当回事,这类帖子看的多了,也没什么好惊奇的。直到今天上午,我那个稽查的同学打来电话,说了韩天成的情况,脑子里立刻就联想到帖子提到的‘巫毒’了。这种事情,真的是细思极恐。你想啊,近些年好多老板原本事业做的风生水起,但突然间就被曝出背负了巨额债务。很多人逃跑杳无音信,还有不少直接轻生寻了短见,说不准这里面就有种植饵虫的痕迹。我左右权衡,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但我也清楚自己其实没有胆量直接面对这很有可能就是饵虫寄生体的韩天成。而且,如果韩天成真的被种了饵虫,十有八九那个虫师就在韩天成身边!”

听到这里,胡牧阳不由得大怒:“你小子,年底评先进的时候想不到我,遇到这种送命题倒把我推前面来啦!”

不久之前,单位评先进个人,肖华因比胡牧阳多一票而摘得荣誉。

肖华见胡牧阳转身要走,双手急忙从背后将其锁住,手上用力,嘴却不停,道:“阳哥阳哥,你是我亲哥行不,评先那事怨我,我就应该直接放弃参选。一顿烧烤赔罪咋样……两顿也行……一周!一周烧烤带小龙虾的,行不?你就陪我进去看看,随便聊几句咱就走。”

胡牧阳正准备回绝,却见刚才被肖华拉着看手相的那个小护士从电梯间走出来,抬眼之际便正巧看到楼梯转角处的肖华从背后将自己紧紧抱住,口耳交谈甚是亲密。

三人六目相对,安静而尴尬。

只见那小护士满脸惊讶之余又露出极度鄙夷的神情,快速转身折回到即将关闭的电梯。轿门合上的瞬间,胡牧阳好像还看到她在拼命的按电梯扶手上的免洗消毒液。

这些年胡牧阳跟肖华在同一个岗位,时有竞争,但其实并不影响二人之间的关系。就像前年胡牧阳当选先进个人,也被肖华硬蹭了半个月的饭。

挣脱开肖华的手,胡牧阳满肚子委屈。

好好一个周末,本还指望着老爹的遗物能是个值钱的古董,虽舍不得卖但也算是件喜事。没想到被眼前这人诓来医院不说,甚至还准备拉上自己去寻鬼探险!

胡牧阳指着他脚边的果篮儿,没好气道:“这就不是烧烤的事。万一,我说万一,韩天成真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寄生者,那这虫师极有可能同在病房。你我赤手空拳,真遇到事情你就准备用这果篮儿降妖伏魔啊!”

看得出,肖华其实也很紧张,但似乎好奇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在走廊里来回踱步:“那你说咋办,我是真的好奇。没错,我担心病房里的韩天成就是帖子里说的寄生者,担心病房里真的有那邪恶的虫师存在。但我更担心的是我就这么走了,心里会遗憾一辈子的。牧阳,这有可能是我距离真正的灵异界最近的一次,我不想放弃!”

此前肖华还有些迟疑和胆怯,但说完这句话后,仿佛饮尽了三碗醇酒的武松,充斥了一身的浩然正气。看样子,即使胡牧阳选择离开,他也会一意孤行。

只是胡牧阳听完这段激昂之词后竟毫无反应,转身便准备下楼,根本没搭理肖华的熊熊斗气。

刚化身孤胆英雄的肖华见胡牧阳真的要走,顿时卸去满身的王霸气势,在后面大叫:“哎,胡牧阳,你这跟小说里写的可不一样啊,这会儿你应该被我苦心营造的氛围所感染,心里默念着‘好兄弟一世情,刀山火海并肩行’,然后毅然决然的陪我进去才对啊。”

头也不回的胡牧阳继续下楼:“你可能是灵异小说看多了,这么狗血的剧情也想得出来。”

肖华见此忽然急中生智,倚住楼梯扶手慢条斯理说道:“只要你陪我进去,今晚我就给大姑打电话,拜托她帮你闺女进市幼儿园!”

话音刚落,身影已消失于转角处的胡牧阳迅速将身体后倾,满脸堆笑道:“咱哥们儿之间谈那些不就外道了么!只要你能请大姑出马,这事无论成不成我都替咱闺女先谢谢你。不过我也事先说好嗷,陪你进去可以,但真遇到什么不对劲,我可转身就跑。到时候别说我不讲义气。”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