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什么深仇大恨

作者:仙女不讲李 更新:2022-09-15 10:08:44

快递站待发走的包裹传出恶臭,打开里面竟是碎尸。

而我,是收这个包裹的快递员。

……

我今年四十三岁,连续三个月获得这个片区优秀快递员称号。

当警察将我带走时,整个快递驿站的人纷纷都说我是个好人。

我,不可能会杀人。

刑侦队的林警官将我带回警局,端了杯水给我说“李大哥,咱们看起来岁数差不多,你也别紧张,我们只是想先向您了解了解情况。”

关于尸体的信息,他们已经确认,是独居老人张伯。

我伸出去端水的手颤抖着,将水洒了些。

“警官,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要不是昨晚突然停电,闷热高温的天气让包裹发臭。

真是打死我也想不到,放到冰柜里以为是生鲜狗肉的箱子里竟然装的是碎尸。

卷入这恐怖的杀人碎尸案,不知该怎么向警官证明我的清白。

我恐慌的流泪了。

林警官安抚着我,“你先别急,从你收这个包裹开始说起吧。”

昨天晚上八点,我收到张隽的电话,让我去收快递。

张隽是张伯的孙子,一直生活在国外,过暑假回到张伯这儿。

他在国外成绩优异,是个高材生。

我吃完饭就骑着三轮去了,张隽站在楼下,身旁是个大泡沫箱。

我和他打着招呼问张伯去哪了。

张隽不耐烦的吼了我一声,关你屁事。

我尴尬的蹲下照惯例要检查箱子,箱子上有着浓重的酒精味,掩盖之下还有一股腥味。

疫情刚过,喷点酒精倒也没什么奇怪。

我问这寄的什么。

张隽说是寄回老家的狗肉。

老巷的灯光昏暗,我看了一眼箱子里满是血肉模糊。

张隽捏着鼻子道:“你还看啥,赶紧给我发走吧,恶心死了。”

打开盖子血腥味不再被酒精压制,扑鼻而来让人窒息。

张隽说他还有几个包裹,让我先把这个放冰柜里,到时候一起发走。

还特意嘱咐我,发走前一定要喷酒精。

我赶紧给封好了,然后抱到车上。

于是一停电,这箱子里的秘密变暴露了。

去张伯家了解情况的警员回来了,在林警官的耳边说着什么。

而我则忐忑的看着他们。

林警官重新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我们在张伯的家里确实发现了血迹,但并不是人血,而是狗血。”

意思是箱子里张隽寄的确实是狗肉!

可怎么箱子里被发现的是碎尸?

我彻底慌了,“我、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警官的声音不再亲和,看着我的眼神中带着审视。

“说说你最后一次见到张伯的情况。”

前天,我收到张伯的电话,让我送个大泡沫箱给他,他要寄东西。

他使唤我送东西都习惯了。

别人家的快递都自己来驿站拿,他却偏要送。

驿站的人都说张伯就是欺负我老实,又不会拒绝人。

但我觉得张伯一个独居老人已经很可怜了,帮他送一送也没什么要紧的。

我紧张的看着警察说“警官,我活了四十多年了,从来都没跟谁吵过架的。”

林警官摆摆手,示意我继续说。

由于那天寄件和送件都很多,我一直都还没空给张伯送。

张伯不耐烦的打电话到驿站,将我骂了一顿。

我忙不迭的赶紧给他送去,就算是外面正下着大雨。

到了张伯家,张伯依旧骂骂咧咧。

“要个泡沫箱子像要你命一样。”

“真是笨的像猪一样,打完电话就应该给我送。”

“没文化也没脑子,打死工,你看看我,正式退休工,不用上班就白拿你一个月的工资。”

我沉默着将纸箱子放在他的屋里,并不踏入一步。

我的整条裤子都已经被打湿了,我知道如果我进去了,肯定又是被他大骂一顿。

我正准备离去,碰到隔壁初三刚下课的芳芳。

芳芳礼貌的对我喊了声李叔。

张伯从后面推搡了我一把,笑着对芳芳说道“芳芳,他这种人不配你这么礼貌。”

芳芳不理会张伯径直回了家,我也转身离去。

张伯冲着我的背影喊,“喂,明天我会打电话给你来收快递,慢了我可不给你钱。”

我转身踌躇开口问他,之前几次寄的快递费什么时候给我。

他老说下次下次,总是让我先垫出去。

女儿一年前在这个片区买了新房子,背上了房贷的生活。

我就出来在驿站上班,能帮衬她一点是一点。

张伯欠的几笔快递费,如果今天能要到就给女儿买点好菜补一补。

欠钱的人更理直气壮,“我缺这几个钱吗?就你这穷鬼才会一直追。”

“我告诉你啊,你下次要还慢,我就不给了。”

说真的,我很生气。

张伯凭什么欠钱不还啊。

可我也只是揪着自己的衣角,咽下心中的憋屈走了。

林警官说,凶手将张伯残忍肢解了,肯定是对张伯有很深的怨恨。

“你知不知道张伯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人看他不顺眼?”

我笑了,“林警官,我刚刚说了那么多,你应该也知道张伯是个爱逞口舌之快的人。”

张伯的嘴在整个片区都出了名的,只要你让他有一点不开心,他能骂上你祖宗十八代。

几乎整个片区的人都被张伯骂过,也都看他不顺眼。

林警官环胸有些轻蔑,“你也说自己是从没和人吵过架,而且根据我们的走访,大家对你的说法都是你不可能跟这事有关系。”

“可是为什么有人却听见过你和张伯争吵呢?”

他朝我走近,清冷的声音里带着压迫。

“从未和人吵过架的你,什么事值得让你这么愤怒?”

我抖动的肩膀暴露了内心的恐惧。

我惊慌失措着躲闪林警官的眼神,“我、我就一次……”

“一次什么?一次杀人?”

“越老实的人,其实藏的越深,越容易爆发。”

林警官紧逼的话让我握着双拳愤恨的拍在了桌上。

“我不是为了我自己!”

有天我给张伯送快递,看见他蹲在浴厕的门口。

张伯住的这栋楼是老小区了,还是以前九十年代的构造。

每个房间都没有厕所,一层五户人家共用一个浴厕。

但附近又有市里最好的初中和高中,所以来这里租房读书的人很多。

我女儿买的新小区由于租金高,更多人为了省钱还是愿意将就在这老小区。

浴厕的门底是百叶窗的构造,此时张伯正趴在地上扒着百叶窗伸长脑袋。

我喊了一声,“你干嘛呢?”

张伯急促着爬起来,并没有张口就骂我吓到他了。

而是轻着脚步提着呼吸朝我走来,拉着我进了屋。

然后才狠狠的拍了我一下胳膊,大声说“我在看屋里有没有老鼠呢,你喊什么。”

我疑惑着正要问他怎么浴厕里还有老鼠,他看见我手中的快递就急忙抢了过去。

“这快递包装怎么被撕烂了啊,要是里面的东西坏了,我非让你赔不可。”

这明明是刚他抢的时候被他自己撕坏的,我还来不及辩解就被他推了出去。

“快递我收到了,快滚吧。”

我站在他的门口满头雾水,直到看见芳芳从浴厕出来,是刚洗完澡的样子。

她警惕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回了房间锁上了门。

我瞬间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居然色令智昏!

看一个小姑娘洗澡!

我愤怒的拍着张伯的房门,让他开门。

他怎么能做出如此禽shòu的事,亏他还是个学校退休工。

张伯打开门,第一句就是“再吵,我就去驿站投诉你,让你没工作。”

“你、你为老不尊!”我咬着牙指骂他。

张伯不屑的笑了,“你有什么证据吗?就凭你刚刚看到的?那算哪门子证据,信不信我可以告你污蔑。”

这老小区也没有监控,张伯才会有恃无恐。

他还得意的笑着说“刚刚芳芳出来看到的可是你。”

我愤怒的握紧拳死盯着他。

张伯冷言嘲讽着我,“怎么,还想打我啊?”

“来啊来啊,碰我一根手指头我就要你十万。”

张伯用手指头狠狠的戳着我的胸口。

“瞧你这穷酸样,捡谁的几十年前校服穿?敢得罪我,信不信让你这辈子都毁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揪住张伯的背心。

“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但你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偷窥芳芳,我就曝光你!”

林警官又笑了,只不过这次多了几分真挚。

“别人怎么骂你,你都不还口,反倒是挺正义,为了芳芳出头。”

我握紧着拳头,红着眼眶看向林警官。

“我最讨厌人欺负小孩子。”

林警官勾起嘴角,拿起桌上的表点点头。

表上赫然写着,我曾获得小区十佳好人称号。

救过落水的小孩,到学校门口引导下课的小学生……

“这样一个好人,为什么会偷窃别人的钱呢?”

林警官向我展示了一段我昨晚在ATM机取钱的监控。

“这卡是张伯的吧。”

我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双手抱头。

“警官,我错了。”

我,并不是个完全的好人。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