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04-好大的胆子!

作者:寅先生 更新:2022-09-14 10:12:24

姚豹的脸上带着诧异:“兄长,您怎么忘了,三个月前,您说现在世道不太平,粮食肯定会涨价的。就和县尉联合起来收拢粮食,等到了涨价时抛售出去。您怎么不记得了。”

一听这话,姚裕就骂了一声靠。

想起来了,自己接受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一幕。

那时候,自己和县尉孙安平联合起来将五羊县周边所有的粮食全都收集起来准备发一笔横财。

为此,县城里百姓因为没东西吃,没少抗议偷粮。

便是杀鸡儆猴,也不顶用。

没办法,自己就把粮食送到了孙安平的营地中放着。

本来是为了粮食涨价之后大赚一笔,没想到,如今却成了自己的难题。

靠,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真不是东西。

这般想着,姚裕就一脸郁闷的冲姚豹道:“先不管这些,你带着我的命令去找孙安平,跟他把粮食要过来。”

姚豹眨了眨眼睛:“那,那万一孙县尉不给呢。”

“不给你就搬出我的身份来压他,别忘了,他这个县尉按规矩来说,那可还是我的下属呢。”

姚豹点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后又出现了新的疑惑:“那兄长,我要多少合适。”

“先要五十石吧。五十石粮食够这些难民吃三天的了。三天之后,我再想办法,把剩余的粮食都要出来。”

姚豹闻言,这才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比及他走后,难民们得知姚裕行为,一个个扑通跪下,哭的涕泪横流。

“大人,您真是青天大老爷呀。我们给您磕头了。”

上千人齐齐下跪叩拜的一幕,着实是给姚裕吓了一跳。

好家伙,这里面不乏有五六十岁的老大爷,这个年龄给自己下跪,那不是折自己的寿么。

当即,姚裕就赶忙向前去搀扶:“哎呦使不得使不得,本官也是穷苦百姓出身。如今世道更迭,兵祸连年,本官所能做得,也就只有这一点事情了,快起来快起来。”

姚裕越是这么说,这些难民们就越是感激触动。

一时间,姚裕在这些难民眼中,简直成了活菩萨在世。

就是那几个捕快有些郁闷,心说大人今天是吃错药了?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那些捕快如何想姚裕不管,他望着眼前众难民感激涕零的模样,内心不由得松了口气。

目前来看,这第一步,还是很成功的嘛,已经让这些难民对自己初步有了感激的心。

接下来稍加运作,那这些难民还不是以自己马首是瞻?

这般想着,姚裕稳了稳心神,将百姓们领进了县衙门。

···

与此同时,五羊县城南的营地中军大帐内。

孙安平正在与手下的几个百夫长饮酒寻欢。

作为五羊县的县尉,孙安平麾下三百名县兵,论权势,比姚裕这个县令还要厉害。

“大人,这次派过去的刺客应该可以要了姚裕那个小子的命了。只要他死了,那一百万石粮食就成了大人您的了。以现在的市场来说,那可是五百万两雪花银呢。到时候,这五羊县还不是大人您的天下么?”

一个百夫长满脸谄媚的冲孙安平说道。

孙安平闻言内心狂喜,但脸上却装作哀伤的样子:“唉,姚县令人还是不错的,前两天我们还说结拜来着。这一想到他就此作古,我这心里还真有些不落忍的。”

百夫长诶了一声:“大人,话不能这么说。谁让姚裕那小子盘削百姓太厉害了呢。别的不说,青霜姑娘一家都是被间接让姚裕害死的。他被刺杀,那也是罪有应得。和大人您没有关系。”

另外两名百夫长听到这话也飞快应和:“就是就是,大人您还是太善良了。”

一群人在这拍着彩虹屁,夸得孙安平喜不自胜。

就在孙安平端起酒杯,要和手下三人痛饮的时候,帐篷外,跑进来一名卫兵。

“大人,姚豹求见。”

端着酒杯的孙安平听到这话楞了一下:“姚豹?他来做什么?”

孙安平和姚豹是认识的,毕竟姚裕每次来他这里赴宴的时候,姚豹总是跟着,就像是木头一般杵在姚裕身边护卫姚裕安全。

如果说,在这个五羊县内,谁对姚裕最忠心,那就只有他这个堂弟姚豹了。

几个百夫长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回头看孙安平,其中一个百夫长压低声音道:“大人,会不会姚裕那小子已经死了,姚豹过来找咱们麻烦的?”

孙安平瞥了一眼自己的手下:“慌什么。就算姚豹天生神力,别忘了,我们营地中可是有三百士卒呢,他还能翻天不成。更何况,就姚豹那脑子,怎么可能知道是我们做的。”

说着,孙安平就让士兵带姚豹进来。

不一会儿功夫,三名百夫长按着宝剑分站在两边,帐篷外,走进来粗壮如铁塔一般的姚豹。

“县尉大人。”

见了孙安平,姚豹拱手见礼。

孙安平嗯了一声,懒洋洋道:“姚豹兄弟不在县令大人身边,怎么想到来我这转了?难道说,是有什么事么?”

姚豹没有听出来孙安平话中的试探,这个老实汉子嗯了一声:“是有点事。”

话出口,帐中的三名百夫长都精神一凛,握紧了腰间佩剑。

好啊,果然是来寻仇的。

这般想着,他们就盯紧了姚豹,随时准备动手。

孙安平还算稳得住,纵使心虚,但还是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哦,是么?什么事说来我听听。”

姚豹便道:“奉兄长的命令,我来找县尉大人支五十石粮食。”

都已经做好了动手命令的孙安平在刚听到这话的时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比及回过神来人懵了:“啥?你刚才说啥玩意?找我要粮食?”

姚豹点点头。

孙安平就把眉头皱了起来:“姚豹兄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前两天我刚给县令大人送过去三十石粮食,这么快就吃完了?”

姚豹摇摇头:“衙门的粮食还没吃完。”

“那你要粮食干什么。”

“是这样的大人,兄长他刚收拢了一批难民,衙门里粮食不够,所以兄长就让我来找您要点。”

话落地,孙安平脸上变颜变色,忽地猛砸面前桌案大骂:“姚豹,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假冒县令大人的命令来我这骗粮!”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