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学校

作者:再三斯 更新:2022-09-13 15:18:06

钟意秋想谢谢他帮自己洗碗,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他回来。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呆不住,不只不觉又转到了后院,来这两天一直没仔细看,一转才发现这个菜园实在太好了。

园子分割成不同的小块儿,种着各种果树和蔬菜,每一块地之间用碎砖或石块铺着一人宽的小路,方便又雅致。

角落里不大的一块儿荷塘,满池的荷叶层层叠叠,每一个成熟的莲蓬都有手掌那么大,在微风中摇头晃脑的引诱岸边的人。

靠院墙的四棵桔子树沉甸甸的结满果实,钟意秋第一次见到长在树上的桔子,虽然还是不成熟的青色,而且很小,他嘴里仍然控制不住的分泌出口水,喜爱的摸了这个又摸那个。

两棵石榴树一大一小,大的硕果累累压弯了腰,小的一个石榴也没接,在旁边歪歪扭扭像是玩儿金鸡独立。

搭着架子的西红柿,藏在叶子底下的南瓜、冬瓜,香瓜、西瓜……

一片一片又一片的青辣椒、红辣椒、指天椒……

更热闹的是爬满了院墙的,长豆角、四季豆、黄瓜、葫芦、丝瓜……都使出浑身解数抢占地盘。

……

除了青辣椒,钟意秋看每一个都觉得好吃。

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肖鸣夜也没回来,义叔说他可能回家吃饭了,他家就住在袁家庄。

钟意秋愣了一下,想问,住的这么近,他为什么还住在学校宿舍?

看义叔好像不愿多说,就把话又憋回去了。

吃了饭钟意秋洗碗,到底没能去后院井旁洗,大中午的实在太晒了。

他帮义叔把菜园里熟透了的西红柿都摘了,满满装了一大筐,两个人抬着出来。

刚放下,还没直起腰,就见到有人骑着一辆红色的自行车进来。

看起来十七八岁的男孩,烫着短卷发,白色T恤扎在牛仔裤里,骑的车还闪着光,像是新的。

“义叔,看我这新车咋样”,他一叉着腰一手扶着车把,也不下车,神气的骑在车上,脚尖点着地。

“女士车啊?”义叔放下筐,拍拍手上的土说。

“女士车怎么了,多漂亮,现在骑大黑自行车才土呢”,他鄙视的说。

说完注意到钟意秋,意味深长的笑着说,“你是新来的那个老师?”

钟意秋一脸呆滞,“你好,我叫钟意秋,就是那个大学生。”

他推着自行车过来,扯了扯卷在一起的头发,也不说话,眼神上上下下的把钟意秋扫了一遍。

“这是王文俊老师,教四年级语文”义叔向钟意秋介绍。

钟意秋看他虽然个子不高,但穿着打扮挺时髦,眼神也不是很客气,就只是点头回应了一下。

“你好”,王文俊说着伸出手要和钟意秋握手。

钟意秋一愣,他到这里来,还没有见过这么正式的礼仪,哪怕是义叔和郑校长这样比较有文化,说话礼貌的,问好也只是点头示意。

握了手他还不动,轻飘飘的和义叔说,“这城里人,就是白哈!”

钟意秋:“......”

钟意秋第一次进德营小学,也不是走的大门。

义叔带着他从大队院子和学校连接墙的一个小门进去,一人高一人宽的小铁门,却锁着一条大链子和黑色的大锁头。

义叔说是因为学生们总是到大队部这边来玩儿,砸坏了好几把锁,没办法了只能用链子锁。

德营小学分为两部分,连着大部队的校园是教学区,操场却在路的对面。

校园不大,教室是红砖红瓦房,外面的墙上和走廊的柱子刷着半米高的蓝色油漆。和他们住的院子方向一样,坐北朝南的四件教室是从学前班到三年级,东边是四年级到六年级,最右边一间是老师们的办公室。

西边几间是器材室、实验室之类的。中间围出来的位置布置成了学生平时活动的小广场,砌着花坛。

正对大门的位置站着个一人多高的雕塑,是个小学生在敬少先队礼的姿势。

老师们的办公室,靠墙摆了四个区域,每个区域摆着四大张桌子,17个老师全部安排在一间。

义叔领他到最里边靠窗的位置说:“你就坐我旁边,昨天给收拾出来的,靠门坐的都是班主任,常叫学生们过来,进进出出的不方便,这儿比较安静。”

钟意秋心里暖暖的,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义叔都帮他安排好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道谢,站着微微给义叔鞠了一躬。

等老师们到到到齐的时候,郑校长才端着大茶缸进来。到这时钟意秋憋着的一口气才缓缓吐出来,脸上全是汗。

因为每一位进来的老师,都会用各种惊讶、礼貌、羡慕、疑问的眼光上下问候他一遍。

“新来的老师吧,你好”

“就是那个大学生,真行啊”

“大学生到我们这儿了,欢迎欢迎”

“你们城里多好啊,怎么到我们这儿了”

“知道知道,下乡历练来了”

“真白啊”

......

他也认不清谁是谁,一个人也没记住,只是不住点头问好。因为紧张,耳朵和脸不自觉的泛红,更显得唇红肤白。

和女老师问好时,人家还没害羞呢,他倒是脸越来越红了。

十几双眼睛或□□或隐晦的都在他身上转,三个女老师坐在一起叽里咕噜的咬耳朵,钟意秋直着腰背坐着,感觉后背的衣服都汗湿了贴在身上。

郑校长也不坐,倚着一张办公桌站着喝了口热茶说:“今年我们学校可是好了,把大学生给争取来了,我呀,鞋都跑烂了好几双。”

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发女老师爽朗的笑:“校长,你蒙谁呢,谁不知道大学生是咋到我们这儿的,抓阄的时候不是你把自行车瞪坏了,去了白捡的嘛!”

众人都笑了起来。

坐在门口一个干瘦的大叔,吐了口烟圈说:“这咋不是校长的功劳,自行车要是没坏,真赶上抓阄了,还不一定能抓到呢!”

大家又跟着笑。

钟意秋看这些老师,并不是他印象中老师的样子,更像是一群种地的农民。

穿着送款的汗衫,大短裤,踢拉着塑料拖鞋,都晒的黝黑。只有几个年轻人穿着还比较整齐,尤其刚在宿舍见过的王文俊最时尚突出。

“嗳,肖老师呢?咋没来?”郑校长喝了茶扫了一眼,砸吧着嘴问。

钟意秋这才想起来,肖鸣夜没来,刚才实在太紧张没注意。

“说是家里有事,下午去县里了,赶不回来”义叔回答。

“这不说好开会嘛,我屋里还有事儿呢,十几亩苞谷都还在地里长着呢,一个也没掰”,离着钟意秋不远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老师靠着椅背似乎不满的说。

钟意秋看着他,猜他是真的对肖鸣夜不来开会有意见,还是在开玩笑。

“行了啊荣举,先别说这个,开会啊......”郑校长朝说话的老师摆了摆手,又接着说,“钟老师呢已经安排好了,教二年级数学,但是人家呢也刚下学,啊~先跟你们几个数学老师听几天课。”

“这不看我们笑话滴嘛,让人家大学生听我们的课”

“就是哩,能跟我们学啥啊”

“请个大学生来,是要我们跟人家学才对嘛”

......

几个数学老师你一句我一句的闹起来,不知道是玩笑话还是心里真的别扭。

义叔担心钟意秋一个城市里的年轻小孩,又没工作过,听他们这么不阴不阳的说话,脸上会挂不住,想隔着凳子伸手拍了拍他手臂安慰一下。

转眼看他,这小子瞪着一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开合间闪着亮光,眼神随着说话的人转来转去,兴致勃勃的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生怕错过一句的样子。

义叔看的好笑,不知道他脑瓜子里想什么呢,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钟意秋正琢磨的起劲儿呢,转过头一脸无辜的看义叔。

“今天啊,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的钟老师,开学了具体工作再安排啊”,郑校长说话总是带口语词,啊~哦~呢的,钟意秋听得挺有趣的。

“明天啊,去镇上把书本拉回来,袁校长安排一下哈”他取了眼镜撩起衣服擦了擦又戴上,拍拍手说,散会。

“钟老师好,我是李宏飞,今年二年级的班主任,以后我们就一起合作了”,老师们陆陆续续出去,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老师过来和钟意秋问好。

他主动过来打招呼,长得又年轻又精神,钟意秋受宠若惊,赶紧放下手里正收拾的书本,“你好李老师,以后麻烦你了。”

李老师笑起来有对小酒窝,面对钟意秋有点紧张,刚才也是鼓起勇气过来说话,搓了搓手说,“不麻烦不麻烦,能教我们班是我们的运气”,尴尬的笑了一会,像是谁撵他一样害羞的转身出去,“那我先回去了,开学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钟意秋挺高兴,李老师看起来挺好相处的样子,以后合作肯定也没问题。

“李老师不错,市里师范学校毕业的,教书三年了”义叔把刚才坐乱的凳子一张张搬回原位。

钟意拦下他,让他坐着自己搬,“看起来很年轻,这么有经验。”

义叔说:“中专毕业本来年纪就不大。”

“明天呀,你也和我们一起去镇上拉书本,去镇上看看”,义叔边锁门边说,锁好了门又开他玩笑,“来了两天都是关着院子了,焖坏了吧?”

正午的阳光晒得校园一片白光,钟意秋眯起眼睛懒洋洋的说,“这里挺好的,菜园更好”,走了几步又问,“那么多书,我们去要多少人。”

义叔带着他从阴凉地穿过去,“不用,让六子开拖拉机去,我和你,加上肖二哥就行了。”

钟意秋跟在他身后,话在嘴里转了几次终于问出口:“肖二哥家在袁家庄,为什么还住宿舍?”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