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王爷不欢迎我?

作者:肥肥圆圆 更新:2022-09-13 15:09:16

“我不喜欢欠人银两,日后定会来赎玉佩。”

说完,刚刚还说翻不上房梁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月清和走到床边,打了精致络子的玉佩入手升温,镂空雕花了一个‘瑾’字。

“这真是麻烦了。”月清和叹了口气。

他说要来赎回,日后定是会碰面。

这种不明不白的人际交往,还是少来些的好。

月清和收好玉佩,正打算休息,门突然又被推开。

这次走进来的是个骂骂咧咧的丫鬟,穿的比她这个所谓的王妃还体面些。

“辛苦王妃取血了,这是我们姑娘赏的。”

说完丫鬟翻着白眼把一包油纸丢到月清和的脸上。

油纸包跌在床上散开,是几块边角阿胶。

“这是我们姑娘体谅王妃失血,赏给王妃补血的,王妃还不谢恩?”

月清和拿起一块阿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行啊,小丫头玩挺花啊。

要真是原身受到这个刺激,放血没放死,也活生生气死了。

阿胶被骤然捏在手心。

丫鬟走到月清和面前,随手又丢下几块碎银在月清和身上。

“这点银子,是我们姑娘赏给王妃买些鸡鸭炖汤补身子的。”

月清和缓缓站到丫鬟面前。

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巴掌狠狠抽在她脸上。

丫鬟一脸震惊:“你敢打我?”

月清和冷笑一声,油纸袋连带那边角料阿胶全塞进了她嘴里,噎的她差点背过气去。

“唔……你!”丫鬟说话都不利索,不断的掏着嘴巴,脸憋得通红。

月清和一脚把丫鬟踹翻在地,翘着二郎腿在一旁冷冷看着丫鬟跪在地上挣扎,一张脸从红色憋成紫色,走投无路之下朝她伸手,原本高高在上的脸此刻贴在她脚背上。

“想让我救你?”月清和笑眯眯用脚背挑起丫鬟的脸。

丫鬟点头如捣蒜。

月清和笑的愈发灿烂,“可是我不愿意呢。”

“想骂我是毒妇?”月清和撑着脸,竟是有几分天真的残忍。

丫鬟被阿胶卡的说不出话,眼神怨毒盯着月清和。

“本王妃就算不得宠,也不是你一个丫鬟,还有你家主子那个没名没分的人能骑在头上的。”

“想来招惹我,就要想想自己付出什么代价,想要羞辱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月清和一脚踹开丫鬟。

“别说是你,你主子今天我也要收拾了。”

丫鬟捂着脖子来回挣扎,只要一杯茶,她就能活命。

可为了讨好她的主子,整个王府的人都变着法儿作践月清和,她的房内别说是茶,就算是一壶凉水也难寻。

门外消瘦的身影在视线中逐渐化作一个小小的黑点。

身影消散,她的手也重重坠落在地。

远在王府最核心厢房中的欧阳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姜斐然推门而入,见她打了个寒颤,慌忙把人搂进怀里,关切的问:“雪儿,你怎么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欧阳雪一阵心神不宁,又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只好笑着搪塞,声音软的能掐出水来:“师兄,雪儿只是……只是恨自己没用。”

“我这身子,活生生拖累了师兄,就连师兄和嫂子辛苦为我准备的药,我也不争气,没能喝下,白白浪费了师兄和嫂子的一番心意。”

说着,欧阳雪又满怀期望抬起头,手柔柔搭在姜斐然胸前,“王爷,嫂子一日之类辛苦两次为雪儿备药,雪儿心中过意不去。”

姜斐然面色一僵。

他伸手捏住欧阳雪的手,声音低沉。

“雪儿,今天……今天的药缓缓吧,月清和今日已经为你备药一次了,若是再为你备药,只怕她的身体吃不消。”

欧阳雪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和嫉妒,趁姜斐然没注意,她很快又掩饰的只剩温柔和顺。

“原来……原来是这样吗,太好了,雪儿还以为要拖累嫂子了。”

低下头,欧阳雪狠狠攥住身下的床单。

怎么会这样!

师兄怎么没逼着那个女人取血!

只要那个女人死了,她就能当名正言顺的王妃!

该死的,她当初就不该为了让师兄用情更深,搞出这什么劳什子病情,现在想当王妃还只能当继室,白白被月清和那个女人压了一头!

欧阳雪强装镇定,维持脸上的善良模样,“还请师兄替雪儿谢过嫂子,也请嫂子可千万别为了雪儿伤了身子。”

“那就多谢雪儿妹妹的关心了。”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轻笑,月清和提着半新不旧的裙摆正打算踩进门。

欧阳雪瞪大了眼。

月清和?

这个女人过来干什么,她不怕师兄彻底厌恶她,把她赶出去吗?

“你来做什么!”姜斐然回头,满眼都是厌恶。

月清和的绣花鞋还没越过门槛,两柄剑横在胸口拦住去路。

“王爷不欢迎我?”她低头看了看长剑,语调格外玩味,“怎么,王爷和小师妹不欢迎我?”

欧阳雪巴不得月清和被拦在门外进不来,可现在她只是姜斐然的师妹,名分上月清和和姜斐然才是夫妻,她根本没有资格阻拦。

何况她是最‘善良’的小师妹,怎么能把作为王妃的嫂子拦在门外?

欧阳雪心里一百个不愿意,面上还是得把月清和放进来。

但……

欧阳雪眼中寒芒一闪,伸手在姜斐然胸口扯了扯,声音又软又娇:“师兄,快让嫂子进来吧,外面风大,仔细嫂子染了风寒,好不好嘛?”

态度亲密的不像是师兄妹,倒像是情哥哥和情妹妹。

她开口了,姜斐然自然依她。

月清和只觉得恶心,走进门后自顾自走到桌边,替自己倒了杯茶,慢慢的品。

果然是姜斐然这个端王心尖尖上的人啊,屋内装潢是她那个小破房子比不上的,更别谈这吃食茶水,无一不精致。

“妹妹这里的东西真是好啊,叫我这个王妃都羡慕不已。”

欧阳雪心里多的是炫耀的意味,忍不住得意洋洋,“都是师兄关照……嫂子那儿的定然也不会差。”

“妹妹说笑了,不知妹妹这病怎样了?”月清和放下茶杯,上前走到床边,“嫂子我从前也是杏林众人,妹妹的病叫我这个做嫂子的也挂心不已,不如就让嫂子来替你看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