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日后会重金赎回

作者:肥肥圆圆 更新:2022-09-13 15:09:16

“这场交易,您也同意了,不是吗?”

月清和想到姜斐然一个大男人,还把过错都丢到她身上就恶心。

装什么深情呢?

怎么不想想,这婚也是他姜斐然主动要结的,她在渊海国不过一个“小小医女”论权势怎么比得过他一个王爷,哪里逼迫的了他?

自己放弃了白月光,就别装深情。

就算这张脸长得人模狗样,月清和看了也反胃。

上一世为爱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可不会重蹈覆辙。

姜斐然听到月清和的话,周身温度似乎都降了几分。

这个女人疯了吗,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她竟然还敢反抗?

“我看王妃这个位置,你是不想做了!”

听到这个威胁,月清和下意识冒出一身冷汗。

要是没有被窝里的男人,她倒是可以理直气壮的顶嘴。

毕竟她现在还是姜斐然明媒正娶、上了皇家玉牒的合法夫妻,公示过天下。

要想休妻,也得找出合法合理的理由才行。

不然……

老皇帝屁股下的位置,皇子们可都盯着呢,无理的休妻可不就是个最好的攻讦理由?

除非姜斐然对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然他绝对不会无理由的休妻。

但现在……

月清和悄悄调整位置,伸手在被窝里狠狠一拧。

耳边是只有她能听到的,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被窝里的男人似是为了报复,竟是伸手捏住月清和的脚腕。

月清和脸色一凝。

纤细的手指挪到几片微凉的皮肉上又是一掐。

被窝中做乱的手顿了一顿,紧接着竟是大着胆子搭上她的小腿。

月清和脸色难看。

她就不该把这个麻烦藏起来。

眼前的姜斐然却当月清和是害怕被休,愈发理直气壮:“要是还想要你这个王妃的位置,就老老实实的让本王取血!”

月清和应付被窝中作乱的男祸害已是疲惫,对上姜斐然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她手下又是一拧,抬头朝姜斐然嘲讽道:“行,你要休妻就快给我休书,我等着!”

“你!”

姜斐然万万没想到月清和竟是破罐破摔,真的求休书。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变了?

不可能。

这个女人当初纠缠他有多狠,整个上京的人都知道。

这王妃的位置,她怎么舍得丢掉。

一定是装的!

哼,以为他会吃欲擒故纵这一套吗?

姜斐然冷哼一声,一拂长袖,“本王不跟你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你好自为之,本王过两日再来取血。”

月清和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行,我等着,慢走不送。”

“少在本王面前玩欲擒故纵的手段。”姜斐然见她一副见了晦气东西的模样,脸色更难看,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月清和甩了个白眼,“说的好像谁稀得擒你一样,真把自己当个香饽饽了。”

现在她的身体很差,需要修整。

她做了孤魂那么久,跟在神医身旁看了形形色色的人,敢把她当血包,还玩这种手段,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房门被关的震天响。

又等了有一炷香时间,薄的发硬的被子被掀开。

“都说端王妃一心恋慕端王,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昏暗的烛火下,黑衣男人抬起头,笑的讽刺。

月清和脑海里闪过两个字。

妖孽。

很少有男人能用美这个字概括,就连姜斐然都只能算得上俊朗。

眼前的男人,就像是千年的男狐狸秀成精,一双眼格外勾人。

似乎是因为烛火映照,眼角都染上摄人心魄的红。

他抬起头,嘴角带着点玩味,和方才拔剑逼迫的模样判若两人。

“怎么,端王妃看呆了,因为我移情别恋?”

月清和差点被茶水呛到。

男人的脸在面前放大。

月清和想起曾经见过号称第一美男的周国三皇子,也比此人差了几分。

眼前的男人哪怕是一身脏污的夜行衣,也让他穿的如同天神下凡,自带矜贵。

“端王妃这是……”他上前两步,近的睫毛几乎要贴近,“对我有兴趣了吗?”

月清和脸上一红,匆忙推开他,忍不住后退两步。

美色虽诱人,但也要看自己有没有命去享受。

这个男人美则美矣,本质上是毒人的曼陀罗花,沾染不得。

何况他方才的动作算得上轻薄。

这种不被尊重的感觉并不好。

若非眼前之人的皮相生的好,月清和定要在他脸上留下五个红指印。

“方才难道不是先生先动的心?”月清和不服输的调戏回去,“本妃的小腿就那么招惹先生吗?”

黑衣男人平静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

敢主动调戏她的女人,这是第一个。

“怎么,先生不敢承认吗?”

“方才本妃的腿可差点被先生给捏断了。”

微微上挑的尾音,同他房中那只骄矜的狸奴一模一样,娇气的很。

偏生她不带半分男女之情,倒像是……

男人看向月清和,少女小脸不见多少血色,可一双杏眼清澈见底,不见半分肮脏的情欲。

她好像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脸,单纯的欣赏这张脸。

不甘心被他轻薄。

男人的薄唇忍不住勾起,却也不说出方才在她身上嗅到几丝冰凉的药香,恰好压住火毒焚身之痛。

“端王妃……你是个妙人,在下还得多谢端王妃的救命之恩。”

“过奖了,先生若是谢我,不如拿银子来报答。”月清和撇撇嘴,一副死要钱的财迷模样。

“您也看到了,我这破屋子里连一口凉水都没有,没有银子使我得渴死饿死。”

有趣,这个女人很有趣。

男人似笑非笑看着她,少顷,从怀中拿出一枚玉佩放到月清和手心,“我出门未带银钱,这枚玉佩便押在王妃这里了,日后定会用重金赎回。”

月清和头皮发麻,玉佩如同烫手山芋,刚到手心她就塞了回去。

“先生,本王妃只收现金。”

男人的狐狸眼眯起来:“日后会重金赎回。”

日后两个字叫月清和心中警铃大作,慌忙又推了回去,“那就当本王妃做好事,这药我送给先生了,先生若真想报恩,就请先生速速离去为妙。”

男人笑意更甚,这次玉佩直接丢到床上。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