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第四章 我看谁敢动我

作者:泡泡芙 更新:2022-09-13 14:05:38

林如月这下脸色已不是难看,而是雪白了。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林锦衣心里嗤笑。

“还说那几个男子看见妹妹落湖二话不说一猛子扎进去,还说听见妹妹嘴里大喊大叫说什么……我不是林锦衣你们给我放开。”

眼神骤冷逼向林如月,林锦衣清冷声音毫无起伏道:“妹妹且说说,这话是何意?”

“是,我没这样喊,定是……定是他们听错了。”

“自然是妹妹听错了,所以姐姐我已经让人把那两个闲话的僧人绑住了,不过那俩僧人却说他们抓住了那几个形迹可疑的男子……”

话正说道此处,就见林老太太眼皮子一翻,嘴里“哎哟”一声仰倒在了床榻上。

“老太太!”

“祖母!”

香房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呼救的呼救,叫水的叫水。

林锦衣冷眼看着林老太太装晕,无声勾唇冷笑。

这老虔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爱装晕,无论遇见什么事,只要一时解决不了便装晕了事。

“大姑娘先回去吧,老太太晕了过去,这事还是回家再谈吧。”林老太太跟前的齐嬷嬷上前推搡林锦衣。

看一眼满眼怨毒的林如月,林锦衣福礼后退了出去。

站在院里,她抬眼看向远处。

暮色已起,黑漆漆的寺庙仿佛等待吞人的巨兽,静谧却似是处处隐着危险。

犹如她此刻的处境。

孤身无依,身处狼窝。

屋子里,林老太太待林锦衣甫一出去便睁开了眼,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了林如月脸上。

“你个糊涂东西,动手便动手了怎么留这么多首尾,一旦叫外人知道了你看你还活不活得下去!”

头一遭挨了一巴掌,林如月捂着脸怔怔不能回神,好一会儿才委委屈屈的开口。

“祖母,您快帮帮孙女吧。”

“哼,还用你说?齐嬷嬷,你亲自去捐一笔香油钱,该怎么做不必我说了吧?”

齐嬷嬷颔首退下,自去给林如月擦屁股不提。

林如月自然是凑到林老太太跟前讨巧卖乖的撒娇。

“祖母,回去林锦衣乱说话可怎么办?”

“既然你现下已然和她撕破了脸,我也不用再同她演什么祖孙情深了,回头我就想法子将她送到庵里去清修,再给她好好找个婆家远远打发了。”

摸着孙女的头,林老太太倒三角般的眼幽暗渗人。

林如月唇角一翘,又欢喜起来。

听着隔壁屋的动静,林锦衣闭上眼睛思考该怎么保住自己。

她一没父母撑腰,二无外家在近前,林老太太要拿捏她太容易了。

林锦衣喝了几口热茶,直到手脚都回暖了才钻进被子里闭上眼。

这次跟着林老太太来烧香,她身边伺候的人都被林如月想法子留在了家里,连个可以用的人都没有。

忙活了这许久,紧绷的情绪终于松散开,林锦衣不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直至后半夜,一声高似一声的尖叫划破寺庙寂静。

“杀人啦!山匪杀人啦!!”

“走水了!走水了!”

林锦衣豁然睁开眼睛,迷茫了一瞬后忙爬起来冲出去。

只见寺庙东南角火光冲天,喊打喊杀的声音遥遥飘了过来。

受惊的林老太太也跑了出来,她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

“怎么了这是?”

一个粗使婆子连滚带爬跑过来,噗通一声跪下:“老太太快带着姐儿们逃跑吧,庙里冲进了一群山匪正四处杀人劫财呢!”

林锦衣心头一跳。

她想起来了,上一世确实也有这一遭事,只不过当时她已经和林老太太一行人连夜去了庵里,所以没有亲身经历。

后来依稀听说,昭都小王爷一家回京都时在万安寺遭遇山匪。

当天夜里寺庙里借宿的人,除了昭都小王爷一家,都被山匪杀了。

连庙里和尚也无一幸免。

“快,快收拾东西我们这就下山逃出去!”

林老太太慌慌张张吩咐,院子里丫鬟仆妇个个惊慌失措起来去收拾东西。

这时候下山死的只会更快。

林锦衣正欲说话,出去了一趟的齐嬷嬷面色焦急回来,正听到得老太太吩咐,忙低呼一声“不可”。

“老太太,这山匪来势汹汹,我们断不可能在他们手底下逃出生天,现在下山便是送死去了。”

听了这些话,林如月都要吓哭了。

“那可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姐儿莫慌。”齐嬷嬷忙安抚她,一面和林老太太道:“老奴已打探清楚,今日庙里借宿的人还有昭都小王爷一家,他们是奉旨进京,身边有士兵,咱们去他们那里借借光。”

林老太太面上一喜,又来了精神:“好好好,咱们这就去昭都小王爷处!”

昭都小王爷?

林如月眼波一转,一脸春光荡漾,转瞬间又想起什么,极快的扫了一眼林锦衣。

绝对不能让这个小贱人活过今晚。

林锦衣没错过她的眼神,心里也猜着林如月恐怕想借刀杀人,想了想一个转身进了屋子。

“祖母,那咱们快些收拾东西过去吧。”

听见她的声音,林如月冷哼一声,给自己贴身婢女使了个眼色后扶着林老太太去收拾东西。

听见脚步声,林锦衣打开窗户看了看,一个翻身跃了出去,抄着小道绕到另一边,正看到林如月的丫鬟给她的香房上了锁。

林家一行人也顾不上东西收拾的仔细不仔细,一切只求个快字,一通兵荒马乱后这边就人去屋空,只余下几盏孤灯。

林锦衣等人走干净了才出来,凭借记忆从另一侧小心翼翼向萧契住处而去。

刚走没几步转过一处假山,在森白月光下便看到一道长身而立的人影。

男子背对林锦衣,侧脸俊逸非凡,正是昭都小王爷萧契。

他一手撑着山石一手抚着胸口。

受伤了?

林锦衣心头一阵激荡,忍不住伸手摸向后腰。

刚才出来时她顺手拿了烛台,尖锐的台芯完全可以当做剑用,只要朝他胸口来一下。

一击毙命。

深吸一口气,她蹑手蹑脚走向萧契。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