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一个被遗忘的男人

作者:王沐之 更新:2022-09-13 14:05:15

深秋,一阵一阵肆无忌惮的吹过地风,带着肃杀和萧瑟,将夏季的帝王打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那满眼代表希望的绿色在凋零在坠落!在被枯萎的灰取缔!

相比夏季时街道车水马龙的繁华,路上行人渐少!盎然的生机也被隐隐约约的荒芜克制!

一条种满梧桐树的街道,一个消瘦却无比英俊的青年,身着一身单薄的衣衫,席地而卧,背靠一棵梧桐树半躺半坐在街边,身边横七竖八的摆满了酒瓶!

忽然!

青年大笑,高声吟唱,声音尖锐刺耳,他空洞的眼神逐渐被一种病态的狂躁取代:"哈哈哈哈...白驹过隙踢翻了回忆的一杯老酒,发出一阵阵唏律律的马叫声,撒着欢儿的祸害着这个狼狈的黑夜,不知疲倦!长秋邻近,我依稀看到岁月长河的上流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灿烂的笑容映照的河面波光粼粼,我大概知道那是谁,却也大概的记不起他是谁!是他么?还是那位一直在时光的风景中与孤独长相厮守的人?

偶然经过的行人,被青年突如其来的大笑吓的一个激灵,冲着他破口大骂!而青年却丝毫不理会,继续自顾自地在吟他的诗,时不时的往嘴里丢两颗花生,灌进半瓶啤酒!对周遭的指指点点视而不见!

"这他妈是个神经病吧?这都喝了多少了还喝"一人骂道!

"不过他长得还挺好看,诶,这诗念得也不错呀!可惜了,脑子不正常!"同行的另一个妙龄女子惋惜的叹了口气!

"废话,谁脑子正常会穿这么少大半夜的在街上喝酒!"女子同伴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快走吧,看他胳膊上纵横交错的伤疤,吓死个人了!"说完,拉着妙龄女子匆匆离去!

"我觉得还挺性感的!"谈论声渐行渐远,湮灭在冰冷的秋风里!

随着两人走远,青年又狠狠灌了一口酒,重新撕开一包香烟点燃,深深抽了一大口,眼神里满是散不尽的忧郁!

"不知之人最幸运!"青年略显沙哑的声音冲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叹息道!

二十七八岁,本该年少轻狂,但这张帅气的脸上却少了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蓬勃朝气,多了一股浓郁到极致的郁气!

地府!一个被黑袍遮挡地严丝合缝,只留着一双明亮到无以复加的眼睛漏在外面的黑影盯着镜子中反映出的这一幕,摇了摇头,对身旁一人问道:"沐之,还不打算回头?

"心死,用自我的沉沦来反抗!"那人回答!

"可我们时间真不多了啊!"黑袍男人语气里布满了无奈!

"帝,最近有什么异常?"黑袍男人盯着眼前还在喝酒的王沐之!

"还在沉睡,只是阳间..."那人的语气迟疑了一下!

"天道如此?"黑袍男人叹道!

"这天道,还是当初我们拥护和守卫的天道吗?"那人一声轻笑,意味莫名!

阳间!

酒尽,王沐之摇摇晃晃扶着身后的梧桐树站起,将散落一地的酒瓶收拾好,跌跌撞撞地离开!

风愈演愈烈,吹得王沐之本就蹒跚的步履更加狼狈:"癔症的患者貌似又在肮脏的角落里高歌翩翩起舞,整颗心装满了贪图,让眼前都模糊,我在迷蒙的视线内,仿佛又看到了笙旗飘摇的酒肆,依稀间又看到了狼狈的青年,当夜压的越来越近,酒肆的灯笼霎那间变得通透,从死巷走出,我终于与青年四目相视未擦肩而过!我伸出右手示好,他勉强回应!你是谁?我是你如今无力的救赎!恍惚间,他不在,酒肆幻灭,我又看到了那匹白驹,跨过了那悲伤的一隙消失在了死巷中!漆黑的环境也开始变得剔透,风雪渐起,一条河突兀的从我身后流过,一幕幕旧景一桩桩旧事一个个旧人一个又一个不同状态的我,随着河流疾驰而下!突然明白,有些抉择如果犯下错误,就无力救赎。

"你丫游吟诗人呢?现代李白啊?"一只修长的手将跌在街边的王沐之扶起,语气里充满了玩世不恭的洒脱!只见他反手一转,一条洁白的手绢突兀出现,粗暴的扣在王沐之撞破的额头上:"自己按着,你这不孝子!

"你来了!萧星河"王沐之轻笑,抬起头着看眼前这个带着鸭舌帽,一脸轻浮的帅气青年!

"我不来你特码让老子白发人送你这个黑发人?"萧星河蛮横的将王沐之托起,一脸鄙夷:"一消失就是五年,自封命宫,一滴血造个替身让老子追着满世界跑?遛狗呢?呸,遛你爹呢!

萧星河一把将王沐之甩在背上:"五年了,也该让事情过去了!你和自己较什么劲?谁都知道那件事不是你的错,强加于自己,糟践自己给我们看?

"有些人不配得到救赎!"王沐之叹气!

"没想过救赎,但要有挽回的余地呢?"萧星河点燃香烟!

"可曾听过天心之花?"萧星河收起玩闹,一脸郑重!

"它不是消失在了..."王沐之皱紧眉头!

"不错,可世间万物皆有其秩序,轮回是这个世界必行的规则!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消失过的不代表不会在未来的某一段出现,世间万物总会有两朵相似的花!"萧星河道!

"有线索?"王沐之一跃而下,头顶一道白色雾气闪过,朦胧的醉意骤然消失,变得清醒!

"得去趟地府,你知道你消失的这五年阳间有多大的变化!地府那两位又付出了多少!当初你一声不吭的离开,把担子全扔给了我们,你知道很多事情他们二位根本无法出面!老子替你扛了多少!"萧星河眼神幽怨,不轻不重的踹了王沐之一脚!

"什么时候动身?"王沐之躲开,满脸焦急!

"等,这段时间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当务之急..."萧星河一脸神秘!

"什么事?

"老子他妈饿了,吃饭!哈哈哈"不顾王沐之那杀意充盈的目光,萧星河大笑!走向路边一家正在营业的烧烤店!

"我本该是一个被遗忘的男人,一个该把自己遗忘的男人,可还要被推着走下去么?"王沐之自嘲一笑,双眼一半黑暗一半光明,一半绝望一半希望!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