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这人多少有点大病

作者:陌落 更新:2022-09-13 10:06:16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她带着眼镜和口罩,很有钱的样子,我让乔木感染了,但是她没有事,回来找我开药,我给她打了一针,她,她受不住就死了,我害怕被发现,就扔她在河边。”

阿霞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她瘫在地上如一瘫烂泥。

“五十万,买我妹妹的命吗?”穆泠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对于夭夭来说,爸妈给她存的钱,后面还有好几个零啊。

“求你放过我吧,我四十多岁,活不了几年了,该说的我也都告诉你了。”阿霞以为会得到解脱。

“我妹妹才二十岁,她大好青春毁在了你的手里,你还没说为什么划花我妹妹的脸,是想要毁容已掩盖自己的罪行吗?”穆泠缓缓说道,握紧了手术刀。

阿霞眼珠子似要鼓出来,想要反驳又找不到理由了。

她的默认更让穆泠痛心,她一刀一刀划过阿霞的脸颊,连带爸爸妈妈失去女儿的痛,夭夭的痛苦全都还回去。

惨叫声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穆泠红了眼。

席川见状不对,温声提醒:“再不救治她可能会死。”从之前对待那些人来看,穆泠是不会让这些人轻易死的,留着慢慢折磨。

穆泠果真停了下来,把刀扔到一旁后,脱下一次性手套,她已经满脸的嫌弃:“别让她死了,我还要让她认人。”

河滨市四十多岁的富贵女人,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不过她不着急,无论多久她都找的起:“查一下附近的监控,找到那个人。”

“是。”

席川示意保镖带着人离开。

四人直接下楼。

诊所的门晃悠晃悠,露出了门后一个裙角,听到车子轰鸣声走远了,她才敢大喘气,丝巾全湿透了,她扶着脱皮的铁栏杆下楼,钻进后座的时候,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快,快回家去。”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司机从后视镜看着夫人,有些担心。

“别问那么多,赶紧回家!”女人直接怒喝,车驱动后,她连看都不敢去看窗外。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霍远祯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辆接着一辆离开的车,血红的瞳孔在黑夜的衬托下更为妖异:“戏看完了,回家吧。”

他好期待下一场大戏。

穆泠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将身上洗干净,换上新的睡袍后,她紧锁的剑眉才缓缓松开,刚坐下喝了两口咖啡,她手机收到好友邀请。

附带消息:我有你想要的东西。

她看着黑色背景下一束光打在黑色玫瑰花上的头像,眼皮忍不住抽了抽,瞬感恶寒。

关于你妹妹的线索。

穆泠准备点的拒绝立马点了同意,成为好友的一瞬,弹出来了两段视频。

第一段是辛姐在卫生间被人凌辱的视频,意料之中,穆泠没有兴趣欣赏,点开了下一段,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一辆奥迪车离开的画面,这条脏乱差的小路,她们刚走过。

“阿川。”

门下一刻推开。

席川一直候在门口,低头等待指示。

“我给你发一段视频,去查这辆车的信息。”穆泠点了转发。

“是。”席川看了眼手机,立马下楼。

河滨市某处别墅。

落地窗前有一个藤椅,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霍远祯在上面晃了三百多下,也没收到回复,太无情了吧,谢字都不说一个。

他心怎么想就怎么发了出去,结果红色感叹号映入眼帘!

没良心,太没良心了。

“去,把这个送过去!”

发信息不行,换人工?助理邱山无奈扶额,霍总想一出是一出他已经习惯了,接过一个请柬就出了门。

.

穆泠无心睡觉,连着熬了几天,她眼下乌青略重,没一刻闲下,继续处理水城的一些事宜。

半夜三点。

席川回来了,他脸色沉重,对上正在办公的穆泠时,双手把文件放在桌上:“查清楚了,我也拿照片去跟阿霞对过,确认她就是买通阿霞的人。”

穆泠已经打开文件袋,关于杨家全部的资料都在手中,她摩擦着资料上女人精致的脸庞,嘴角缓缓上扬:“杨家,挺好的。”

河滨市排得上号的产业,穆泠清楚,她的主要产业在水城,在这虽然有华盛集团在,想要拿捏一个产业还是麻烦,她不能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她们了。

那就慢慢来,她不介意温水煮青蛙。

席川迟疑了下,还是说了下:“杨家配备了无死角监控以及保镖,报警器,距离政府不远,牵扯到政府的话,很难全身而退。”

换言之,不能再冲上门去折磨人了。

“我还没被仇恨蒙蔽双眼。”穆泠无奈开口,撑着额头,看着资料想找找突破口。

门铃响起。

这都半夜了,还能是谁?

席川去打开门,看到一张眼熟的脸时,有些奇怪,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邱山星星眼笑弯,两边嘴角上扬,笑得十分甜的自我介绍:“席总晚上好,我来送一张请柬和宵夜,希望穆小姐能赏脸做我家霍总的女伴,告辞。”

东西一股脑的往席川身上放之后,他转过身立马脸拉得老长,全是怨气。

本来都到门口了,霍总又让他去买宵夜,说什么穆小姐脾气大,容易上火,弄些清淡的,半夜三更,粥都没开始熬呢,他差点把河滨市转完了才买到!

他回去一定要强烈要求放假!

席川拿着一堆东西进来,转述了邱山的话,不由得奇怪:“穆总什么时候认识的霍远祯?”

这个名字穆泠都没听说过,摇头的同时她打开请柬,看完后摊给席川看:“杨氏总裁的生辰宴,你没收到请柬?”

席川闷声应话:“霍氏和杨氏有点远房的亲戚关系,请的应该都是他家里人。”

那穆泠就没别的选择了,只能当霍远祯的女伴:“给我霍远祯的资料。”

“他不用资料,全河滨市的人都知道,霍远祯是霍家老爷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侄子的关系,在霍氏挂着一个空头经理的位置,天天玩,浪荡子,不成器,做事全凭心情,好事没他,坏事他都是第一个。”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