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捡回一条命

作者:陌落 更新:2022-09-13 10:06:16

离开别墅之后,辛阅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穆夭,可是电话那头还是无法接通,她只能联系程忘,结果那边也是无法接通。

真的奇怪。

她联系姐姐。

电话接通,是倩倩慌乱的声音:“你姐姐现在在医院,你直接过来吧,急诊手术室。”

辛阅都来不及问清楚怎么回事,立马在路边拦下的士,赶往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辛姐手术已经做完了,躺在病床上,脸被包裹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被缝了五十多针,一头卷发全被剃,她出神的看着天花板,眼神绝望无焦距。

“姐?”辛阅不敢想象这么严重,两行泪顺着脸颊滑落:“姐,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哭声,辛姐浮现烦躁,看辛阅的时候,眼中精光乍现,激动的起身,结果扯到伤口,她痛得低吼,缓和后逼问:“穆夭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辛阅迷茫的点点头,把自己被抓走的事情也说了,意识到什么,她惊呼:“是她做的?”

辛姐点点头,重重呼出一口气,叮嘱道:“你最近都不要出学校了,她在猖狂也不敢进学校杀人。”

从头到尾,姐姐都没有提到过穆夭,辛阅有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逐渐成型,她站起来,手紧张的搓来搓去。

“问。”

辛姐知道,她会有很多疑惑。

辛阅忐忑问:“夭夭是不是已经被你卖了?你不是答应我不会伤害夭夭吗?”

辛姐张了张口想解释,顿了片刻后冷声道:“我没有卖穆夭,她还在程忘手上,反正这里面很多的事情说不清楚,总而言之,穆泠是来报仇的,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

“那你呢?”辛阅激动的上前一步,心疼溢于言表:“你毁容了啊,就这么算了吗?”

“你别胡来,这不是你一个小孩该管的,我被伤成这样,他不可能不管的,阅阅,你听话,别任性。”

“你只会把我当小孩!”辛阅冲出了病房。

此时的车上。

声音外放,听着那头的声音安静了,穆泠看着定位前往学校的方向后,就合上了电脑:“看看辛姐背后的人是谁。”

“是。”

车已经开出了城区,看着无尽的黑暗,穆泠的脸也隐在了黑夜中,看不出喜怒。

半个小时后,到了阿霞诊所。

脏,就开在垃圾堆不远处的破旧楼房里,地上都是随意丢的垃圾,穿过脏兮兮的走道,随处可见乱停的车子,或是积灰的堆积物,上楼的时候,步梯房全是电话号码的涂鸦,开锁,通下水道,还有一道红色醒目的:无痛人流。

还画了一个标志示意上楼。

每走一步,穆泠的心就沉一分,更疼了。

如果不是自己管夭夭太严苛,她是不是就不会担心自己查到记录而来这种地方了?

“打胎的嘛?我快下班了,两百块,打不打?”

她刚跨进门,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在翻看医书,抬头扫了一眼就冷冰冰的询问。

穆泠兀自打量这间诊所,其实就是二十多平方米的单间,墙壁上靠着一张铁皮柜,放着乱七八糟的药物,屋顶垂下来一张牡丹花样式,九十年代的床单充当窗帘,上面有斑驳的血迹,或新或旧,有的已经发霉。

绕过窗帘进去,就能看到一张单人床,装模作样的盖着一张洗干净皱巴巴的手术床单。

“哎,我说你看什么啊,就两百块钱,还需要五星级的条件......鬼,鬼啊!”看清了人,阿霞立马转身就想跑。

席川进来时就关紧了门。

两个保镖也在收到眼神示意后,上去一下就抓住了阿霞,把人扣在桌上。

“你们干什么?”阿霞声音都在颤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那张脸。

穆泠缓慢走出,从铁皮柜里找到一本就诊记录,最后一页上十几个人里,就有穆夭的字迹,她害怕被发现,改成了乔木。

“看到我张脸,你应该很熟悉吧?好好说说怎么回事。”她语气轻轻,似只是平常询问,往桌边坐下。

席川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压迫。

阿霞也知道这个人不是她能惹的,挣扎着往地上一跪,哭嚷道:“一个星期前她来我这打胎,孩子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说不能生,我就给她做了手术而已。”

“看来你不打算好好说了。”穆泠话语清冷,暗含威胁之意,不慌不忙的起身,去铁皮柜里拿出来生锈的铁盒子,里头装着钳子,手术刀等等。

席川找到了一次性手套,是未打开包装的,递给她。

“我,我真的只是给她做了手术而已。”阿霞哭成泪人,四十多岁的她身材丰腴,面色富态红润,哭起来十分滑稽。

穆泠只觉得犯恶心,带上一次性手套后两指捏起手术刀:“我能保证四十九刀都只有四厘米深。”

精确的数字让阿霞身体僵硬,她抬起头来,对上了那双锐利如鹰的目光,她逃避的垂下脑袋。

垂死挣扎吗?

穆泠侧了下头示意。

两个保镖把人反过来按躺在地上,钳制住手脚。

阿霞动弹不得,看着那手术刀到了眼前又退了回去,她重重松出口气:“杀人犯法,是要枪毙的。”

“你也知道要死人的啊,我就不劳烦警察了,亲自送你一程,锋利的手术刀我用起来不太顺手,换一把。”穆泠挑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比划了下,满意的点头。

席川背脊发凉,怪不得她能掌管穆氏,这手段就是男人都不可能如此平静,可她就是家常便饭。

阿霞已经吓的口吃了,挣扎无果她鼻涕眼泪一起流:“我良心过不去,并没有伤害她啊。”

穆泠已经不打算废话了,她蹲下来按住阿霞的脸,从阿霞左太阳穴拉到右太阳穴。

皮肉撕拉开的声音格外清晰,伴随着阿霞的惨叫,眼泪流到肉的位置,更锥痛。

“不够深。”

穆泠轻笑,在原先的位置上又划了一道。

惨叫声划破天际。

席川脖子以下全是鸡皮疙瘩。

“我说。”阿霞痛晕过去又被痛醒:“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给我五十万,要我把人弄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