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作者:陌落 更新:2022-09-13 10:06:16

席川往前站一步,拦住了辛姐的动作,把穆泠护在身后,冷声提醒:“包间,听到了吗?”

仗着有人撑腰,胆子大了,辛姐忍下满腔怒火,待席川一走,看她怎么收拾穆夭!

倩倩得了眼神示意,立马去安排。

二人立马转到了包间内,刚坐下没一分钟,穆泠起身。

“穆总,她们现在就在等你落单。”席川有心提醒,这不是他们的地界,有人罩着的,打起来讨不到好处。

穆泠点头:“她们也是伤害夭夭之一,我去去就来。”

席川楞了下,知道拦不住,立即安排人做好后续准备。

穆泠刚出包间门,就看到空旷的长廊,几间包间被人刻意清空,眼下就只有工作人员,她扫了一眼标志,径直去卫生间。

她前脚刚进去,后脚辛姐就带着四个保镖进去,她得好好给穆夭长记性!

门啪嗒一声关上,辛姐踩着恨天高,一脚一脚踢开厕所门,满脸兴奋。

最后一个了,人没在?

人呢?

她一回头,穆泠贴着墙壁,四目相对的瞬间,穆泠上前就给她一巴掌,把人掀翻在地后,她拽住那一头耀眼的大波浪,拖着塞进马桶里。

四个保镖连忙上前来。

拳脚都一并朝穆泠身上招呼。

她避开脚,拽住保镖的手一个拖拽,人趴在地上,她再一个手拐顶住保镖脖子,只听咔嚓一声,人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看出她是狠人,剩下三人互看一眼,掏出电棍。

穆泠冷笑,从地上的保镖身上也抽出电棍。

三人一齐上,穆泠一脚踢开一个,避开一个,另一个她动作更快,开到最大电伏电其大腿根。

保镖瞬间感觉下身不是自己的,瘫软在地。

其余两个人轻松解决后,她走到厕所,一脚踢开门。

辛姐还维持着翻越的动作,被穆泠一个用力拽下来,砸在地上,疼得她龇牙咧嘴,这就算了,眼前的人就要杀她的阵势,吓得她连忙求饶:“夭夭,我错了,放过我吧……”

“你想过放过她吗?”穆泠上前,居高临下盯着她,报复的快感在心里发芽,她浅笑道:“才刚刚开始。”

她揪着辛姐的头发,只听惨叫声此起彼伏,她离开前,又给四个保镖喂了点增加欲望的药,随即打开门出去后反锁。

她不是善良的夭夭,这一点,从小时候区别就很大了。

席川看到她进来时身上沾了血迹,立马安排了助理,同时脱下自己的外套递过去:“穆总,要不要换?”

穆泠嫌恶的看向身上,肮脏的血液在她衣服上绽放一朵朵血花:“我要沐浴。”

老大没拒绝,席川立刻把外套披上:“已经安排好了,辛阅也带了过去。”

二人径直离开。

而在走廊尽头,男人斜靠着墙壁,穿着黑色衬衫,露出胸前麦色而有力的胸肌,嘴角讥笑,仿佛亲眼看到了穆泠收拾几人的景象,越发兴奋后,他的眼瞳呈现诡异的红色,嗜血且诡异。

“霍总,你怎么在这?”倩倩急匆匆的步伐忽然一滞。

后面紧跟的几个小姐妹差点撞到她,没来得及责怪,就纷纷变成花痴脸,娇羞的看着眼前人。

霍远祯指了指卫生间:“他们在里面。”

倩倩告罪的点下头,就赶紧招呼人进去。

霍远祯没急着离开,也跟着去,一打开门的时候,里面的景象那叫一个出乎意外。

五个人,同时在动,跟发情的动物没两样。

“啊!辛姐。”倩倩捂着眼露出两条缝看,又紧张又无措。

旁人没见过这场面,尖叫声不断,侧头看到霍总一脸激动时,她们还以为看错了。

“别打断她们啊,这药效太强了,得不到发泄会死人的。”霍远祯掏出手机,走进去全方位的录像后,笑嘻嘻是走出来,摆了摆手:“我先走了,不用送。”

倩倩哎了一声,成了无头苍蝇,求靠姐妹无用,她只能让几人盯着,她回去叫人。

.

别墅内,穆泠已经沐浴过换上了干净的睡袍,往楼下走时顺道擦擦头发。

辛阅被关着已经三个小时了,她不知道是谁抓了自己,问也好,眼前的人就是不开口,但也没虐待她,让她更奇怪,终于看到楼上下来人,她抬头看的时候一脸惊诧:“夭夭?”

看她的惊讶程度,是唯一知道夭夭出事的人了。

穆泠走到沙发那坐下,双腿叠搭在一起,边擦头发边淡淡问道:“夭夭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一件事也不许落下。”

“你是穆泠?”辛阅几乎尖叫质问,后知后觉埋低了头:“一模一样的脸,除了穆泠没有其他人,你是来找夭夭报仇的话,找错人了。”

“别卖关子。”穆泠把帕子放下,耐心没剩多少了。

席川拿来新的继续擦。

辛阅听夭夭说过,她姐混黑白两道的,特别厉害,在水城没人敢惹。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吹牛,现在看到真人,以及一屋子的保镖,她不敢不信,斟酌了下说辞,她缓缓开口。

“我姐让我介绍程忘给夭夭认识,我不知道夭夭会那么喜欢程忘,后来吵架了我们一直没说话,直到夭夭发现自己怀了程忘的孩子。

我让她去大医院打掉,她害怕有记录,就去了小诊所,打掉之后感染了,我说我陪她去医院,她不愿意,说自己能解决,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哪个黑诊所?”穆泠压着怒火问。

“阿霞诊所,就在西郊那边。”辛阅立马回答。

“你觉得夭夭藏在哪?”穆泠的声音满是试探,眼神紧盯着辛阅不错过她的一点情绪。

辛阅认真想了想后,摇头:“肯定是程忘把她藏起来了,我去问我姐,我姐肯定能知道她在哪,都一个星期没回去上课了。”

听语气,神态,她都不像害了夭夭的人,穆泠的试探也只是为了确认辛阅不知道夭夭已经死的事实。

凶手也不是她,现在能知道的只有那个医生。

“送她回去。”穆泠已经起身上楼。

“那个,姐,你要是找到夭夭了跟我说一声,我很担心她。”辛阅喊道,没得到回答就被席川带着离开别墅。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