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拼夕夕系统附身,万箭穿心也射不死我

作者:乱花渐欲 更新:2022-09-09 10:15:14

苏绛雪觉得浑身都在疼。

好像车轮从她脸上撵过,把她浑身大大小小的骨头都碾碎了一样。

“放心吧,这碎骨毒可是从鬼手医仙那里买的,保准她死的透透的!”一个尖锐又难听的声音传入苏绛雪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母鸭嗓。

苏绛雪顾不得吐槽难听的声音,内心尖叫,啊啊啊啊她要死了啊!她怎么这么惨,刚穿越就要死了!

一大股记忆咕涌着朝她脑子里挤进来,她的身世俗套的很,苏家嫡长女,满脸麻子跟芝麻烙饼似的。

从小亲妈就死了,亲爹某些虫子上脑,给她找了一个后妈生了两个姐妹,成天被欺负。现在杀她的这个就是后妈的二女儿,苏府的三小姐。

至于为什么要杀她,则是为了她的姐姐,苏府二小姐苏锦蓉。

苏绛雪能受这委屈吗?她刚学的擒拿术。

啪就把那个公鸭嗓的女人按地上了。

说来也怪,她就疼了那么一下下,现在哪都不疼了,不仅不疼,还挺有劲。

“啊——”那女人尖叫一声,这回又变成了猪叫:“你不是死了吗!”

苏绛雪呸一声:“你才——”

话音未落,脑后忽然遭受一个花瓶重击,咚一声,苏绛雪又倒地上去了。

大意了,没有闪,忘了身后还有个人。

她那三妹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打起人来这么不手软。

“嬷嬷!你不是说她死透了吗?”苏锦香打了人,吓得两手直抖,花瓶也扔地上碎了:“这可是你杀的,这不是我杀的!”

瞎说!

苏绛雪大怒,明明就是你拿瓶子砸的我,当我后面没长眼睛就看不见吗?

她能受这委屈吗?她刚学的擒拿术。

啪就把苏锦香也按地上了。

说来真的奇怪,她就晕了那么一下,现在神清气爽,又没事了。

苏锦香尖叫一声,不知道这个明明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立刻四脚朝天到处扑腾,口中高呼:“救命啊——”

苏绛雪毕竟刚学的擒拿术,还不太好使,被她这么一扑腾,有点按不住,就又被人拿瓶子砸晕了。

苏绛雪:“……”

毁灭吧,我累了。

早知道就直接撞死了,白挨两瓶子锤,多亏啊。

然后苏绛雪就觉得肚子好像也在疼,嬷嬷不知道哪里来的匕首,朝她肚子狠狠捅了好几下,鲜血直飚。

苏绛雪:“……”

看吧,她就说她该装死。

这下她可起不来了,躺在地上感受着血液的流失,等着自己嗝屁。

就在这时。

“叮!系统发现宿主生命危急,试用结束,请问是否绑定?”

“不绑。”苏绛雪毫不犹豫。

她累了,她不想宅斗,她只是个刚学了擒拿术的废物中医大夫,她好累,她想回家。

“好的,系统这就绑定。”

系统也毫不犹豫。

妈的强买强卖。

“叮!宿主已绑定‘拼夕夕’医疗系统,当前生命值1%。”

苏绛雪要吐血了,1%?该不会她从此以后要在病榻上苟延残喘吧?她宁愿死好吗!狗系统居然骗她绑定!

“杀了我——”苍天啊大地啊,杀了我吧!

这一声祈愿的声音太大,原本已经出门准备找人收尸的嬷嬷和苏锦香听到,吓得脸都白了。

怎么回事!她还没死!

两人赶紧回来,嬷嬷颤抖着手,拿起匕首准备往她胸口捅一刀。

“等下,你别……啊——”

嬷嬷哪里会管苏绛雪说什么,她都快吓死了!

这下该死了吧!

中了毒,又捅了肚子,这会儿又捅了心脏!

“快快!找人来收尸,这下真的死透了!”嬷嬷慌得不行,头上的汗擦了一茬又一茬,催促苏锦香,准备把人扔到乱葬岗去。

苏·中毒·中刀·1%生命·绛雪倒在地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这名字不对,”系统说:“你现在的生命值为0.9%。”

“啊对对对。”苏绛雪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我还能再被杀九次。”

系统:“呵,你真是小看拼夕夕。”

身上还流着血,但是已经不疼了,苏绛雪觉得自己暂时死不了,就准备先离开这个破地方再说。

至于对付后妈和姐妹,她可没这个心思。

什么原主的记忆,关她什么事,她又不认识原主,凭什么要替她报仇。

然而系统好像知道她的心思,提醒道:“你得替原主报仇,要不然,我就恢复你的痛觉。”

苏绛雪猛地吸一口气:“你狠!”

她不怕死,但是她怕疼。

一开门,就看见墙上屋顶埋伏满了人。

没等她反应过来,弓箭手万箭齐发,转眼把她射成了一只刺猬。

“哎呀,爹爹,我就说她死了嘛,你还不信!”

庭院里,一个漂亮的女子扶着苏老爷,指着苏刺猬,头顶的两支流苏摇来摇去,语气轻快道:“抗旨可是大罪,现在苏绛雪死了,跟宸王殿下的婚事只能让我去了!”

此人正是苏老爷的二女儿,苏锦蓉。

“叮!当前宿主生命值,0.1%。”

卧槽降得这么快!刚刚她还0.9%呢!

苏绛雪本来都准备装死脱身了,一听苏锦蓉说她死了,哪能受这委屈!她刚学的擒拿术。

啪一声,就把苏锦蓉给按地上去了。

“啊——”

苏锦蓉尖叫一声,把肺里的空气都嚎了出来。

她慌乱地睁着大眼睛,发现这只浑身插满羽箭的刺猬现在正眼神阴森的盯着她,脸上的血还往她脑门上滴。

“饶命啊我再也不抢你亲事了!”苏锦蓉吓得也变成了一只四脚朝天的王八,好容易趁苏绛雪不备翻了身,立刻就逃命一样的吓跑了。

哎?什么婚事?

就在这时,满院子围着的弓箭手和各种护院,都唰得一声跑没影了。

最开始要杀她的嬷嬷和苏锦香也早就吓跑了。

“闹鬼啊——”

苏老爷年纪大了,腿脚没那么灵光,原地直哆嗦。

苏绛雪把身上的箭一根一根拔出来,每拔一根,就“嘶——”地轻喊一声。

最后把眼睛上的箭拔出来,鲜血跟喷泉似的咕咕往外冒。

苏老爷脸色骇然,两只脚跟灌了铅一样,只恨爹妈没生两条备用的。

苏绛雪左右看看,别人都走了,只好问他:“这位老伯,麻烦指个路。”

她还不知道苏府的门朝哪边开呢!

“老、老、老、老、老伯?”苏老爷脸色骇然,这女儿疯了,不叫爹,改叫老伯了,难道她是在记恨自己不让她和宸王殿下成亲的事?

苏绛雪遗憾的摇摇头,唉,可惜是个结巴。

刚才苏锦蓉逃走的地方是这个门吧?

苏绛雪往院门走着,地上蜿蜒出一条血迹。

“呀呀呀呀看刀!大威天龙!”一柄长刀朝着苏绛雪的脑袋就砍了过去。

苏老爷吓得“啊”一声瘫坐在地上,两股间湿了一大片,眼看着自己的大女儿被分头行动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