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退婚

作者:恒顺非议 更新:2022-09-08 10:20:04

此刻,越清疏对陈寒并不上心,只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我刚才路过把你给捡到了,所以顺路带你回来。”

陈寒苦涩一笑,脑海中回想起之前谭媛媛和赵浩宇二人,对自己的嘲讽。

现在,陈寒只想做一件事。

那就是,让谭媛媛和赵浩宇,跪在自己面前,认错求饶!

想到这里,陈寒推开了车门。

“等一下。”

越清疏眼神鄙夷,她很不爽陈寒现在的态度。

搞什么?

她堂堂越大小姐,可是枉自屈尊,把陈寒给捡了回来,避免他暴尸街头。

结果这姓陈的,居然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难道他陈寒的教养如此之低,连最起码的感恩心都没有吗?

想到这里,越清疏不由心中愤愤。

这种低素质又没出息的男人,为什么自己爷爷要拼了命把自己嫁给他?

越清疏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直到现在,越清疏没有和陈寒撕破脸的原因,还是因为爷爷临终前说过的一句话。

“陈寒,陈先生,当年擒神龙下九天!”

这句话,越清疏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每一次想起,都会振聋发聩!

因为,一生好强的爷爷,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过如此高的评价。

“我欠你一个人情,说吧,你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办到。”

陈寒淡淡开口,眼神沉静。

现在的陈寒,因为五年期满,再加上被谭媛媛和赵浩宇打了脑袋,过去的记忆,全部回想起来了。

陈寒,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更加知道自己有怎样的彪悍背景!

他,已经彻底变了!

一道神念,在陈寒脑中驱动。

很快,他身上的伤口,尽数痊愈!

不过,正在气头上的越清疏,并没有察觉到这些。

她叉着腰,不耐烦道:“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越清疏……”

陈寒点了点头:“我叫陈寒,你好,越小姐。”

越清疏心头不悦,因为她刚想说明自己的来意,却被陈寒打断了。

她对陈寒的厌恶,又增加了几分。

不过,此刻越清疏也懒得跟陈寒废话了。

她直截了当道:“陈寒,我们进别墅聊一会儿吧。”

陈寒并不知道越清疏和自己的婚约,没太把越清疏的话当一回事,他点了点头:“好。”

这时候,李管家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抓住陈寒的肩膀,怒斥道:“小子!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窝囊废的模样,居然还敢用这种语气对越小姐说话!”

“你这个浑身恶臭的烂乞丐,最好对越小姐放尊重点!”

“否则,我还要让你断几根骨头!”

李管家把骨节捏的咔咔作响,随时准备上前来暴揍陈寒一顿。

陈寒却淡淡道:“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她病入膏肓,想让我替她治病,是吗?”

实际上,之前陈寒已经观察过越清疏的身体情况了。

她身患怪病,久治不愈。

所以陈寒猜想,她这一次,肯定是来找自己治病的。

噗嗤!

越清疏再也憋不住了,笑出了声。

她捂着小嘴,声音甜美,却又不失优雅。

但李管家却没有越清疏那么好的脾气了。

他用力提着陈寒的衣领,威胁道:“陈寒,你是不是有些太自以为是了?”

“你现在的态度,让我怀疑你是被谭媛媛打坏了脑子。”

“你再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打死你,再把你扔回之前那个垃圾堆里!”

陈寒轻飘飘推开李管家的手,眼神冰冷:“既然不需要我帮忙,那就算了,越小姐,我欠你的这个人情,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还。”

说完,陈寒转身就走。

越清疏这次也懒得再挽留了,索性让李管家放他离开。

陈寒,孤身一人,走出了别墅。

李管家望着陈寒远去的身影,骂咧咧道:“这人就是脑子有问题,自己没本事,自尊心还强的很,就算被打脸,也要装逼!看着我就觉得恶心!”

说着,李管家又回到车内,安慰越清疏道:“越大小姐别担心,你已经还了他陈寒的人情了,就算不签那个退婚协议也无所谓的。”

越清疏也赞同道:“李管家,你说的不错,当年我和陈寒的婚约,只是爷爷的口头约定,根本没有法律意义。”

“你回头想办法施舍几百万给他吧,让他后半生衣食无忧,我也算了结了爷爷的心愿了。”

说着,越清疏从包里取出一份协议书,打算撕掉。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忽然越清疏感觉自己喉口一甜!

随即,一股血腥味传了上来!

“啊!”

越清疏忽然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吐在了协议书上!

李管家慌不择路,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拦住了刚走出大门的陈寒。

“小子!你不能走!肯定是你小子给大小姐下药了!”

李管家大声怒斥。

陈寒摊了摊手:“我只医人,不害人。不是我。”

李管家:“大小姐身体那么健康,怎么你一来了就重病?你今天不给个交代,别想活着离开!”

陈寒:“我说了,她身患重疾,我原本打算治好她,还她人情的,可是你们不听。”

李管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拽着陈寒,就回到了别墅内。

此刻,越清疏躺在床上,面色惨白,昏迷不醒。

陈寒坐在床边,正在给越清疏诊脉。

李管家黑着脸,时不时威胁道:“大小姐要是死了,你小子全家都得陪葬!”

这时,门外传来传来脚步声。

“不是不准随便进出吗?这群下人搞什么?”

李管家怒气冲冲,朝大门跑去。

他刚要开口骂,却见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急匆匆走了进来。

男子英姿勃发,满脸刚毅。

李管家一愣:“老爷?您怎么来了?”

男人皱着眉头:“我女儿怎么忽然病倒了?”

李管家:“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大小姐回来,就这样了。”

这个男人,名叫越振江,是越清疏的爸爸,同时,他更是南央军的统领。

李管家赶忙领着男人,朝越清疏的闺房赶去。

一路上,李管家把刚才发生的种种,如实交代给越振江听。

“老李!你疯了!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