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剃头挑子一头热

作者:相识就是缘 更新:2022-09-07 10:23:23

“哎哟,你们快看,我们学校的校花现在像什么?”三院病房内,几个女生围着病床,嘻嘻哈哈的。

“癞蛤蟆,呵呵—呵呵,叶柔现在就是一只丑陋的癞蛤蟆。”一个麻脸女生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贱货,敢和我孙佩佩抢男人,活该!”为首身材高挑,网红脸女生满脸讥讽,当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孙佩佩,我知道肯定是你指使人干的,我不会放过你。”叶柔眼里噙满了泪水,死死地盯着对方。

“对,就是我指使人干的,可是你有证据吗?没证据有个屁用,你咬我啊!”孙佩佩一脸傲然,根本没把叶柔放在眼里。

因为孙佩佩知道,叶柔除了一个哥哥,就没有其他亲人了,而那个哥哥因为犯了彊姧罪,已经入狱。

对于这种无权无势还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就算往死里欺负都没事。

“如果有哥哥在身边都好啊,哥哥肯定不会让人欺负我。”看着眼前孙佩佩嚣张跋扈的样子,叶柔毫无办法。

自从父母出事,一直都是哥哥守护自己,哥哥是自己的天。

哥哥事业最辉煌的那些年,也是自己最开心的,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哥哥都会买给自己。

可是,后来哥哥出事了,锒铛入狱,别墅被查封了,公司也没了,她从小公主成为了落魄的野丫头。

她曾经尝试求人,可惜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她。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句话用到她身上算是恰到好处。

如果不是李道然偷偷接济了她一些,她早就沦为乞丐了。

她曾经想去监狱看哥哥,却没有了哥哥的信息,有人说,哥哥已经被送到了其他监狱中,具体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后来,叶柔就有一个想法,努力学习,出人头地,到时候无论哥哥在哪里,她都要找到自己的哥哥。

可是,她不惹事,偏偏有麻烦主动找上门。

叶柔自小就是没人胚子,上了初中开始,就有很多人追求叶柔,只不过都被她拒绝。

一直到上了高中,孙佩佩喜欢的那个男生拼命追求叶柔。

孙佩佩认为,如果没有叶柔的话,那个男生肯定会喜欢自己,所以孙佩佩对叶柔下了狠手,雇人毁了叶柔的容貌。

“你们一起上,脱光她的衣服,我要给她拍几张照片,发到论坛,给她扬名立万!”真没想到,叶柔都已经这样了,孙佩佩依旧没打算放过她。

“你们谁敢过来,我就和谁拼命。”叶柔眼睛都红了,死死地盯着她们。

“哎哟,你他妈的吓唬谁啊,今天不但要给你拍照片,我还要给你摆几个造型。”从头到尾,孙佩佩都没把叶柔放在眼里。

在孙佩佩看来,既然要整,那就往死里整,将叶柔踩在脚底下,永远都别想翻身。

“哥!”

眼看孙佩佩她们围上了,叶柔忽然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呵呵—呵呵,小婊子挺会来事的,这个时候竟然拿彊姧犯哥哥吓唬......”孙佩佩满脸鄙夷。

只是话没说完,就觉得脖子一紧,整个人已经被凌空拧了起来。

“我是她哥,她没吓唬你。”叶军风轻云淡,看不出半分情绪波动。

“哥,哥,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叶柔眼中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警告你,我哥是孙浩然,城南扛把子,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哥都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哪怕被叶军掐住脖子,孙佩佩也不怕。

她搬出了自己的哥哥。

“轰—”

话音未落,孙佩佩已经被叶军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噗嗤—”

一张嘴,就喷出一口血。

叶军无视孙佩佩,走到了叶柔病床前。

孙佩佩那几个帮手,一个个惊恐躲向旁边。

“哥!”

叶柔一下子扑到了叶军怀中,多年来的思念,委屈一股脑发泄了出来。

“傻丫头,有哥在,从今往后,谁都别想欺负你。”

叶军心疼地摸了摸叶柔的螓首。

叶柔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颤,推开了叶军,急急忙忙说道:“哥,孙佩佩他哥很厉害,咱们惹不起的,你快走。”

对于叶柔来说,只要能够看到自己哥哥,她就心满意足了。

“让哥先看看你的脸!”叶军看着叶柔被硫酸腐蚀的脸,他心一阵刺痛。

还好,仅仅腐蚀了表面一层,叶军稍稍松了一口气,看向了玲珑:“黑玉膏带了吗?”

黑玉膏,那是在深渊中通过动物精华提炼出来,女人涂抹在脸上,可以美容养颜,平时一些疤痕,只要涂抹上黑玉膏,都可以恢复如初,看不出半点伤痕。

玲珑除了闯祸之外,她最大的兴趣就是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赚钱。

黑玉膏就是玲珑研究出来的,目前在社会上极为流行。

只不过,市场上的黑玉膏和玲珑的黑玉膏又有所不同。

可以说,玲珑随身带的黑玉膏,乃是正宗极品黑玉膏,外面售卖的那种黑玉膏,乃是稀释了无数倍,效果远远不如前者。

“哥,黑玉膏没用的。”叶柔并不知情,她神色有些黯然。

女孩子最爱美了,尤其叶柔这种本来就是国色天香的美少女,毁容对她来说,极为残酷,相当于要了她半条命。

“小仔仔,放心吧,我这黑玉膏肯定有用。”玲珑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到这个称呼,叶军满脸黑线。

玲珑养了很多宠物,用玲珑的话来说,都是她的小仔仔。

“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吗?”看着眼前弱不禁风,却又长得很好的玲珑,叶柔冷不丁冒出一句。

“其实我觉得挺般配的。”

玲珑一边帮叶柔涂抹黑玉膏,一边有点羞羞地说了一句。

貌似有点答非所问,叶柔也是愣了愣:“什么意思?”

“剃头挑子一头热!”

玲珑文绉绉地回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